☆B×B館★

關於部落格
有BL的遊戲,圖片,文章,還有.........
不喜勿入~不知BL為何物者.........
也最好不要點進來~小魚不想害人走上不歸路><
  • 1572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罪(21禁,高H...慎)

Ip address : 210.60.28.197 , Browser : MS Explorer 6 , OS : Windows XP 《罪》 BY:蝶影 <21禁,高H~~> (一)餅乾篇 「唔……」陰暗的房間內穿出一聲聲悶哼,在這所遠離繁華市區的別墅裡,有著平常人想像不到的景象。 比一般房間大不止一倍的臥室裡,只有一扇被欄杆焊死的小窗戶,使得不管在屋外的怎樣的陽光明媚,裡面始終是一片昏暗。 而在房間內的房頂上吊著一個巨大的鐵鉤子,往下連著的是一根強韌的細鐵璉,分成了四股的鏈子緊緊扣在一個人的四肢上,使他四肢大開的仰半空中,最為奇怪的是他的身上除了四肢上的護圈之外還頭頸處更帶著一個狗用的項圈,「唔……」隨著他的瘋狂擺動鐵璉也發出清脆的響聲,四肢不停的抖動著。 他的身上泛著一層亮光,胸口的乳首上掛著兩個乳環,配著白皙的身體格外現眼,下半身根部卻好像被一根細線緊緊的綁住,使他發洩不得,身後的洞有著一根靈巧的舌不停的舔弄著,而它的主人也被鐵璉困在地上動彈不得,他的肛門上插著一支大號的震動器,不停震動的機器促使他努力取悅著男人的舌頭更加靈活,性器頂端不斷滴下哭泣的「淚珠」。 「啪!」一陣風聲呼嘯而過,鮮紅的血印留在了兩人身上,只聽見剛才互相取悅的人都發出了淒慘的呻吟。 「給我快點!還有2號,你這麼日子是不是白過的?快20分鐘了,1號怎麼還沒暈過去?你是不是還想回訓練營裡?」一直站在旁邊看著的男人一邊玩弄著手上的鞭子一邊惡狠狠的說。 「唔!」忍受著背上的巨痛,舌頭還是不敢停歇下來繼續挑逗著菊穴還變本加厲的把舌頭往更深處探去,顯然對男人所說的訓練營極為恐懼。 眼前發生的一切足以令人血脈憤漲,可是那個拿著鞭子的男人卻無動於衷,聽著所有淫言穢語,眼睛看到腕上的手錶靜靜的又走過了10分鐘,終於不耐煩的皺起了眉。 「噠噠噠!」高級皮質軍靴與地面發生摩擦後的聲音格外清脆。 沉醉慾海的兩人還沉浸在愛撫中無可自拔,「啊……」爬在地上人身後的按摩器沒有預警的被拔了出來。身後的滿足和刺激突然消失還來不及反應過來時,男人從口袋裡拿出一連串的震動蛋,一個一個塞進2號的菊穴裡。 「不要停!」看到2號因為極至的快感而停下所有的動作,逕直趴在那裡痛苦的呻吟,不由一腳踢向他的臀部。粗暴的掏出鑰匙打開他的鎖鏈,看也不看的往後一推,「賞給你們了!」 纖細的身體立刻被兩個個頭超過一米八的強壯男人拉住,兩個不約而同的解開褲子,把早就勢待蓄髮的性器前後夾擊,不顧震動器還插在他的身體裡,就著這種姿勢不停抽動。 「唔……」震動器在體內早已肆虐,現在男人貨真價實的陽具又進來撐大自己洞穴的容量。洞內的內壁飢渴的包裹著男人,要求更多。嘴巴裡的男根迫使他說不出話,他的舌頭再度蠕動起來,在頂端輕輕佻弄著,慢慢攀沿上去,直至吞下整根陽具。 一股熱流衝進少年身體裡,讓原本就勢待蓄髮的下體一下子射出白濁的液體。 「喂!你給我認真點!」前面的男人不滿的拉起少年的手,放在自己的性器上,「老子還沒解放呢!動作還不給我快點!」 「嗯!」剛剛得到滿足的身體還處於柔弱無力中,少年微微抬起頭,開始賣力的捲動舌頭,雙手則撫弄那無法容納進口中性器的最根部。 ………… 而在房間的另一邊其他節目正在進行中…… 身著德國軍裝拿著鞭子的男人一把拉起1號的頭髮漂亮的丹鳳眼瞇成一條直線:「你竟敢背叛我!我會讓你好看的!」 而被鎖鏈鎖住的人儘管在生理上已快控制不住自己而滿臉通紅,洞口更因為長時間的撫弄而濕漉漉的,但卻一臉輕蔑的看了看眼前這個趾高氣昂的男人,轉過頭去。 「你……」少年的做法顯然徹底惹怒了男人,男人氣勢洶洶的把手指插進少年的洞裡,「無所謂,只要你的身體還認得我就可以了!」 「啊……」敏感的內壁一接觸到粗糙的手指,呻吟不自覺的溢出來。長時間調教的結果給少年的只有一副不管是誰只要稍加挑逗就立刻發情的身體。 「哼!」男人暮的把手指抽了出來,少年的洞口留戀的不想讓男人的手指離開…… 「呵呵!你給我認清點!不要嘴上那麼清高,你的身體卻那麼下賤!」男人拉了拉一根鐵璉使捆住少年雙腿的鎖鏈往上升直至呈九十度角再拿了支蠟燭深深插了進去,「反正,這裡道具多的是!你就慢慢嘗嘗這味道吧!」說完,男人邪氣的一笑,看著少年雖然無謂但有冒著冷汗的臉龐,點燃了蠟燭的頂端。 「不……不要!」被火融化的燭滴順著蠟燭漸漸流了下來,紅色的液體滴在了洞口的邊緣處,「啊……呀!不要……」火熱的液體不斷折磨著敏感又柔軟的地方。 1號的痛苦似乎不能讓男人滿意,男人的右手拿出讓1號難受不已的蠟燭,左手撐開那已經被蠟燭燙的有些收縮的洞口,惡劣的讓更多的蠟燭液在私密處留下一攤攤紅色節塊的蠟燭油…… 儘管留下的蠟油附著在難以啟齒的地方引起一陣不適,可滾燙的液體不再繼續折磨自己也讓他鬆了口氣。 「真是漂亮啊……」男人在淡淡歎息一聲後,修長的手指惡劣的鑽進1號的私處。粉紅色的密洞,經過剛剛的蹂糲此刻變的血紅一收一縮的引誘別人產生無限霞思。 「啊!」不是快感的呻吟聲而是殘留在肌膚上冷卻節塊的蠟燭被剝落所產生的巨痛。先前讓他疼痛難忍的液體在變的冰冷後緊緊吸附在柔嫩的肌膚上,私處的毛髮也在不經意間容入其中,兩根修長的手指此時對少年來說簡直是惡魔猙獰的面孔。 「住手……不……不要!啊……」粘著的蠟燭不肯認輸似的和那根試圖剝落它的手指鬥爭著,在男人完美弧形的微笑下,少年額頭上不時滴下強忍痛楚的冷汗。 「呵呵!」沒有任何語言,男人拿著好不容易清除下來的蠟燭殘渣慢慢碾的更加粉碎,撒落在少年身上。血紅的顏色配合和潔白帶有鞭痕的肌膚格外誘人。 男人俯下身子在少年耳邊甜膩膩的說道:「好幾天沒吃東西,該餓了吧……」 熟知男人本性的少年本能的拚命向後仰,想躲避接下來悲慘的命運。 「嗯?不餓嗎?不可能啊!還是……」曖昧的笑了笑,少年眼中的恐懼加強了男人的嗜虐性,「放心,你下面我會一起餵飽的……」話剛落音男人就把束縛少年的繩子一下扯開。 「啊……」忍耐到現在的慾望終於可以解放,少年流著淚神志接近昏死過去,但是男人怎麼會允許在如此關鍵的時候,讓最重要的主角缺席? 「啪!」響亮的巴掌聲把少年自迷茫中喚醒。 「呼呼呼!」大腦已經傳達不出任何命令,少年維持著仰躺的姿勢被掛在半空中,頭向旁邊耷拉著,眼淚和口水早就混成一團分不清出自哪裡…… 「拿上來。」滿意的看著少年狼狽的樣子,男人拿起別人呈上的一塊長方體的東西,微笑著一個使勁扳成兩截放在嘴裡嘗了嘗,「味道還不錯呢!要不要吃點?」 反射性的死命搖著頭少年從剛才就積壓在心底的恐懼開始浮現上來。 「不要緊的,我知道你這麼多天都沒有吃東西,身體怎麼吃的消?來吃點吧!不吃的話……待會怎麼陪我呢?」男人宛如天使般的笑著,襯托出本來就美貌的臉龐更不似人間才有的艷麗。 (事實證明,天使和惡魔往往並存,當然本人偏愛天使外表惡魔心腸滴人~~~~~~~導致本人筆下滴小受好可憐~~~~~55555555…………偶開始同情了~~~~~~~~~~) 「怎麼?剛才的『運動』讓你這麼食髓知味,連東西也不要吃了嗎?」少年持續的抵抗破天荒的沒有讓男人勃然大怒反而還帶笑的哄著他。 直直的看著男人,少年沒有任何反應和表情,先前激烈的反抗也不復存在,愣掛在半空中,原先張大的雙眼也看開似慢慢合上,原本就鮮艷的嘴唇現在被自己的牙齒咬的快要內出血,忍受過不知幾輪蹂糲的身體也輕微發顫…… 「咋……」看到少年的毫無知覺,男人一臉玩膩表情的坐在旁邊的椅子上,把玩著手上的「物體」。 漸漸的邪惡的微笑再度在男人臉上誕生:「真是的……才這麼幾天不呆在我身邊就變的這麼不乖……不過,我還是會原諒你的……來,乖點,把東西吃了,不吃的話身體可就吃不消了。」明明的溫柔體貼的話不知道為什麼在男人口中說出來總讓人有股想逃的衝動。 手上的東西硬塞在少年嘴邊,倔強的少年死命咬緊牙關,可男人沒有像預料那樣維持一慣的強硬做風:「呵呵!還是不肯乖乖聽話啊……那……可不要怪我了哦……」威脅的話宛如蜜糖一般甜膩。 「你……啊……!」猛然發覺事情不對勁,少年突然瞪大雙眼想要搞清楚現在的處境,一樣堅硬的物體就以排除萬難之勢進入他的體內,「你……到底是什麼?」 男人一臉無辜的笑吟吟的站在旁邊:「是你不肯吃東西啊!我是太擔心你了,所以……想到你下面的嘴比較乖,你看,我給的東西不是乖乖全吞下去了嗎?」說完還惡劣的把剩下一塊巨大的長方形物體當著少年的面一寸一寸塞進少年下體的密洞裡。 「不……恩!不要!」身體內剛剛還堅硬如石的東西,不一會兒就開始慢慢軟化還有膨脹的趨勢,「啊啊……不……啊!」 兩塊巨大物體原本就塞滿了少年的身體更不用說此刻變的比原來更大更多,少年的身體開始不自然的彎曲:「不……不要……身體……身體裡……啊……」 「怎麼樣啊?東西好吃嗎?」男人惡劣的問道,「你下面吃的很開心嘛……」 「到底……到底是什麼東西!」身體裡東西越積越多,簡直快要漲破自己的肚子,下體更是難看的在洞口有黃褐色的東西滴落下來。 「沒什麼啊!餅乾而已!哎呀!你吃東西怎麼也落東落西的?不要吃那麼急嘛!喜歡的話,我叫人再送來。哈哈。」男人似乎很滿意自己出的新點子,不管少年痛苦的表情,逕直在那裡開懷的笑著。 「騙……騙……人……不可能……是……啊!」堅硬的東西此時已經柔軟無比如泡沫般侵犯自己的每個部位,無處不在…… 「開玩笑,我怎麼會騙你嘛!餅乾是餅乾,只不過是壓縮餅乾,我剛才嘗過點,味道還不錯的,怎麼樣?覺得好吃嗎?」男人一邊說著,一邊拿起旁邊的肛門塞毫不猶豫的看準洞口緊緊塞住,不讓已經融化進水的餅乾屑掉在地上。 「呀!不……」失去唯一出口的物體在肚子裡胡亂的衝撞著,加上時間的流逝所有的餅乾幾乎全都發脹變大,少年在失去意識前只看到男人的邪笑以及自己高高攏起的腹部…… (二)牛奶篇 「嗚……」還在旁邊被兩個男人折磨著的少年隨著一聲驚喘也昏到在了兩個男人中間。 此刻冷眼站在旁邊的男人隨意吩咐下人把1號拖了下去,臉上還掛著那看似人畜無害的笑容,走近身上佈滿乳色男人精液的2號時,輕輕揮手命令兩個還意尤未盡的男人退下後,一把抓起少年的頭髮,著迷的欣賞著少年在意識不清中微微蹙起的眉。 不滿於少年在昏迷不醒時對他的視若無睹,男人轉手橫抱著少年朝另一見房間走去,門的背後是煙霧繚繞的天然溫泉,只不過是一牆之隔,卻恍如兩個世界,在明亮的天空下,房間裡的淫迷和灰暗好像根本不存在一樣。 邪笑再看到懷裡的少年沒有醒來的意識,男人一點也不憐香惜玉的直接雙手一鬆筆直把少年扔進溫泉裡。 「咳咳咳!」突然掉進水裡,少年本能的甦醒並開始掙扎。「啊!救命!」 站在邊上的男人一點動作也沒有,任由少年在水裡慌亂的撲騰。 「嗯!」理智慢慢回到少年身上,而過度縱慾所帶來的副作用的症狀也漸漸浮現出來「好疼!」剛剛大著膽子準備舒展一下身子,渾身的骨骼和肌肉就在向自己起了嚴重的「抗議」稍稍一動就好像可以聽見關節在發出嗚咽聲,肌肉在伴著每一個席位的動作向大腦傳達因為剛才長時間的動作單一而僵硬酸楚。 「主……主人」看清站在池邊的男人後,少年立馬站直身子,顫微微的低頭輕喚道。 「不要那麼緊張嘛!我有那麼恐怖嗎?!」優雅的伸手摸了摸那細潔的皮膚,男人一把把少年重新推回溫泉,「把自己洗乾淨點……我討厭臭味。」 「咳咳……是!」不顧自己被嗆了好幾次,少年急忙使勁搓著自己的身體,渾然不顧本來就不滿青紫痕跡的身體被自己的大力弄的通紅一片…… 腦子裡已經不知轉了幾個彎的男人只扔下一句,「洗好了來我房間。」後就消失在少年充滿恐懼的眼神裡…… 「主人……」顫巍巍的推開雕刻精美的紅木大門,少年低著頭小心翼翼的走進去。 宛如見到獵物般的神情展露在男人臉上,一把扯過心慌不已的少年,狠狠的朝著那紅艷的唇上吻了下去,雙手也不規矩的往少年身下摸去。 「恩恩!」突如其來的激情使少年忘卻一切沉浸在慾海中,「主……主人啊!」剛剛得已解放的紅唇羞澀的呼喚著自己的主人,男人的探入他的下身,手紙輕輕一動就令少年嬌喘不已。 「啊……呀!啊……」飽受糅糲的私處在經過短暫的休息後已經恢復了平常的緊合度,只有當男人的手指長驅直入時那緊密的洞口才放蕩的歡迎著男人的手指進入。 「恩……啊……」躁熱再次佔領少年的理智,洞裡傳來的陣陣熱浪使少年不由自主的扭動著身體,雙眼沾染上迷濛的霧氣,雙手大膽環上男人的脖頸腰部向前靠著乞求想要得到更多。 「還想要嗎?」儘管眼底閃動著深沉的慾望,可男人說話的聲音卻出忽意料的柔和。 緋紅的顏色染滿了少年的臉頰,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男人的徑直不動,促使少年慾火難耐的伏下身子,把男人高昂的慾望含在嘴裡,送到喉嚨深處配合著舌頭繞在男根上輕輕佻逗,不停的抽送著。 「嗯。」坐在床上享受著少年的服務,少年習慣性的高挺的臀部落入男人的視線範圍內,男人惡劣的笑了起來,手指順勢插入剛才就熱烈歡迎他的地方,密洞經過剛才的刺激正飢渴的不停的收縮著,男人的手指剛剛進去就被內壁緊緊纏了起來,用手指前端在內壁上慢慢瘙癢著,少年的身體劇烈的顫抖著,前方的分身已經滴下淚珠,準備徹底釋放時,被男人惡意的一把抓住。 「主……啊主人……饒了我。」不能釋放的痛苦讓少年抬起頭哀求著。 「呵呵!我們的遊戲剛剛開始……乖哦……」男人此時溫柔的笑容漸漸開始扭曲。 「嗚嗚嗚……」少年終於意識到接下來的命運會和其他人一樣的淒慘,而瑟縮著圈起身子,而分身卻在男人的挑逗下依舊「興致」高昂。 認命的低下了頭,也不制止放蕩的身體在這種接近虐待的性行為下更加淫蕩…… ………… 手腳全部用繩子綁在了一起,細繩捆在分身的根部,迷穴裡因為塞進了摻有春藥的潤滑劑而徹底充血,在沒有任何擴張用具的前提下自己張大,任由那綺麗迷人的景色供人欣賞,「啊……主人……放了我……啊!」 「乖孩子,乖乖聽話哦……主人要治好你這麼淫蕩的毛病,然後就放了你。」說完,男人就對房間的暗處做了個手勢,馬上就有人端著盤子走了上來。 享受少年注視著自己的眼神,男人拿起盤子上的東西,「這裡這麼放蕩……要好好清理一下了。」不懷好意瞟了眼少年那不斷滴下液體的洞口。猛然把手中一長塊物體塞了進去。 「啊啊啊!」堅硬的物體伴著冰涼的感覺及水滴還有那不同以往的酸澀感覺讓少年驚呼起來。「到底……是……什麼……什麼東西?!」被虐的快感充滿了全身,可洞裡的東西不同以前所經歷過的堅硬在不斷的翻身和掙扎中已經有軟化的傾向而冰涼的液體卻有增加的趨勢,「好疼…………」驚訝的發覺液體所到之處都引發一陣激痛。疼痛使少年皺緊了眉頭。哀求的眼神直射這裡唯一能解求他的男人卻也是把他退入深淵的男人。 「怎麼樣?味道不錯吧!」男人笑著拿起盤子裡的另一片金黃色的物體,這次卻放在了自己嘴裡咬了一大口。 此刻淚眼模糊的看著晃在自己眼前的菠蘿看。 「當然了!我吃的這個是浸夠鹽水的,你下面吃的要你自己來消毒哦!」手爬上了少年開始畏縮的分身下,沒都弄幾下,又生氣勃勃起來。 「嗚嗚嗚……」少年實在無法相信在在液體流過的激痛後留下的是強烈的酥麻……又因為先前的媚藥促使現在的慾望比原來更深更劇烈…… 得意了看了眼少年身不由己的慘狀,男人再度做了個手勢,一個強壯的男人立刻出現在了少年面前,二話不說脫下自己的褲子。從剛剛起就看到現在的刺激讓男人的男根一早就一柱擎天。 看到少年血紅的小洞什麼也顧不上的直接插了進去,「啊……」少年體內瘋狂的收縮感加上冰涼的刺激讓男人一把把少年攬在胸口宛如充氣娃娃般劇烈抽插著…… 男人不知道在自己身體裡釋放了多少次,致使他下體不停流下男人的精液…… 「主人……饒了……我……」長時間的性交已經把少年折磨的無法動彈而在這麼多次的交合中他根本沒有釋放夠一次…… 「恩……」男人思考了下……把兩根手指伸進少年體內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啊……啊啊……」完全沒有快感只有疼痛籠罩了全身。 不一會兒男人狀似滿意的從少年身體裡拉出一根黃色的殘渣,儘管幾乎染成了乳白色。 把它送到已經有氣無力的少年嘴邊,「吃下去……我就讓你出來……」 眼睛連看的力氣都已經沒有,本能的張開了嘴吞下了連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 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傑作,男人輕輕拉開束縛少年的細繩,讓乳白色的精液濺在自己的高級西裝上…… ………… 「凌……玩夠了嗎?」還在男人得意於躺在床上的「傑作」時,從後面傳來的輕喚讓他立刻褪下了嗜虐而冷冽的臉龐在那白皙的臉上浮現一抹淡淡的紅暈。 「主人……」先前命令下屬瘋狂凌虐少年的男人此刻卻溫柔的看著眼前和他差不多高大,連臉也是一模一樣的人。 相對與凌的溫柔,另一個男人所流露出的卻是凌在其他人面前的嗜虐的笑容,「凌……剛才看的玩的那麼開心!也該來陪陪我了吧?」 「清哥哥……」聽到男人暗示的話,凌露出羞澀的笑容,照著被稱為清的人的眼神,乖乖的坐在床沿,而床上凌亂的床單以及昏厥的少年早在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清理乾淨。 只要一想到清哥哥的眼睛裡現在只有自己的存在,凌就有一種莫名的快感,乖巧的抬起右手一顆一顆的解開軍裝的紐扣,在解開最後一顆後,赤裸的胸膛完全呈現在清的面前。 「凌…剛才看你一次都沒有發洩過是不是很難過?」等到凌把軍裝的皮帶從腰間扯下時,清就迫不及待撫上他的胸口,挑逗的蹂捏著那早就開始興趣尖挺的果實。 「清……清哥哥……」雙手像蛇一樣纏繞在清的頸間,腰身自動的往前渴求清給予自己更多快感。 「凌……剛才玩了那麼多次,怎麼自己不出來?恩?乖乖說啊!」不懷好意的清一隻手不知不覺從凌的腰間下滑至禁區有一下沒一下的用指尖輕輕在那火熱無法釋放的分身上「跳起舞」來。 「不要……不要啊!」原本充滿快感滴呻吟帶了絲哭腔,下半身卻因為慾求不滿而不安分的蠕動著。 清扯了扯嘴角很痛快的放過了凌,轉為一把握住他瀕臨洪瀉邊緣的碩大,反覆撫摩大拇指輕輕按了按火熱的鈴口,就聽見那緊緊抱著自己的人在耳邊一聲低吟,手上立刻濕滑一片。 「清……」高潮後的餘韻讓凌溫存的把頭埋在清的頸間。 「把褲子脫下來。」看著自己掌心乳白色的痕跡,清的眼睛曖昧是閃過一陣看不清的光芒。 軟弱無力的手緩緩移到自己的褲腰,微微一個使勁,筆挺的軍褲滑到腳邊,一舉一動被人全程注視的感覺渾身不自在,但只要一想到那個人是自己最愛的清哥哥,剛剛釋放過的分身竟然又再度站了起來。 「嘖嘖!才幾天沒碰你就變成這個樣子,凌……還想要嗎?」儘管早在預料之中,清還是喜歡惡意的嘲弄凌幾句,「你自己知道怎麼弄!快點,我還沒舒服過呢?」 「恩……」強忍住羞恥,凌自覺的上半身趴在床上,臀部抬高雙腿撐開,左右手從兩面放在臀部上使勁仍自己的洞口擴大。 粉紅色的洞口給人血脈奮漲的感覺,雖說已經不知道有過多少才系統的情景,清還是口乾舌躁起來。 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立刻扯下自己的褲子,把一柱擎天的分身往那個還沒有擴張的洞口挺進,「啊!……呀!好……好疼!」撕裂的感覺由痛神經邊布全身。 痛疼充斥全身每一根神經,剛剛想張嘴求清時,清的手指卻伸進自己嘴裡按著自己的舌苔,不讓他說出任何話和聲音。 「嗚嗚……」連說話都被禁止的悲哀讓凌發出濃重的鼻音。 「放心……我一會就讓你舒服……」彷彿安慰的話並沒有起多大作用……畢竟痛苦是凌駕在凌的身上。 看著身上人因為拚命亂動,自己的男根也被牢牢的吸附著而動彈不得,反而有陣陣難過,清皺了皺眉慢慢愛撫凌的全身從鎖骨到開始畏縮的陽具等到凌稍微一放鬆就抽出還未釋放的身份,轉而拿起自己精心準備的「潤滑劑」乘凌還沒有注意時,撐開他的密洞把乳白色的液體倒進他的身體裡去。 「啊!!好冷!呀!清…你……你用什麼?!」突如其來的冰涼感覺再度刺激凌全身的神經。 「沒什麼啊……我只是讓你下面喝點牛奶而已!而且……你不覺得……」說到這裡時,清的嘴靠在凌耳邊甜膩的說道,「你剛才噴出來的東西顏色和牛奶很像啊……」 (三)水果羹篇 「不……不要!啊……清……清哥哥……」趴臥床上的凌口中不停的呻吟著!雙手緊扯住床單。 「再等等……一下……就好……」清曖昧的伸出舌頭在凌的背部不斷游移,手指輕輕揉搓著那不斷收縮的分紅色小洞。 「清哥哥……我……啊……」凌滿面紅暈,下身不斷向後靠去尋求更大的快感。 「你不是……不要嘛!」一邊說清一邊把一節手指插進凌的後洞。 「唔……恩唔」慾求不滿的後壁貪婪的包裹著清的手指,可清又壞心腸的一動不動,惹得凌的後壁緊緊纏繞在清的手指上,腰部不停的擺動,可早已習慣碩大陽具的洞穴,光憑這點刺激完全不能滿足自己,肉壁一直痙攣著企求著更多。 「陵啊……你這裡好像餓極了哦,這麼淫蕩……」猛的一下抽出被緊緊抱住的手指,興奮的聽著凌的哀鳴,清邪笑著讓凌翻了個身,正面朝上直接對著自己。 「清……唔啊……」羞澀的看著清撫弄著自己的乳首,凌雙手牢牢攀住清的脖頸。把嫣紅的唇貼在清的耳邊,「清哥哥……快點……快點啊……呀!……」 清的猛然插入讓凌渾身顫慄不已,雙腿纏在清的腰間口中呻吟著要求更多,「好舒服……啊……好……舒服……」一次次插到底部的抽動讓凌幾乎忘乎所以。 清滿意的看到凌在自己身下那欲仙欲死的放蕩模樣,拿起從剛剛就放在桌上的瓷碗,喝了一大口後立刻堵住了凌的小嘴。 「唔……」下面的嘴享受著清帶給自己的快感,上面嘴和清交纏在一起享受清喂的甜點,甜甜的黏液順著兩人的嘴角滴落在凌赤裸發熱的身體上,「啊……我……我不行了……」一陣熱潮湧向大腦儘管在下體的陽具還沒有任何洪瀉的先兆,凌卻再也忍受不住的把乳白色的液體濺在清的整個腹部。 「哈……哈哈……呼……清……啊……」釋放的充實感盈滿身體內部,嵌在下部的肉棒繼續燙著開始鬆弛的肉壁。 「凌……怎麼越來越不經事了啊?……那麼快就不行了……我!要好好懲罰懲罰你哦……」清咋了下舌,直接拔出了自己依舊的碩大不假思索的塞進了凌的嘴巴,「給我好好的吸……還是你也想去被調教一下!」 「唔!」濕潤的雙眼含眉盯著眼前的男人,賣力的用舌頭撫過陽具的每寸皮膚雙手也細細愛撫著因太過巨大實在無法收納在口中的部分。 在凌努力的為清口交的當兒,清卻一邊站著享受凌的服務,一邊把剛剛嘗過一口的水果羹一點點倒在凌白皙的背部,還有些溫熱黏液以及水果塊所倒之處讓凌剛剛退卻的紅潮再度回到身上。 凌感覺到背部的異樣不安的扭動了下身體,沒想到卻促進了黏液流動的更快,沿背部優美的線條黏液了路下劃眼見就在秘密花園的入口…… 「嘖……好慢!看來還是直接點比較好玩!」清喃喃自語著,不管自己的硬挺已經腫脹的發疼從凌口中拔出後,直接回到床上高高抬起凌的下體,手指撐開還很鬆弛的穴口,直接把碗裡的黏液和水果塊倒了進去………… 「啊啊……呀!不……」溫熱的液體充斥著整個身體,隨之而來的衝擊讓身體內部感覺到強烈的淫糜,釋放的男根習慣性的抬起頭來,呼應著狂喜的內壁…… 黏液在體內不斷被擠壓,清一進入液體抓住每個可以出來的縫隙湧出,清一推出黏液又再度順著地心引力回到那溫度驟然升高的小洞…… 不一會兒,隨著兩人共同的低吼後,清終於釋放在凌的體內,凌卻很乾脆的直接昏死過去…… (四)調教篇 在清和凌同時高潮昏到的時候,在這座別墅的最底層,那個凌稱為訓練營的地方始終充斥著情慾,痛苦,以及……哀號…… 與別墅面積同等大小的底下室裡,燈火通明,地板上零離散散擺放了十幾張性台各異的「桌子」, 每張桌子頂上還吊著可伸縮的鎖鏈,牆上面也掛著長短粗細種類不同的鞭子和各種型號的震動器、貞操帶等等…… 「啊!呀啊……」 「唔……啊嗚!」 ……………… 呻吟聲在整個房間裡迴盪,發出聲音的是二十幾個長相清秀的少年,他們被2個或3個男人圍著……有許多聲音是鞭子和皮膚緊密接觸所產生的音樂伴隨著人痛苦的哀叫顯得格外悅耳…… 「啪啪……」在房間的一個角落裡一名少年正被俯瞰著手腳呈大字型綁在一張類似手術台的桌子上。 情趣專用的的散鞭不斷朝少年充血的臀部甩下,「唔……」嘴巴裡塞了一隻特大號的震動器,讓他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2號!這可是你第三次回來了,怎麼老是惹主人不高興啊?」另一個身穿皮裝的青年一邊熟練的玩弄少年的後洞讓它盛開一邊不停的金黃色的蜂蜜灌進去。 原來這個被綁在桌上被3個男人不停玩弄是少年就是先前在凌教訓1號時出現過的少年(詳情請看第一,二章的餅乾篇和牛奶篇)「嗚……蜂蜜進入提內的冰涼感刺激著反射神經讓他不停的在那裡掙扎。 「嘖!!又不是沒有經驗,怎麼還和個雛一樣?對了,看在你在這裡三次都是我調教的份上,告訴你一件事情。」泫然欲泣的臉不停的回頭看著自己,然後又由另個男人加大震動器的強度,青年決定好心告訴他一件不知道對他而言不知道是好還是不好的事情,「這次你再出去,有可能沒什麼機會再回來了。」 輕笑的看了看微微一震的2號,青年繼續著手中的工作,「聽說,主人們等下把你送給XX國的王子,好像那個王子喜歡的類型就是你這種吧!不過這個王子到底是怎麼樣的人?那就看你的運氣了,2號!」說完,青年便再也不說一句話的等到蜂蜜再也灌不下,揮手讓另外2個人推下,纖細的手粘滿粘膩的蜂蜜從2號的腳趾開始一點點撫上小腿,大腿……青年的手愛憐的到達滾燙紅腫的臀部,來來回回好幾次的愛撫只到粘上厚厚一層蜜…… 「嗚唔……唔……」嘴巴裡的震動器本來就給在很大的的刺激,小洞裡又被塞滿粘膩物,更外說後來的一連串前戲…… 「嘖嘖……那麼快就站起來啦?」當手沿臀部曲線滑到2號前面去時,把那根漲的不行的男根握在手裡把玩。 「想說什麼嗎?」看到2號一直努力想把口中的震動器吐出來,青年好心的把它拿掉,問道。 「連枝……拜託……給我,……啊……我要……」滿臉通紅,2號吞吞吐吐的把心底最深的慾望表達出來。 被稱為連枝的青年愣了下,搖頭笑道:「不行,身為你的調教官怎麼可以碰你?被主人們知道我也會被罰做奴隸,2號這個規矩你不會不懂吧! 「啊……啊……」混沌的思維只瞭解了自己的慾望沒可能得到滿足,2號受不了的瘋狂的搖著腦袋,把頭青絲弄的雜亂無章。 「等會有的你好發洩的……」連枝站在旁邊邪邪的一笑,再度把2號的嘴堵上,繼續手上的工作…… 沒一會兒,2號全身上下,除了臉上之外,塗滿了蜂蜜,連枝滿意的點了點頭,到牆邊挑選了一條特殊的皮質內褲,幫2號穿上,褲子裡面有震動器插進少年體內,前面又有束縛套把那根已經硬邦邦的男根綁住。 以看藝術品的眼前打量了下眼前的「傑作」,連枝吩咐屬下,「快點把2號抬到5號貴賓房裡,王子殿下馬上就要到了……」 「放開我!我要告你們綁架!你們放開我!!!你們知道我是誰嗎?」房間的門沒有預兆的被打開,2個粗壯的男子架著一個看似儒雅的少年走了進來。 「連枝!這個可是重要商品,主人吩咐一定要你來好好調教。」不顧少年呲牙裂嘴的破口大罵,男人習慣的把他的雙手用手銬銬在背後,一把把他推進連枝懷裡,「還有,主人晚上就要享用的……快點。」 苦笑的看著在懷裡掙扎不斷的少年,連枝喃喃自語:「晚上就要……現在已經中午了……主人還真看的起我……」可工作就是工作,連枝無奈的搖了搖頭,一點也不憐香惜玉揪著少年的頭髮帶往旁邊的桌子,惡狠狠的說:「不管你在外面是什麼人?有什麼地位!在這裡,你要學會服從懂不懂?今天你給我乖點不然有你好受的!」一反剛才的溫柔,事關自己將來的地位以及命運,連枝乘少年被他嚇住的瞬間把桌子上方的鐵鏈和手銬串在一起。 「你!還不快放開本少爺……!」愣了愣發覺自己坐在一張充滿噁心味道的桌子上,少年氣急敗壞的大叫! 「我不管你是誰!從今天起,你沒有名字,你的代號是0524,知道了嗎?」說著,連枝邊躲著少年不應該是0524亂踢的雙腿,邊找機會把他不安分的腿固定在桌子上。 「 !你快放了本少爺!不然……」已經開始帶著哭腔的鼻音出賣了0524強悍的外表。 一言不發的看著0524強忍心中的恐懼,連枝拿起一直放在口袋裡的小刀,在0524驚慌的目光下,利落的手起刀落,0524昂貴的西服已經裂了個很大的口子…… 「啊…………啊……」第一次那麼接近死亡,原本養尊處優的日子徹底擊垮他所剩無幾的自信。 滿意的看到自己造成的威懾力,連枝成心再用刀子在0524面前晃動著……「啊……不!不要殺我……不要……求……求你!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只要你不要殺我!啊!!!」 一抹得逞的奸笑在別人沒有注意的唇邊蕩漾開來。那起桌子邊放各種小道具和藥品盒子裡一顆看似普通的膠囊塞進0524的嘴巴裡,對著那雙快被逼至極限的眼睛,連枝開口道:「放心!只是普通的鎮靜劑,讓你睡會而已。你不會……」還沒說完,連枝啞然的發覺少年的頭已經歪在一邊了…… 無奈的搖了搖頭,連枝開始了對自己駕輕就熟的過程,把殘破的衣物用刀子從0524身上全部清除後,有點驚訝的看著少年的裸體,也終於明白主人怎麼會看上這麼個人。皮膚細膩光滑,一般男人身上的體毛他身上也只是淡淡薄薄的一層…… 怎麼看都是個天生的奴隸,檢驗般的用手指試探性的往少年後面的洞探去,才半根手指就無法進入的緊度讓連枝絕對滿意。 連枝拿起旁邊的蒼蠅水最直截了當的先往0524嘴裡灌去,畢竟只有幾個小時的時間,如果他沒有讓主人滿意……自己就得被別人調教了,雖然還是蠻喜歡這裡的工作的,但……這種非人的日子自己還是不想涉及…… 「恩……」耳邊傳來的呻吟聲拉回連枝的思緒,先把2個小巧的吸盤放在0524胸前兩顆果實上讓它緊緊吸附在上面,注視著0524泛紅的臉頰,連枝調節好旁邊控制器的強度卻沒有立刻啟動他。 「啊……」藥力開始發揮它的作用,身體越來越趨向於慾望的魔抓,但因為鎮靜劑的效用還在作祟,少年只有無意識的擺動身體在桌子上不斷摩擦借此來獲得撫慰…… 在少年呼吸越來越急促,男根從剛剛的勃起早就演變成一柱擎天腫脹的立刻就要洩出來時,連枝抓緊時機,緊緊握住碩大的男根不讓少年發洩,「呀!」一下子從天堂掉進地獄的味道讓0524在夢中也狂叫出聲…… 微笑著,把藏在背後的薔薇拿了出來,一手挑逗著那顫抖不已的男根讓它更加興奮,大拇指輕輕擦了擦鈴口,在稍微下面點的位置一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另一隻手中的薔薇花準確的插進了前面的小洞…… 「啊…………恩」0524剛剛冒出淒厲的慘叫就被連枝用震動器深插進喉嚨深處而發不出聲音,原本還算清秀的臉扭曲成一團…… 撫著手下掙扎的軀體,連枝略一思索,揮手喚來一直靜候在旁的青年微笑著說道:「7號,你來教教新人這裡的規矩。」 身著一身暴露皮裝,俊秀的臉上沒有一絲溫柔的青年從角落的陰影處大步走到連枝面前:「連大人!」 享受著掌下顫抖著的細滑肌膚,看著掙扎不已的獵物輕笑道:「讓我們的小寶貝好好瞭解一下極至的幸福吧。」 「唔!唔!唔唔!」莫名的恐懼感籠罩0524全身,被異物塞住的嘴巴只能支吾的發出意義不明的聲音。 憐憫的瞄了下被綁在桌子上淚流滿面的少年。恩,長的不錯皮膚又好,怪不得又被組織給盯上。一邊拿起早就準備在旁邊的蠟燭,7號一邊事不關己的想著。 「嘖,嘖!這沒有瑕疵的肌膚簡直在誘人犯罪啊。」不再理會0524淚汪汪的眼睛,冰冷的蠟燭在0524身上引起一陣輕顫。 「寶貝,放心。待會就讓你更加快樂。」一想到連枝大人就坐在旁邊觀看自己的舉動,興奮感就由然而起,我最愛的連大人啊…… 熟練的點燃低溫蠟燭,惡劣的咬了咬0524胸前櫻紅的突起,下體不能發洩,身上的媚藥已經折磨的自己瀕臨瘋狂邊緣,如今胸前的敏感又被人挑逗,嘴巴裡的震動器絲毫沒有減慢的趨勢,全身所有的「洞」幾乎都被堵住,火熱充滿了全身似乎隨時隨地會爆炸一樣。 戀戀不捨的唇齒離開那甜蜜的紅點,7號毫不憐香惜玉的冷笑著把蠟燭油一滴滴滴在0524的胸膛上,「嗯!恩……」單音節的喘息聲格外的引人犯罪。 「親愛的寶貝啊,看上去你忍不住了嘛!」邪邪的微笑掛在嘴邊,7號猛得把困擾了0524許久的薔薇拔出了鈴口。 「唔唔唔……」腫脹的發紫的男根在失去束縛以後乳白色的精液隨著一道完美的弧度射的兩人身上滿是精液。 不在乎的把沾在手上的液體往嘴裡送去,7號興致盎然的把插在0524嘴裡的震動器拿了出來。 「呼呼呼……你們!這群變態!我是不會放過你們的!唔……」原來高傲的自尊現在在踐踏到了極點,可惜還沒有完全的發洩,嘴巴又被7號硬塞進原本插在鈴口的薔薇花。 「唔唔……」還沒有乾透的淚痕又增加了濕潤度。可惜一隻大手緊緊摀住他的嘴巴乘自己還沒窒息之前只有拚命嚼爛那味道並不怎麼樣的美麗花朵。 「恩……呼……」滿意的看著已經沒有力氣反抗的少年,也很滿意耳邊不會再出現自己不喜歡的噪音,「寶貝!我會讓你知道,現在遊戲才剛剛開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