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館★

關於部落格
有BL的遊戲,圖片,文章,還有.........
不喜勿入~不知BL為何物者.........
也最好不要點進來~小魚不想害人走上不歸路><
  • 1572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愛上一個粗人BY冬蟲

Ip address : 210.60.28.197 , Browser : MS Explorer 6 , OS : Windows XP 愛上一個粗人BY冬蟲 第一章: 清南苑很雅致的名字,但本地的人都知道那可不是一個什麼高尚的去處,那是一家男院,或是說一家相公堂子,裡面有著本城最好的小官還有妓女,是有錢人才進的去的地方。 近幾年那裡面最出名的的小官就是夢玉,話說那夢玉雖是男兒身,相貌卻勝女子三分,才情也比時下當紅的名妓盛上幾分,看在別人眼裡那是多麼光彩的一件事情,可是只有夢玉自己知道自己有多苦。 10歲被賣進這裡受了多少打罵,學會那些侍候男人的東西,琴棋書畫,陪酒作樂,他要習慣男人的調戲,儘管內心滴血,多麼的不願意,臉上也要帶著笑,學會了嫵媚,學會了妖嬈,最後丟失的只是自己。 悠揚的琴聲響起,夢玉在那不用接客的白日裡彈奏著,身邊的老鴇子伺機說起了那個他最不想聽到的話題。 「夢玉阿,你也知道這許多年,媽媽對你怎麼樣?」 夢玉看了看身邊,茶杯中一片茶葉正在慢慢的沉底。就像他一樣早晚要陷下去,永遠沒有再起來的機會。 「媽媽有話你就直說吧。」 「過幾日你就17了,還是個清官,你就是再有才情也要被人比下去,不如在你生日那天賣了吧,以後還多點生意可以多賺幾年。」 「箏。」 一聲脆響,琴弦斷了一根,割破了手指,夢玉竟沒覺得痛。 「全憑媽媽作主吧。」 「那我就下去佈置了,媽媽不會虧了你,你慢慢練琴吧,我下去了。」 老鴇子的目的達到了,匆匆出去佈置了。 夢玉走到窗前,高高的閣樓窗子對著後園,他看到院裡的龜奴帶著一個壯實的男人正向後院走去。 短打的衣裳可以看出那人一定是個粗人,沒錢,可是夢玉卻有點羨慕那個人,最少他是自由的,不用為了活命出賣自己的身體,想起自己就要開始賣身了,他的心就開始隱隱作痛起來。 房裡的空氣壓的他難受。於是夢玉走下了閣樓,白日裡,院裡很靜,走著走著他就來到了後院,這裡更清淨一點,看不到熟悉的人,熟悉的擺設他心裡好受一點。 「啪啪。」 東邊柴房那裡發出砍柴的聲音,夢玉循聲走了過去,果然看到了那個龜奴帶進來的粗人。 「你是新雇來的嗎?」 「阿。」 那男人抬起頭來,看到夢玉嘴巴張得老大。眼睛直直的盯著他看。讓夢玉以為自己身上有什麼不對的東西。 「我有什麼不對勁嗎?」 那粗人木呆呆的搖了搖頭,還是不錯眼的看著他。 「你真好看,我張這麼大還沒見過張你這麼好看的人。」 「謝謝。」 夢玉笑了,這人倒很實在。 「你一笑更好看,當然我不是說你剛才不好看,只是說你笑起來更好看,你剛才皺眉的樣子也挺好看的。」 「做你的事吧,我只是出來轉轉。」 夢玉想和一個粗人說什麼?他轉身要走。 「你別走。」 「有事嗎?」 夢玉回頭笑看那粗人一眼。 「你是不是心裡有事,也許可以和我說說,有事情說出來心裡會舒服一點。」 「你幫不了我,誰也幫不了我,除非你有10萬兩銀子可以給我贖身,可是誰會花10萬買一個小官?」 「你過得不好嗎?」 「我過的算好嗎?」 夢玉靠在了身後的樹上,也許只有和一個陌生人才可以說出自己的心聲。 愛上一個粗人 第二章: 「你別哭阿,男兒有淚不輕彈,不好動不動就哭的。」 那粗人笨拙的走上來用給自己擦汗的毛巾擦上了夢玉的臉,擦了幾下才想起那上面有自己的汗,可是那淚止不住的流出來,那粗漢只好笨拙的扔掉毛巾用手指肚給他擦拭眼角和臉頰上的淚水。粗糙的手指,把夢玉臉上細嫩的皮膚劃出一道道紅痕。 可那淚還是止不住,而且看到自己手指造成的傷害,那粗人手腳有點亂了。一隻大手把夢玉摟進懷裡,大手拍打著那芊細的後背。那粗人笨拙的哄著他。 「別哭別哭,誰欺負你了嗎?還是我弄痛了你?」 夢玉發洩一樣的哭著,臉埋在那粗布衣服上,哭也不敢哭出聲來。他抱緊了那個粗漢,只想一次哭個痛快。 那粗人看他哭緊張的要死,把他拉進了柴房,找了個地方,把自己的上衣脫下來蓋在上面,這才扶著夢玉坐下來。夢玉還在哭,他出去打了一盆水,弄濕了毛巾開始給夢玉擦臉。 夢玉想把毛巾接過來,兩隻手握在了一起。那粗漢一驚一放手毛巾掉在了地上。 「閒我贓嗎?」 夢玉知道對於他們這種人外面怎麼看,賣身的娼妓。 「不是不是,我絕對沒有那個意思,我只是……,只是不習慣。」 「你沒有女人嗎?」 「沒有。我還沒碰過女人。」 粗壯的漢子臉紅了。夢玉笑了。 「你也算稀奇了,你多大了?」 「21。」 「為什麼還沒娶妻?」 「我不是本地人,路過沒了盤纏才找了這個工作,過幾日,把柴劈完了就走了。」 「劈完?」 夢玉看了看房裡的柴和外面堆著的木頭。和小山一樣,那樣要劈多久? 「那麼多,你要做多久?」 「10天就差不多完了。」 那粗漢自信滿滿的回到。 「我不信。」 「那就每天來看阿,10天會完的。」 「那我明天還過來看。」 就這樣,夢玉日復一日的繞開眾人過來看那人砍柴。他們像朋友一樣聊天。他這才知道,那人叫李大牛。 離著夢玉17歲生日越來越近了,前面那競價的台子也搭好了,夢玉的笑容也就越來越少了。 李大牛沒撒謊,他砍柴真的好快,也許等不到他生日那一天。李大牛就可以拿上工錢離開這了。 這一天離著夢玉17生日還有1天,李大牛的柴只剩下身前幾塊了,他們的分手的時候就要到了。 「我做完了這裡的工,以後還可以過來看你嗎?」 「不可以?」 「為什麼?」 「等你出了這裡,再要見我是要拿錢的,你有嗎?」 「我可以去賺阿。」 「不用了,見面又有什麼意義呢?再見那一天我已經不是我了。」 「怎麼會呢?」 「你不會明白的,聽我的幹完活就去找院裡管事要錢,拿了錢就走吧。」 「是不是出了這裡就再也見不到你了?」 「是啊,今天就是我們見面的最後一天。我累了,想回去休息了。以後你自己多保重吧。」 不想和李大牛告別了夢玉轉身走了,當晚前院還是歌舞昇平的熱鬧喧囂,夢玉才把一個客人侍候走了,就推說喝多了要回去休息,老鴇子看在明天就要讓他賣身的分上沒有說什麼讓他回去了。 愛上一個粗人 第三章: 夢玉沒有回房而是走到了後院,李大牛因該已經拿了工錢走了吧,可他就是想過來看看,靜靜心也好吧。走到柴房門口,木墩上還戳著那把李大牛用過的斧子。夢玉上去摸了摸那斧子的把。眼淚一滴滴的落了下來。朋友,那麼多幾年了唯一一個不嫌棄他的朋友,他看得出那粗人喜歡他。 「誰在那?夢玉!」 夢玉抬頭驚訝的看到,那個他以為本該走了的人光著膀子站在他面前。 「你怎麼沒走?」 「我想再多留幾天。」 「為什麼?」 「我不想看不到你。」 「你喜歡我嗎?」 夢玉直直看進李大牛眼裡。那粗人有點不好意思了。嘴巴動了又動。才說出一句。 「喜歡。」 夢玉笑了笑,看著面前那男人,他決定把自己的第一次給這個男人。最少他抱自己的時候是在抱一個喜歡的人,而不是當他是一個娼妓在賣身。就當給自己第一次留個紀念,他也有些喜歡這個木訥的粗人,把第一次給自己喜歡的人也就沒什麼遺憾了。 「你住哪裡。」 李大牛指了指那一邊的柴房。 「我可以進去坐坐嗎?」 「那裡面沒燈。」 「我想進去坐坐。」 李大牛山前拉起他的手。帶著他向前走。 夢玉很好奇這麼黑他怎麼看得清道路。 「這麼黑你看得清道,不會撞上柴堆嗎?」 「我看得見阿,我帶著你走不會讓你撞上的。」 進了柴房,走進裡面,李大牛停在一個地方不動了。 「再向前走幾步就是我的床,上面鋪了一件上衣,下面是土地,你要不要找個地方坐下來。」 「不用了。」 夢玉從後面抱住了李大牛光裸的上身。把頭靠在了上面。 「喜歡我嗎?今晚我是你的,你想做什麼都可以,動手吧。」 「我們這樣不可以的。」 「有什麼不可以?還是因為我是一個男人?沒關係的,就這一晚,過了今晚沒人會知道今晚的事情。」 夢玉把唇貼在了李大牛光裸的上身上摩擦著。同時聽到了李大牛呼吸變得粗重起來,這說明他不是毫無反應的。夢玉的雙手向這李大牛胯下探去。 他是個清官,可是該學的都學了,包括如何在床上侍候男人,就讓他第一次的實踐一下,送出自己的第一次吧。 很熱的天氣李大牛晚上只穿了一件單褲,很容易夢玉就摸到了那男人的東西。 李大牛的那個東西和他的不一樣,那麼堅挺有力和他的人一樣粗壯。 夢玉持續的親吻著李大牛光裸的身體。那手有節奏的揉捏著他的男性象徵。滾燙的肉袋,上面是粗挺的分身,它好敏感已經開始從頂端分泌出液體了。 「是個男人,就抱我吧。」 聽到這話李大牛突然轉身抱起了他的身體,在他臉上親吻著,他的胡茬子劃痛了自己的臉,而後是脖子。衣服慢慢的脫落了下來。李大牛把他放在了自己床上,而後又覺得不妥,自己躺在地上,把他抱在了身上。就那樣持續的啃咬著他的身體。他用那臀部摩擦了幾下李大牛胯下的挺立。他還是沒反應的只知道啃咬著,他夠得到的所有地方。 第四章: 「阿,你以前做過嗎?」 「沒。」 「哈。」 夢玉知道了原來李大牛不知道該怎麼做的。既然決定送出自己那就自己主動送上去吧。 夢玉把李大牛胯下那根堅挺扶正把屁股靠了上去,對準了自己的後庭,緊縮的入口有些排斥異物的入侵,夢玉深吸一口氣坐了下去,把李大牛的整根陽物含進了體內,上下活動著腰支,他只想表現最好的自己,過了今晚讓那粗人記住他,記住他們彼此的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歡愛。 「阿,記住我,大牛,記住,我叫夢玉,我的第1次給了你,好嗎?」 李大牛扶著身上人細細的腰支總怕他會折斷,他很小心的用臂膀環著那小腰,下身向上大力的挺動著。 「我不會負你的,我會一輩子對你好的。」 夢玉在他身上笑了,笑得好美也好淒涼。他慢慢趴在了李大牛肚子上,那粗人已經找到規律了,知道持續挺進他身體裡就可以解除那慾望。環抱著那寬實的肩膀,過了這一晚這溫暖的懷抱,結實的臂膀就再也不會是他的了,基本上那粗人的情話讓他覺得好甜,可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一個粗人根本拿不起買他的10萬兩。 一宿貪歡,數不清一晚他們歡愛了多少次。 一早醒來夢玉張開眼躺在柴房的東邊一角身下是那個粗人的衣裳,真是個粗人,啃咬的紅斑印滿了自己的身體,精水在身體各處粘著,勉強坐起來後庭抽縮的痛,並且有東西流了出來。 「真是個粗人。」 可是他人哪裡去了,夢玉知道那個粗人不是那種吃了就跑的人阿,那他出去做什麼了? 外面傳來了腳步聲,也許是他回來了,夢玉拿起一邊的衣服披上,勉強套上褲子,門開了。 「你去哪了?……媽媽!」 天啊,推門而入的不是那個粗人,而是老鴇子和手拿傢伙的4個龜奴。 「夢玉!」 老鴇子看著夢玉身上的紅印就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事。 原來他們闖進來不是為了拿他的,而是一早那粗人光著上身出去打水,身上有抓傷和咬痕,被人看到報道了老鴇那裡,老鴇以為他和院裡的哪個好上了,一早過來拿人只是想看看是誰繞開她賺小錢,或是讓外人吃免錢的大餐。誰知道卻看到今晚就要競價開始賣身的夢玉,這一下她可是氣極了,要知道夢玉這滿身的痕跡,沒有十天半月下不去的,那今晚怎麼辦?不是開天窗了嗎?她的帖子可是都早早發出去了。 「你個小賤人,有錢不賺,在這裡倒貼一個下等人,你你氣死我了。來人給我打給我往死了打,不要打傷那張臉,看你這樣子,只有把你給城東李員外了,本來可以賣更好的,可現在只有那員外還會緩幾天要了你。」 板子打下來痛阿,可是夢玉卻在笑,李員外嗎?一個虐待人為樂的老頭子,他買了很多小官都是打得皮開肉綻,他自己不上,而是找幾個家奴上給他看,一個十足的變態。可是現在對他來說都沒關係了,一樣的賣身,給誰上都一樣的。 「你們在做什麼?」 李大牛突然衝了進來,把四個下板子的龜奴推到了一邊。把夢玉護在了身後。 愛上一個粗人 第五章: 「我們也正要找你呢?夢玉是你可以動的嗎?他可是要拿來賣大錢的。這下好第一次讓你給攤了去,眼看那白花花的銀子就那麼沒了,你賠得起嗎?連他一起給我打,往死了打。」 四個龜奴一齊動手,才舉起板子就被那粗人搶了過去,雙手一用力板子從中間斷開了。在場的人被他的氣勢暫時的鎮住了。 「你還想怎麼的?還要動手不成,我還要報官呢,想你一個粗人也拿不出1千兩來。」 夢玉拉了拉,李大牛的衣腳。 「你走吧,不要管我了,我也就這樣了,他們不會讓我死的。」 「我說過我要保護你的。」 夢玉笑了笑。 「你剛才出去做什麼了?」 「我出去打水想給你擦一下身子的。」 「你對我真好,你是好人,走吧離開這吧,不要忘了我。」 「我不走,要走也帶你一起走。」 「小子你想搶人不成,誰都知道夢玉是我們園子裡面的頭牌,想帶人走,沒有10萬也要8萬,要不你就是出了這道門也出不了城門。」 「你要多少,才會讓他跟我走?」 「最少8萬,和你一個粗人打雜的我也不多要了拿得出8萬兩銀子,我就把他賣身契給你。」 李大牛蹲下來在一邊自己小包裹面翻找著,拿出1張皺巴巴的銀票。 「給你,賣身契呢?」 老鴇將信將疑的拿過了銀票,乖乖,不得了,國字號的銀票,10萬兩她現在有點後悔,剛才直接說要10萬就好了,這下還要找人家2萬。 「你這票子哪裡來的?不會是假的吧?」 「我可以跟著你們的人一起去取,不過你要先把夢玉的賣身契給我,還要找還我2萬。」 粗人把銀票搶了回來。 老鴇轉身和2個龜奴走了,一會兒又走了回來,拿給他一張賣身契。 大牛把那賣身契拿給夢玉看了看。 夢玉點頭,就是這薄薄的一張紙,讓他墜進這生不如死的地方。 大牛把賣身契塞進了自己的包裹,把銀票遞給了老鴇。 老鴇拿過銀票,遞給他一個盒子。裡面是找給他銀子。同時示意龜奴拿過一個包裹來。 「我說大牛阿,我們商量一下,我手裡就1萬5千兩了,這包是夢玉春夏秋冬做的衣服,你摸摸都是好料子的,能不能抵5千兩。」 大牛不想和她多說,搶過了包裹,好小心的給夢玉穿好了衣服,拿好自己的東西,抱著夢玉走出了那銷金窟。 才出大門夢玉似乎是放心了,昏了過去,大牛連忙找了一家醫館給他看病。 滿身紅痕是剛才的板子打的。身上的咬痕,自己留的,還有就是後庭的傷,大夫罵人,大牛愧疚的聽著。 「看你不像那種人,怎麼也玩這個。要玩也不用上傢伙阿,還好沒內傷,上幾天藥就沒事了。」 「我沒打他,就是,就是第一次有點……那個。」 「妓院的人打的?你們是私奔?」 「不是,我把他贖出來,他現在是自由的。」 「阿。」 一聲呻吟夢玉醒了。看著李大牛還覺得自己在夢裡,大夫出去了。 愛上一個粗人 第六章: 「大牛。」 「我在這,你終於醒了,你睡了三天了。」 「你買了我?」 「嗯,你現在是自由的了。」 「你哪裡來的那許多錢阿?」 「我師父留給我的,說到萬不得已就拿出來用。」 「為我值嗎,8萬阿,你可以買一片房產好多的妻妾阿。」 「值,只要以後可以守著你,讓我做什麼都值。」 夢玉哭了,為了自己終於出了那裡而哭,以後他就為眼前這個粗人活了,他會是一個好男人。 「你不要哭阿,我說錯什麼了嗎?你一哭我手都不知道放哪裡好了。」 那粗人不停的在身上蹭著自己的大手,很想去擦掉那淚水,可他知道自己手上的厚繭子和粗糙可能會造成那細嫩皮膚的另一種傷害。 夢玉主動把頭靠到了粗人的大腿上,把身體靠過去。摟住那厚實的腰。 「抱緊我,我好冷。」 「現在是八月天啊,怎麼會冷的?不會是?」 粗人摸了摸夢玉的額頭,而後再摸一摸自己的,然後突然站起來跑了出去,邊跑邊喊。 「大夫,他會不會發燒了,他說冷。」 大夫進來看了看,夢玉真的發燒了,大夫熬了湯藥讓夢玉喝下,夢玉睡了,大夫和那粗人說。 「他身體弱,以後注意一點,這一次怕是心火,肺火都發出來了。不要讓他再受傷了,這麼柔弱的一個小人要好好照顧才成。」 「我會的,大夫,我會當他是個玉做的娃娃,捧在手心裡,以後沒有人可以再傷害到他。」 大牛說到做到了,幾日後夢玉完全好了,他們也就上路,初步計劃,是回大牛的老家,海邊一個小漁村。 大牛買了一條扁擔,兩個大竹筐,一邊放了行李,一邊讓夢玉坐上去。 夢玉問過的。 「我們為什麼不買一匹馬?」 「有些山路,騎馬不好上去,而且住店有匹馬要交很多錢的,沒關係,我知道路很遠阿,不過我來走就好了,我在筐底下墊了很多軟布你坐在裡面會很舒服的。」 「那樣你不累嗎?」 「不累,累了我自己會停下休息的,我們又不急著趕路的。」 就這樣夢玉坐在筐裡,上面遮這一塊紗帳抵擋陽光,那粗人光著膀子。挑著扁擔,臉上還笑笑的。 看著那陽光下閃著水光的被太陽曬成深棕色的皮膚,夢玉有些心疼。他們走了很久了。他坐的屁股都痛了,那粗人腳就不酸嗎? 「大牛前面是不是有蘆葦阿,那就是有河,我們去河邊休息一下吧,中午了,好熱阿,也該吃午飯了。」 「好啊。」 大牛緊走幾步來到了河邊,找個乾淨地方把自己的衣服鋪在下面,這才讓夢玉過去坐下。自己卻把褲子也脫了,說要下水去摸魚。 夢玉靠近水邊,用汗巾粘濕了擦了擦臉,好熱阿,看著那光著身子在水裡抓魚的粗人。 粗人就是粗人,那樣也不怕被人看了去。可是說起來他好羨慕的,他也想下水,洗個澡的。看看附近沒有人影。 「大牛。」 「嗯。」 那粗人轉身看著夢玉,絲毫不在意自己的私處就那樣給人看個清楚。倒是夢玉第一次那麼清楚看到那粗人的男物有些不自在。他臉紅了。 愛上一個粗人 第七章: 「我也想下去。」 「那就下來阿,水很清澈的,我教你游水阿,這水裡的魚好狡猾,蝦米倒是很多阿。」 「那你等我。」 夢玉繞道蘆葦後面,才把衣服脫下來,然後害羞的走出來,一步一步走進水裡,好涼好舒服。 「好舒服阿。」 大牛本來在專心抓魚的,聽到夢玉說話才回頭看他,這一看不要緊,就再也移不開眼睛了。 夢玉玉一樣白的身體,在水光的映照下更顯得晶瑩,像是會發光。一頭烏絲披在肩上,像是從水中走出來的精靈。夢玉一步一步的向著那粗人走去。 「你不要動,我要走過去找你,水底好多石頭等一下你要扶住我。」 正說著,腳下踩空了一塊石頭,夢玉眼看向著水中倒去,一隻粗壯的手臂摟住了他的腰。 「真好玩,我看到水裡的蝦了,我們來抓吧,抓不到魚,吃它也行阿。」 夢玉說了那麼多,那粗人都沒反應,夢玉抬頭看他,突然大大的黑影就壓了下來。 那粗人親上了夢玉的小嘴,啃咬著。大手在他身上摸索著。夢玉知道這粗人想要了。這麼多天了好幾次他看自己的眼神都像是要把他吞下去,可最後都沒行動,應為他病還沒好。可以憋這麼久也難為他了。粗人的意志力都很差的。 夢玉主動的摟住了粗人的脖子,在水中穩住自己的身體。把身體貼上去,頭上的陽光熱,不如那粗人的身子熱。他的方應也有趣,才那一會兒跨下的東西就已經一柱擎天了。就抵在自己肚子上。 喘息聲越來越大,那粗人還是沒找到入口,在那裡啃咬,撫摸著。 「把我抱起來。」 那粗人讓夢玉摟住他的脖子,把夢玉抱了起來和他平視。夢玉用雙腿夾緊了大牛的腰,用手摸到了那早已不耐跳動的男物指引他找到入口。 「你真笨。」 大牛挺身衝進了夢玉身體裡,用盡了力氣向裡面挺進了著。 「我是笨阿,我現在都不知道我進去的是哪裡,等會兒讓我自己看看成不成?」 「嗯,不要。」 那麼羞人的地方怎麼好特意給他看的。 「那下次我還是不知道怎麼進去阿。」 「我知道就好了。」 「也對阿。」 「嗯,你的力氣好大,不要那麼快,我會頭暈的。」 「我控制不住阿,你的腰不會斷吧?」 夢玉摟著粗人的脖子,搖擺著腰配合著他一上一下的動作,粗人的雙手摟著他的腰讓他不至於掉下去。和那粗人厚實的腰板比起來,夢玉的腰不足人家手臂粗阿。難怪那粗人要擔心。 夢玉低頭咬住了粗人的肩膀,不讓那呻吟溢出來。他不行了,那粗人那裡好猛的,力道大,抽動的速度也快。 「嗯啊恩啊,不會,你摟緊我,我要不行了。」 「阿。」 夢玉一聲低叫,頭向後一仰,洩了出來。軟軟的身子趴在厚實的肩膀上,身下那粗人氣喘如牛還在持續的挺動衝刺著。男人的液體射進了身體的深處,夢玉可以感覺的出來。可是那粗人發洩一次以後並沒有退出來,而是開始了另一次的衝刺。 第08章 愛上一個粗人 第八章: 夢玉好滿足的親了親那粗人的耳朵。粗人氣血上湧連耳根都是紅的。再加上皮膚黑點看上去是黑紅色的。他的男人阿,他知道這男人多麼疼惜他,連這種時候他摟著自己的力道也像是怕把他的腰摟斷似的摟得很緊,力道恰到好處不重也不讓他掉下去。 看看那手臂,好粗壯,肌肉鼓鼓的,很有力氣的樣子。卻可以把他摟的那麼輕柔。 夢玉輕輕的尋到粗人的嘴唇,吻了一下,在嘴邊說道。 「大牛,我愛你。」 「恩阿。」 那粗人叫的好大聲。突然重重的向著夢玉體內挺了一下,這一次發洩過後,他退了出來,而後把夢玉打衡抱了起來。送回岸邊讓他平躺在自己的衣服上。自己返回河邊把頭扎進水裡涮了涮。 「你說那個,我都不想停了,可是你的身體,你休息一下吧,我去抓些魚蝦給你吃。」 說完那粗人不敢看他一下,怕自己忍不住又動手了,轉身回了河裡。粗人就是粗人。 夢玉覺得好幸福,現在還覺得自己在夢裡,在身上蓋件衣服,支起身體看著河中摸魚的粗人,那寬廣的背影,夢玉竟然睡著了。 再說那粗人摸上來了一些魚蝦,回了岸邊一看,夢玉已經睡了,他也就沒吵醒他,到遠處架了火,打算把東西弄好了再叫他起來吃。 那邊烤著東西,粗人抽了空就跑過去,看看夢玉醒了沒有,跪在臉邊那麼看阿,看阿。夢玉的睫毛好長忽閃忽閃的。看著看著就入迷了,聞了聞什麼東西胡了,他烤的魚。 大牛跑回去東西沒剩多少,都烤焦了,這一下他哪裡都不敢跑了,看著火,突然聽到遠處有聲音。趕緊把魚拿下來,轉回了夢玉身邊。好小心的把人叫起來。 「夢玉不要睡了,有人來了,先把衣服穿上吧。」 夢玉迷迷糊糊張開眼,四周看看。 「哪有人啊?」 「再有一公里就要到了。」 夢玉看他說的很像那麼回事,笑了笑,他才不信他可以聽到1公里以外的聲音,可是他也是該起來了,他的午餐還沒吃,肚子有點餓了。 夢玉很優雅的穿好了衣服,可是沒想到才穿好,蘆葦那一邊就冒出了幾個人,穿這軍裝,手裡拿刀劍開道,後面還跟了一個小姐。 那些人走過來,看到河邊已經有人了,於是過來和那粗人先打了一個招呼,想和他用一個火,燒點開水。這時候李大牛和夢玉的午餐已經烤好了,大牛就說。 「你們用吧。」 那些人用上了火,李大牛走到了夢玉這邊,把燒好的饅頭還有一條還沒燒焦的魚遞給了夢玉,自己吃那胡了的。 「你那個都燒焦了,還能吃嗎?」 「沒關係,胡了的東西對胃有好處。」 「阿?哈哈,粗人就是粗人,不如我們一人一半阿。」 夢玉把自己好的那一份食物分作兩半,給了大牛一半,再把大牛的分兩份,一人一半。 那粗人拿著燒焦的食物咬了一大口,笑得還很開心。看著美人的笑臉,讓他吃石頭都會笑,何況只是自己燒焦的東西。 夢玉吃得不多,只把手裡那一半吃了就說飽了。 「你燒的東西不好吃,下次我燒給你吃好不好?」 「嗯。」 李大牛猛點頭,手裡的魚忘了吃,夢玉的笑臉就這饅頭他吃下去三個還沒飽。 「你幹麼盯著我看。」 「你真好看,越看越好看。」 第09章 愛上一個粗人 第九章: 「傻話,那你說是我好看,還是那邊的那個小姐好看?」 夢玉示意大牛看向他們不遠處的那夥人用話試探到。 那粗人轉過頭看了一眼就轉回來了。說道。 「你們都好看。」 夢玉知道那粗人不說謊話,那邊的那個小姐也確實不難看,可是聽到大牛那樣說,他還是不開心起來,這是不是代表著以後有更好看的人出現,那粗人就會不要他了呢。畢竟他是那種出身,和一個乾淨家事的漂亮人站一起,粗人還會要他嗎?想著想著,夢玉想哭。他轉過臉去對大牛說。 「我有點睏了午休一下,你吃吧,我不陪你了。」 夢玉走到另一邊,躺在了大牛鋪好衣服的地方躺下來,背對著那粗人偷偷擦起了眼淚。 夢玉默默哭著,多年養成的習慣,哭也不敢哭出聲來只在那裡默默的流著淚。直到一個黑影一次一次的來到眼前又移開,反覆多次,夢玉張大眼仔細看了看,是一隻手,向上看是那粗人的手。 夢玉擦乾頰上的眼淚坐了起來。故作鎮定的問。 「有事嗎?」 「你剛哭了?」 大牛小心的問道。 頂著紅紅的眼圈,夢玉想撒謊也知道騙不過的,於是點了點頭。 「為什麼?我剛弄痛你了?」 「沒。」 「我烤的東西很難吃。」 「不是。」 「我說錯什麼話了嗎?」 「沒,你說的是實話,只是我自己突然悲從心中來,不關你的事。」 「我捨不得看你哭,告訴我我哪裡做錯了,我改,你別哭,你一哭我手腳都不知道哪裡放了,剛才我想給你擦眼淚的,可是我手上的繭子會劃破你細嫩的臉皮,我就沒敢碰。」 看著對面那粗人手足無措的樣子,夢玉撲到了他的懷裡。 「我怕哪天你遇到個比我漂亮的,比我家事乾淨的人會不要我了,畢竟我是那種出身,又什麼也幫不得你。」 「不會的。」 大牛堅定的搖了搖頭。 「他們漂亮是他們的事,只有你才是我的,只要你不嫌棄我是個粗人我保護你一輩子,剛才我說錯話了,那小姐只是好看,你才是漂亮,她沒你好看。」 大牛紅著臉辯解到。 夢玉看著大牛臉紅脖子粗極力辯解的樣子,噗哧笑了,這粗人真誠實,心裡想什麼嘴裡說什麼,他是不會騙他的了。 夢玉趴在大牛肩頭湊近他耳邊輕輕說道。 「我不嫌你,你也不要嫌我,讓我一輩子跟著你好不好?」 「嗯。」 夢玉從他懷中起來笑的好甜好甜,起來的一瞬還在他臉上親了一口,那粗人看著他愣了半天,而後拿起手裡的半個饅頭狠狠咬了一大口,夢玉的笑臉真的可以看著下飯的。 夢玉對這大牛拋著媚眼,隨手摘下一片蘆葦的葉子吹起了小曲,引得大牛對著他嘿嘿的傻笑,遠處那些穿軍裝的也看了過來。 夢玉吹著曲子站起來開始翩翩起舞,大牛在一邊看得目瞪口呆,越靠越近。夢玉貼著他的身體才做了一個彎腰的動作,他就開始吞嚥起口水來,也就在這時候大牛發現那些軍士有的也湊過來看熱鬧了。 突然圍觀的有人鼓起掌來。 「好。這位小哥跳得真好。」 夢玉瞪了一眼那些不請自來的人,他跳舞可是為了給那個粗人看的,這些人一鼓掌壞了他的興致,他還不跳了呢。 夢玉停下來,走到了大牛身邊拉他一起轉過了身,而後小聲對他說。 「把這裡讓給他們,我們走吧,路上我接著跳給你看,就給你一人看。」 一聽這話給大牛美的,沒一刻就整理好了東西,夢玉拉著挑子的一端他們這就準備要走了。 第10章 愛上一個粗人 第十章: 兩個人高高興興的一起站起來,準備穿過高高的蘆葦走出去,走到蘆葦叢中間的時候對面走過幾個人來,兩個人和那些人本來只是擦肩而過,兩方的人都已經走出很遠了,突然那些人其中的一個返了回來,走到他們身邊一抬手托起了夢玉的下巴。 「嘖嘖,荒郊野地沒想到還能遇到這樣的美人。」 這種場面夢玉見得多了,知道是遇到了喜好男色的色男人,而這種人如何應付夢玉也有經驗,大不了就是逢場作戲,想法子把人打發了就沒事了。倒是一邊的大牛受不了了。 夢玉笑著躲開那只毛毛手,才想應付一下,沒想到大牛一把把他拉到了身後。自己擋在了他和那人中間。 「你想做什麼?」 「我想讓這個小美人陪陪我們兄弟,你讓開。」 「不讓。」 「小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乖乖讓開一邊呆上幾個時辰我們兄弟不會難為你,要是你不實像,那就休怪我們動手了。」 「說不讓就不讓,你們打我,罵我,我都可以不還手的,可是你們想欺負夢玉就是不成。」 大牛有著粗人的堅持和倔強。想是他們在這裡僵持了太久了,那個人的同伴也返了回來,夢玉一看不下十幾個人,他很怕大牛吃虧,於是在後面拉了拉大牛的衣服。 「大牛,別說了,我去陪陪他們就是了。」 大牛圓睜著眼睛回頭看他,沉著臉問道。 「你想去陪他們嗎?」 夢玉看著那純真的眼神想撒謊的話都說不出口了。 他想去應酬男人嗎?不想,一點也不想,可是情勢所迫他不去成嗎? 夢玉含淚的雙眼看向那粗人。 大牛又開始慌了手腳的抬起手猶豫一下又放下了。 「你別哭,我不是凶你的,你不要怕,有我呢,我說過要保護你的,我不會讓這些人欺負你的,不怕,你別哭沒事的。」 夢玉把臉埋進了大牛懷裡,他決定就為了大牛這些話,那些人他不應付了,哪怕最後陪大牛一起被打一頓他也認了。那些人真要強迫他就範的話,他就以死明志也不能對不起大牛這份心。死也死過一次了,也就不怕了,能和大牛死一起也好。 夢玉踮起腳尖在大牛的唇上親了一下,大牛一時間愣住了,這時候旁邊一隻大手伸過來就要拉夢玉過去。大牛這才緩過神來。 緩過神來的大牛反映一點也不慢,他一隻手把夢玉拉到身後保護起來,另一隻手把旁邊伸來的狼爪搪開了。 十幾個壯漢把他們圍在了中間,夢玉嚇的閉上了眼睛手裡牢牢地抓住了大牛的衣角。 很快四周響起了哀號聲,夢玉嚇的開始流眼淚了,不到一刻四周安靜下來,有什麼東西摸上了他的臉,夢玉嚇的後退幾步把臉上的東西大力推開,大喊一聲。 「不要。」 而後就聽一邊響起了大牛心痛的聲音。 「怎麼我用衣服給你擦眼淚也會弄痛你的?真的很痛嗎?那到下個市鎮我買一塊軟帕子專門給你擦臉好不好?」 聽到大牛憨厚的聲音,夢玉不可置信的張開了眼,並立即驚呆了。那些試圖圍攻他們的人都躺在地上沒動靜了。 夢玉顫抖著手指指向地上的人。 「你做的?」 「嗯。」 大牛點了點頭。 「他們死了?」 「沒。我只是把他們打昏了。」 「打昏了,那還不快走?」 夢玉走過去拉起大牛就要跑,大牛不忘擔上那條扁擔,跑出不遠看夢玉開始流汗就停下來讓他坐進了筐裡,一條扁擔擔這兩個大籮筐,大牛照樣走的健步如飛。 夢玉只想在那些瘟神醒來前離開是非之地,大牛卻單純的以為夢玉不喜歡那些人,想離得越遠越好。 第十一章: 事情就是那樣越不想見到什麼人,越是很快的見到那個人。大牛挑著夢玉走出了幾里的路,在半路上竟然又遇到了河邊見過的那幾個官兵和一輛一看就知道是承載女眷的馬車。 大牛自覺遇到了熟人追上他們的時候特意和他們打招呼。 「真巧,又碰面了。」 看到大牛他們那些人明顯的一愣,其中一個驚呼了出來。 「你們還活著?」 話已經出口那人才覺得不對,可是話已經收不回來了,他連忙用手摀住了自己的嘴巴。倒是夢玉從中看出了端詳,哪些壞人圍攻他們的時候,這些人看到了,可是沒有上來幫忙而是動身遠離了那裡。 「聽這個兵爺的意思我們該死在那些人手裡才對嗎?」 夢玉瞪了那人一眼,看人有難不幫忙就算了還說風涼話。 那人尷尬的撓了撓鼻子沒敢搭腔。這時候坐在馬車後面放哨的小兵喊了起來。 「統領那些人追來了。」 馬車前面一看就知道是這些人的頭的那個魁梧的大漢轉回馬看了看。 「分成兩隊一隊帶小姐先走,一隊隨我斷後。」 那些人看上去很緊張,夢玉不名所以的問大牛。 「大牛,你看到什麼東西了嗎?」 「後面有15個人騎馬過來了。」 「我什麼也沒看到阿。」 夢玉坐在筐裡視線很低,再加上眼前有沙巾擋著,等他看到後面過來的人的時候那些人已經到了近前了,才看到眼前來的人,夢玉就嚇白了臉。 真是越是躲誰越是見到誰,過來的那些人就是在河邊和大牛打起來的那些人,夢玉現在也沒弄明白那些人是怎麼昏倒的,他只知道人家10幾個人,他家大牛那粗人一個人要吃虧的。稱這那些人和他們中間還隔著那些官兵,夢玉壓低了聲音對大牛說。 「大牛快走,那些人怕是上來找我們後賬的,稱這有人擋,我們快走吧。」 可是誰想到,聽到夢玉的話大牛沒逃跑而是放下了肩上的扁擔。 「不怕,有我,大不了再把他們打昏一次。」 「大牛,大牛」 在夢玉的喊叫聲中,大牛挽了挽袖子竟自穿過那些官兵站到了兩方人馬中間。 「想報仇嗎?下來打過,不要傷到這些馬。」 「你你……你到底是誰?」 那些人為首的那個驚恐的問道。 「我叫李大牛。」 「公子既然不想實名相告,我們這些手下敗將也不便再問了,我們自知不是你的對手,這筆買賣我們也不做了,不過還是要提醒公子要想保住這些人也不是那麼容易的,除了我們還有幾方人馬在追,後會有期,兄弟們走」 這些人掉轉馬頭說走就走了,倒是讓別人莫名其妙。大牛摸了摸腦袋。 「我就叫李大牛阿,我保什麼人阿?阿,夢玉。」 大牛連忙跑回去蹲到了坐著夢玉的竹筐邊上,當時的夢玉緊張的用雙手緊抓住框邊,手被筐邊外露的竹條割破了都無感覺,看到大牛完整無缺的回來了,夢玉整個身體撲上去雙手摟住了大牛的脖子。 「大牛,你個傻瓜,沒看人家都跑了,就你逞英雄,你要真有個萬一你讓我怎麼辦阿?」 夢玉氣急的用雙手捶打著大牛的後背,大牛雙手摟住夢玉阡細的腰穩住他身體的同時用自己的手測量這那阡細的腰,真細,自己雙手一掐可以握住的。同時也在心中告訴自己這個纖細的人自己不細心著對待可不成阿。 第12章 愛上一個粗人 第十二章: 夢玉的捶打對大牛來說就像是按摩一樣的輕柔,他知道夢玉是擔心他的,心裡那個美,挨著打還嘿嘿的傻笑。 一對小情人正在親親我我的時候偏有那不實相的聲音響起來。 「咳……。那個,請問大俠如何稱呼?」 那人連著問了幾聲,大牛都沒反應過來人家是叫他的。倒是夢玉很不開心的抬起頭來瞪著那個說話的人,真是討厭,沒看到別人正在溫存呢嗎?而且早前看到他們被圍攻都沒人上來幫忙,怎麼著,看著這粗人以一擋十的之後連態度都變得卑躬屈膝的了,一看就知道沒安好心眼。 「剛才沒聽他說嗎?他叫李大牛,大牛我們走吧,天就要晚了,我們還要去前面找地方投宿呢。」 「奧。」 大牛站起來挑上擔子就要走了,突然那個統領伸手拉住了扁擔的一頭。 「等等,請問英雄可是本國人?」 大牛傻乎乎的點了點頭。 「您可曾想過為國效力。」 大牛又點點頭。 「那您可曾聽過飛虎將軍。」 這次大牛點頭點的更加賣力了。而這時候那個統領已經開始眼睛發光了。 「那麼不知可否邀請英雄去飛虎軍大營一敘?」 「好啊。」 大牛那叫一個激動,沒遇到夢玉之前他就想去當兵的,在家鄉的時候他聽說本國和玄武國邊境發生了戰爭正在徵兵就動身想過去,誰知道半路上沒了盤纏,他師父給他的錢又說不到萬不得已不得花用,他這才去清南苑幫工的。這一次沒想到回鄉路上遇到軍營的人。 「大牛!」 夢玉那叫一個氣,人家挖好了陷阱等著這粗人往下跳,他就真的跳了,還那麼積極答應和人家走,他就沒想到他跟著去了自己怎麼辦? 聽到夢玉氣急敗壞的聲音,大牛才想起自己現在不是一個人了。 「沒關係,這個小哥可以一起過去,我們幾個只要把小姐送回京去不會耽誤太久既刻就要趕回大營去,剛才那些人就是玄武國派來的,實不相瞞剛才車上坐的就是飛虎將軍的獨生愛女,現在玄武國派了很多人想抓她回去陣前要挾將軍就範。我們一路上折了幾個兄弟,幸好小姐無事,如果英雄幫我們完成這次任務,那麼和我們回營秉明瞭將軍就是大功一件阿。」 「這個倒不是功不功的?」 大牛緊張的錯著手指,一眼一眼的看向夢玉,好男兒保家衛國志在四方,無奈溫柔鄉也捨不下。 「你很想去嗎?」 夢玉不甘願的問道。 大牛點了點頭。 「你就去啦。」 「那你呢?戰場可不是你們去的地方。」 「我們?你拿我當女人阿?」 夢玉從筐裡跳出來,一把拉住那粗人的衣領子,警告道。 「不准反抗阿。」 看大牛點點頭,夢玉腳下一拌,手肘向上一抬,身體向前一靠,撲通一聲巨響,大牛山似的身體被放倒在了地上。要知道夢玉從小練身段的,簡單的手腳功夫還是有的,多數情況被他用來對付酒鬼,現在加一個不還手的大牛。 大牛躺在地上圓睜著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夢玉,心想自己剛才多虧沒說那裡不是女人去的地方,才那麼一句小貓就發威了,夢玉原來也會功夫的,他這才想起,他的夢玉也是個男人阿,仰視這樣的他還挺有氣勢的呢。 「這下我可以跟你一起去了吧。」 「我去打仗,你去做什麼?」 「你做什麼我做什麼,你別想撇下我。」 第13-15章 愛上一個粗人 第十三章: 就這樣不甘不願的夢玉隨著那傻乎乎的大牛踏上了從軍的道路,在前面他們追上了那個小姐的馬車,那些人在前面的鎮子裡還給他們買了一匹馬。 當晚住宿的的時候13個人只要了四間房,四個男人一間,小姐一間還要抽調2個人值夜,本來大牛以為那些人是路費緊張,他自己是很想和夢玉獨處的,住店的時候他提議要和夢玉住一間房費自己付,可是被那個統領攔住了,說住一起可以多一個照應。倒是夢玉覺得不是那麼回事。 進了房,大牛說出門去給他打水洗手,和他們同屋的一個小兵立即說自己也打水跟著他身後出去了。為了證明自己的猜測,夢玉假意向門口走,果然他才到門口剛才還在床邊坐著的那個兵士站了起來,夢玉停下來,回頭瞪了那個小兵一眼,那人把眼光錯開了,這下夢玉可以確定那些人這樣分派房子是怕他們跑了,和他們同住的這兩個怕也是領了命令要看住他們的。 等著大牛回來,在兩個人的注視下,夢玉連一個單獨和大牛說話的機會也沒有。晚上躺在床上,大牛讓他在最左邊把他和另兩個人隔開了自己睡在中間。 夢玉氣他隨便答應和別人走去當什麼兵,大牛伸手過來想摟著他被他躲開了,大牛很委屈的躺平了身體,不一會兒就打起了小呼嚕,夢玉越想越氣,伸手過去在他大腿上擰了一下,他這裡心事重重,他這樣就睡了嗎? 大牛醒來轉頭看了一眼,看著夢玉那燃著怒火的眼睛還示好的笑了笑,夢玉挑釁的在他的注視下伸手過去又擰了他一下。本想看大牛的反映的,誰知道那粗人皮糙肉厚一點感覺也沒有。讓他覺得無趣,他也知道事情不說明白了,那粗人怕是連自己錯在哪裡都不知道呢。 夢玉就是不甘心阿。好好的晚上他本該躺在那粗人的臂彎裡做美夢,現在是在生悶氣。總要想個法子讓那粗人知道自己錯了才成。夢玉看著黑暗中那粗人精亮的眼睛,計上心來。 夢玉一隻小手慢慢摸到了那粗人的胯下,隔著褲子開始搓揉他那男性的象徵,大牛開始吐嚥口水了,並且很小心的不發出太大的聲響,夢玉始終注意著手下的反映,粗人的男物已經在他手下變得又粗又硬了,可是隔著褲子觸感總不那麼真切。 夢玉把手上移去拉他的褲帶,大牛把他的手按在了腰間。夢玉看看左右,大牛右邊那兩個已經睡了,於是他稍稍抬起上身親了大牛臉頰一下,大牛雙手伸過來要摟住他的身體,夢玉成機會把大牛褲子拉了下來,小手握住了他的硬挺,細嫩的手指在大牛的男物上滑動著,搓揉著,大牛的鼻息越來越重了,可是礙於身邊睡著外人又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響,忍道無法忍的時候,大牛側身緊緊的抱住了夢玉,把他的身體緊貼在自己的慾望上,一個哆嗦發洩而出。 事後他才想起這樣做,自己的東西不就蹭到夢玉身上了?大牛看向夢玉的眼神很是愧疚,夢玉卻毫不在意,把頭埋進他懷裡找個舒服位置睡下了,而這一下卻換大牛一夜睡不著了。第二天,外面有人來叫他們上路了,同屋那兩個小兵已經開了門大牛還摟著夢玉蓋著薄被不起來。別人再三催促,大牛才結巴的回一句。 「你們先出去吧,我們換了衣服就出去。」 男人換衣服想來沒什麼要迴避的,所以外面站的人就在門口看著也沒給他們關門的意思。夢玉在催促聲中張開眼就看到了那粗人鱉紅的臉就知道他在害羞了,伸手摸過去,那粗人褲子還沒提上呢。 夢玉笑了,把自己被子掀開一點下了床輕柔的開始整理衣服,倒是門口看的那些小兵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連滿把門帶上了。看門關了,夢玉對大牛說道。 「大牛起來了。」 大牛跳下床連忙的提上褲子穿好衣服,而後抬頭看去。 「你。對不起對不起。」 就看夢玉衣服上一片精液的痕跡,好好的衣服都花了。大牛滿轉身從包裹了給夢玉找換洗衣物,愧疚與自己讓夢玉丟人了。 「怕什麼?沒什麼見不得人的,對誰我都敢說你是我男人,誰讓他們不讓我們單獨開房的,該道歉的是他們才對。」 愛上一個粗人 第十四章: 一路上夢玉有意無意的勾引那個粗人,同乘一匹馬故意用自己的屁股去摩擦那粗人胯下之物。轉頭和他說話的時候故意用嘴唇刷過他的臉頰,總之連這幾天大牛的臉上的紫紅色就沒下去過,慾火上升阿。 吃飯走路身邊都有外人,急著趕路有幾天露宿荒郊,可憐的大牛美人在懷,礙於身邊有人卻什麼也做不得。 這一晚終於可以投宿客棧,那些人經上次一次終於有良心的讓他們兩人住一間了,吃飯的時候就看那粗人在那裡狼吞虎嚥,一邊吃一邊用眼睛盯著夢玉的小臉看,夢玉明知道那粗人的目的卻故意細嚼慢咽,吃完飯還和那些小兵在大廳哈拉半天就是不看大牛企盼的眼光。 就看那大牛不停的變換雙腿交叉的位置,不停的喝水。夢玉低頭看去,就看到他跨間鼓起的那塊,想要想的太明顯了吧?他也托了一個時辰了,看看差不多了,夢玉站了起來。 「我要回去休息了,大家慢慢聊,大牛回去了。」 大牛興奮的站起來差一點掀翻了桌子,就看他雙手摀住挺起的胯下,張著嘴跟著夢玉向後面走,才進房關了門,大牛就從後面抱住了夢玉的身體,用跨下在他身上摩擦起來,他想要,想的眼睛都要綠了。 「沒出息,先說正經的,你沒發現他們在監視我們,怕我們半路跑了。」 「沒。」 大牛開始啃咬夢玉的脖子了。 「我看那些人未必按什麼好心眼的,你不要傻傻的人家說什麼你都要信。」 「到了軍營就好了。」 「是啊,幾十人住在一個帳篷裡你我想睡隔壁都難了。」 「阿。」 大牛這才想起從軍的不便之處,整天看著夢玉才幾天他就鱉成這樣了,進了軍營幾年摸不到夢玉還不憋出病來。 「我勸你哦,要不早早打發了從軍的念頭,要不稱那當官的還用得到你早早把條件談好了,進了軍營單給我們一個住處,要不從軍五年你慢慢忍吧。」 「我去說,我明天就去說。」 大牛的一隻手已經摸進了夢玉的衣服裡,一隻手拉開了自己的褲子,拉扯拉扯,可惜的是他還是不知道自己胯下那東西是要進去夢玉哪裡自己才可以疏解這分慾望。 夢玉深知那粗人憋了幾天了,怕不是一兩次的歡愛可以滿足的了,而明日還要趕路,為了不掃他的性,也不傷到自己的身體,夢玉讓大牛躺在了床上,衣衫半退另有一番風情的夢玉在大牛驚訝的眼光下,來到他的胯下用嘴含住了大牛胯下的硬物。 大牛緊張的把雙手按在夢玉頭上,又不敢用力,就覺得夢玉靈巧的小舌頭在自己男物頂端畫著圈圈,那雙小手在底部按壓這搓揉著直讓他直達頂端,發洩出一次不成,看到夢玉抬頭擦拭嘴角所粘的他的精華,他那裡立即又開始挺立。夢玉只是笑笑低下頭去用口舌又幫他解決一次,似乎是覺得差不多了。夢玉解開衣服才要把身體靠進大牛懷裡,突然發覺眼前的大牛變成雙影了,他開始懷疑自己頭低得太久發暈了。 「大牛我頭好暈。」 才說完話,夢玉就倒進了床裡,身體沾到床了,夢玉才想起這感覺很像他們那裡對付不聽話的小官,妓女用的迷藥,他是沒吃過,可是卻看院媽媽用過的。頭霧濛濛的,有感覺可就是動不了身體。 「大牛迷藥。」 夢玉閉上眼前唯一不放心還是那粗人。 大牛低頭想看看夢玉怎麼了,突然也覺得頭暈,說起來這樣的虧他吃過幾次了,雖說沒損失什麼,也算有經驗了。基於經驗他決定裝暈,他知道下藥的人下一步還有動作的。 可愛的大牛裝暈不忘把夢玉摟在懷裡,迷藥對他無效的,他師父說讓他分辨食物中的藥味憑他那粗枝大葉不挑食味覺不太可能,於是從小就讓他吃一些奇怪的迷藥毒藥讓他產生抗體,以後吃到迷藥頭暈一下示警,那藥力也就過了,吃到毒藥肚子痛一下上個茅廁也就沒事了。 愛上一個粗人 第十五章: 懷抱美人的大牛開始還在裝昏迷,可是那些下藥的卻遲遲沒有動靜,2個時辰後他實在頂不住就開始打起了瞌睡,有人摸進來的時候他是知道的,可是看那些人沒動武器也就沒動靜的等人家動作。 一個人試圖拉撤他放在枕頭下的包裹,大牛頭下用力那人和包裹拉扯很久也沒把包裹拉出來,那人還罵了一句。 「這挑夫還真重。」 大牛摟住夢玉的手又收緊了些。有人打亮了火石,不知道誰說了一句。 「這個小的張的真是不錯,可以賣個好價錢。」 一隻手帶著風動,摸向了夢玉細滑的臉蛋,只差一指那隻手被大牛伸來的手抓住了。 「咱們的手都太粗糙了,會把他的臉皮磨破的。」 「你。」 有人沒被迷藥放倒讓那些人一驚,房內3個人都抽出了兵器準備動手,可刀劍才出鞘還沒弄清楚怎麼回事,武器就出了手,到了大牛手上,大牛一甩手三把兵器深深的埋進了牆裡。 「夢玉怕這個,怕見血,你們要做什麼能不能明說阿?」 大牛摸了摸後腦勺,半天了這些人不找財物倒像是找人的。倒把他弄糊塗了。 黑暗中看不見的,可想來那些人怕是臉色已經嚇白了,看著黑暗中那粗人精亮的眼睛知道是遇到了高手了,三個人快速的閃出了門,吹出一聲長長的哨音,就看黑暗中十幾個黑影抬著一個人跑向了門口的方向。 大牛走到客房門前,站在門口,摸著後腦勺還是想不明白發生了什麼,就看隔壁房間那個統領跌跌撞撞的追了過來。他看到大牛愣了一下。 「你,現在只有你了,他們把小姐綁走了,快幫忙救人。」 大牛這才想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他想去救人,可是又捨不得房裡的夢玉。 大牛想了想,匆匆回房給夢玉拉好衣服,把房裡放的兩個大筐裡面的東西倒了出來,把夢玉放在其中一個筐子裡,這才挑著扁擔追了出去。 那統領看他耽誤太多時間了,看樣子對他可以把人救回來已經不抱希望了,他派人通知了本地的官府,才想封鎖城門,當一堆官兵追到了城門口的時候,就看到城門已經打開了,守城的士兵也已經死去多時了,那個統領當時就面如死灰,軍令如山,他這次沒有完成將軍交辦的軍命難逃軍法處置。 就在一堆人都等著這個早沒主意的統領下命令追還是不追的時候,就看到大牛那粗人挑著扁擔過來了。走到人前,大牛放下扁擔,先是走到了左邊看了看搖了搖頭,而後走到右邊蹲在了筐邊,拖著腮幫子,圓睜著眼睛盯著筐裡的人看,早晨足足的陽光照到了筐裡坐的夢玉身上,夢玉怕熱的向沒光的地方躲著,大牛看了看,把外衣脫下來給他作了遮陽篷。 一個離著很近的小兵很好奇,筐子裡放了什麼,走到右邊看了看,原來是那個粗人的寶貝小人,那左邊呢? 「統領,是小姐。」 沒人知道大牛怎麼辦到的,總之大牛一個人把小姐救回來了。 大家都以為大牛立此大功,以後一定可以得到將軍重獎,可是誰知道。 經此一件事他們不敢投宿,日夜兼程回到了京裡,那個統領安排大牛他們住下,自己去軍部轉交將軍的手信,回來也沒說什麼,第二日就帶著他們要返回軍營,倒是閒下來時,那統領手下的人和大牛和夢玉熟悉了和他們說,將軍府的人和軍部的人都給了賞錢,可是統領隻字沒提別人的功勞的,把功績都攬到自己身上了。 這樣的事情夢玉比大牛明白的多,他知道跟著這樣的上司很難有出頭的日子,於是勸大牛不如自己找軍隊去,可是大牛說那統領已經答應單獨給夢玉一個帳篷了,自己參軍就沒有了這樣的便利。 夢玉想不明白這粗人為什麼死了心的要去參軍,為此又和大牛生了幾天的脾氣,可是粗人打定了主意也很固執的 第16-17章 愛上一個粗人 第十六章: 大牛如願的當兵了就在那個統領手下,那個統領也以言給夢玉安排了一個單獨的帳篷。 可是夢玉看著那勉強稱之為帳篷的東西,薄薄的一層可以透光旁邊就是伙房的帳篷,不知道是大牛提的條件,還是什麼,那個統領讓他跟進軍營沒做那無刀動劍的,而是把他安排到了將軍小灶這裡幫廚,工作還算輕鬆,吃得也比其他小兵好了,就是住的地方諸多的不便。 夢玉開始後悔來軍營的路上不該和那粗人生氣,不讓他近身的,現在可是連同床的機會都難找了。 這一天,很晚了,夢玉本已經睡下了,突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有什麼在盯著他看,他小心張開眼睛,就看到黑暗中兩點亮光,他嚇得才想喊叫,就被人摀住了嘴巴。 「是我拉。」 「大牛,你做什麼?」 夢玉點亮了燈看著他,大牛緊張的低頭開始臉紅,連脖子都變成了紫紅色。 「我想,我想……。」 夢玉靠上去摟住了那粗人的肩膀。 「想要了是不是?就知道你忍不住幾天的。」 夢玉主動吻上了大牛的嘴唇,大牛猴急的開始拉扯夢玉的衣服,燭光下兩個人的身影慢慢倒了下去。 「嗖!」 突然又吹口哨的聲音,大牛嚇的坐起來,就看到夢玉帳篷外面圍了一圈人,在等著看什麼。夢玉氣的要崩潰了,單獨的帳篷?也就那個粗人會相信了。 「滾,都給我滾。」 夢玉可不想做給別人看的,外面圍的一圈人在夢玉的喊叫聲中散開了,倒是大牛沒看過夢玉這樣氣的樣子,一時愣住了。夢玉照著他胸口就是一腳,直接把他踢出了帳子。 「你這個笨蛋也給我滾,氣死我了,都是你非要當什麼兵阿。」 大牛好不捨,好委屈的走回了自己的住處,也許是憋得太久真的出毛病了,大牛慢慢的開始持續的發呆犯錯誤。 這一天上戰場,那個統領仗著手下有個好用的大牛,在將軍面前請命作先鋒軍,大牛在這場戰役中一邊和敵人對持一邊想著這軍營裡哪裡可以讓他和夢玉獨處的,打仗打的有點走神,這時候那個統領叫了他幾聲他也沒聽到,等他聽到了,那個統領已經被打下馬來掛了彩了。多虧大牛武藝高強,衝破人牆把那統領救了回去。 「阿。」 那統領正被軍醫縫合這傷口,怎麼都覺得今天不該失守的。 「大牛剛才你想什麼阿?」 「想哪裡可以和夢玉單獨呆著,想了半天好像沒有阿。」 「你,我放你和夢玉兩天假,你們出軍營隨便找個地方好不好。」 「好,謝謝統領,我們現在就去。」 大牛幾乎用沖的,找到夢玉拉一匹馬就走,那個統領似乎和門崗打了招呼,他們一路跑了出去。 「大牛我們去哪裡阿。」 「哪裡都好。」 兩軍對站的地方方圓幾里荒無人煙,荒蕪的地方唯一的好處就是雜草長的高又密。 才來到無人的地方,大牛也顧不得情趣什麼了,抱著夢玉從馬背上飛身下來,把外套脫下來鋪在下面,脫衣服脫衣服,一會兒就脫了一個精光,大牛的速度快的夢玉都看呆了。 「你倒是很有精神阿。」 夢玉看了看大牛胯下那個挺直的東西,他說剛才屁股後面什麼硬硬的東西頂著他呢,原來是那個阿,看樣子他硬了有一個時辰了。在夢玉的注視下,大牛才想起,自己還沒爭得夢玉的同意,自己直接上不是有點強迫的意思?而且不是該夢玉同意了,才脫衣服的,他這個是不是程序錯了? 大牛作勢要把褲子提上,被夢玉拉住了。 「我來吧。」 大牛以為夢玉要幫他穿褲子,那不就是拒絕的意思了,他的眼光立即黯淡下來,可是接下來的發展卻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夢玉一隻小手直接伸進他的褲子握住了他胯下那個挺立的男物。 夢玉靠到他懷裡,附到他耳邊輕柔的抱怨了一句。 「粗人除了這個你就不會想點別的?」 愛上一個粗人 第十七章: 「會,想你。」 「笨蛋那還不一樣?」 夢玉嘴裡罵著,心裡可是很喜歡那粗人那樣說的,從行動就可以看出來,他主動退去了自己的衣服,輕輕一推那個粗人的胸口。 「你躺下面。」 大牛呆愣愣的躺下了,夢玉親上他的脖子,他那雙大手好想摸上夢玉光滑的身子,可是抬起來看了看又放下了,他的手太粗了會把那細皮嫩肉劃破的。 「嗯。」 夢玉的小嘴已經移到下面含住了他胯下那根東西,隨著夢玉舌頭的挑動,一陣陣的蘇麻開始遍佈全身。 「夢玉我要。」 大牛好想抱抱他,然後進入他的身體,他可是想念死了那個感覺,可惜他自己又不知道是要插進哪裡的,只能等夢玉主動。 夢玉扁扁嘴巴。 「活該。」 他說是這樣說啦,可還是用嘴巴讓那粗人釋放了一次,而後他把大牛射出來的體液塗擦到了自己的後庭,想讓那粗人有情趣,不如自己動手還快得多。 「閉上眼。」 大白天又是這樣的體位什麼都可以看得清楚,可是他還不想讓那粗人太瞭解他的身體了。主動權在自己手裡才好掌握這個粗人。 大牛聽話的閉上眼睛。就感覺,夢玉把他的硬挺扶了起來,一個又熱又緊的東西慢慢下壓包住了他的硬挺。夢玉的身體也趴到了他懷裡,頭枕在了他的肩窩上。大牛依照本能向這夢玉那緊吸的身體裡挺動著。 摟緊懷中的小玉人,抽插著,發洩了一次又一次。 「夠了,夠了,大牛,不要了,嗯啊。」 夢玉姣吟的小聲抗議大牛早已經充耳不聞了,由著夢玉在激情中在他的肩胛和耳邊啃咬。 「乎。」 夢玉仰望天空身下墊著那粗人,真沒想到有人體力好到可以做愛做一天一宿的,他的下半身已經沒有知覺了。耳邊想起那粗人一遍又一遍的道歉聲,不知為什麼,夢玉心裡好滿足。 「對不起,對不起。」 「你是個粗人,是個野獸。」 夢玉罵著大牛乖乖的低頭聽著,兩天假期他們做過去一天,第二天他們什麼也沒做就那樣相互依偎著,擁抱著,輕吻著。幸福不過如此。 兩天過去了兩個人手拉手回了軍營,慢慢軍旅生活怎麼過啊,夢玉還在鬱悶這個問題就讓他發現了一個恩愛的好地方。 將軍的睡帳,沒錯,就是那裡,將軍的睡帳最厚實裡面的動靜外面看不到,白日將軍在另一個帳篷裡和各個統領參軍什麼的商討作戰方案什麼的,只有晚上睡覺才回自己的軍帳。所以那裡也是利用率最低的帳篷。守衛雖嚴可是難不到大牛,他總有法子抱著夢玉偷溜進去,於是那裡成了夢玉和大牛恩愛的秘密天地。 這一天和往常一樣,在夢玉的指引和勾引下,兩個人剛剛漸入佳境,突然帳外一陣混亂,幾個人抬著一人過來了,他們想出去已經來不及了,只好找地方先躲了起來。 從外面的談話中他們知道將軍前線監戰中了冷箭。前半夜前有人進進出出的,後半夜才沒人,夢玉和大牛才想溜出去突然又有人影閃進來。可是情況顯然有點不對,那人手裡拿著一把出鞘的大刀,來到將軍床前舉起手裡的刀作勢要砍。 「住手。」 大牛一聲暴喊,衝了上去,他雖然只是一個小兵進來這麼久了也沒見過將軍幾面,可是將軍可是他的偶像,怎麼可以讓肖小暗算了去。 一個東西打過去撞偏了刀鋒,大牛把自己身下的鎧甲扔過去了,不要問他恩愛的時候怎麼穿著鎧甲來了,他不是猴急嗎。才下了戰場沒來得及脫就趕著約會來了。 鎧甲擊落了大刀落地的一聲巨響,引來了外面的守衛,可是這個刺客當時已經離著將軍很近了自然不肯那樣收手,他從懷中摸出一把匕首,向著將軍刺去,大牛手及眼快握住了那人的手腕。那人在力量上和大牛較量了一會自知遇到對手了,他轉身和大牛對了一掌,退開幾步轉身向著帳外跑去。將軍從剛才就醒了看著這一切,覺得有點不可思議的樣子。 大牛看人跑了,轉頭看著夢玉,不確定要不要追。這裡似乎很危險,把夢玉一人留在這裡他不放心。 夢玉瞪著他。 「笨蛋快去追阿。」 這種時候他們為什麼在將軍帳子裡就解釋不清楚,看刺客跑了不去追怕會被當成同夥了。抓到了還好解釋一點。 第18章 愛上一個粗人 第十八章: 大牛救了將軍,抓到了刺客可以說是大功一件,將軍審問了刺客才招待他們,將軍也很奇怪,自己軍中有這樣的高手怎麼會沒人告訴他。接下來的事情讓將軍更奇怪。他的第一個問題。 「你們為什麼會在我的睡帳裡面?」 就看到那個武林高手緊張什麼似的,臉變成了紫紅色,連脖子都變紅了。不敢說話只是一眼一眼看著身邊那個瘦弱的小孩。 那小孩更是讓將軍奇怪,那孩子漂亮的不像話,從外表竟看不出男女來。按說這樣的一個人在軍中也會引起騷動才對。 「因為只有這裡不會被人看到。」 「這話怎麼說。」 夢玉委屈的把事情起因經過娓娓道來。最後總結。 「還不是被那個統領騙了,只有這個粗人才會信他的鬼話。」 說起這事夢玉就生氣,狠狠的踩住了那個粗人的腳。 大牛低頭看了看,白嫩嫩的一隻小腳踩在自己腳上,夢玉的鞋子剛才激情的時候不知道跑哪裡去了,剛才一亂也沒來得及找回來。 大牛看著那腳再看看自己的粗布軍鞋。被踩了半天憋出一句。 「那個夢玉你的腳不痛嗎?」 夢玉怒瞪他。 「我的鞋子好髒,好粗的,而且你腳下咯個東西也不舒服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