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館★

關於部落格
有BL的遊戲,圖片,文章,還有.........
不喜勿入~不知BL為何物者.........
也最好不要點進來~小魚不想害人走上不歸路><
  • 1572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地域男孩酷刑...sm.慎

Ip address : 61.223.13.144 , Browser : MS Explorer 6 , OS : Windows XP 慎!SM《地域男孩酷刑》 地獄男孩酷刑 之一,家教故事 龍一在報紙上看到一則誠征家教的廣告。『高三數理,時薪八百,限相關科系。』龍一是化學系大三的學生,於是他撥了電話過去。對方是個中年男子。 『你是化學系的,那應該沒問題吧。』 『當然。』 『不過我還是要當面確定,沒問題吧。』 『這是應該的。』 『不然就今天下午吧,下午五點,我告訴你地址。』 龍一很快地拿了紙筆抄下來。 我可以問你一個額外的問題嗎?』對方這樣說道。 『請說吧。』 『你的身高體重?』 龍一遲疑了一下,『一百八十公分,七十五公斤。』 『這樣說來你很壯囉。』 『還好啦,我是游泳校隊的。』 『真了不起。』對方笑道,『我知道你的特徵,才能叫管理員讓你進來。』 『沒關係。』 『那就五點見了,請不要遲到。』 『好的。』 掛上電話,龍一看了下手錶,現在才三點半。照這情形看來拿到家教應該是沒問題的。 龍一想著,然後到健身房做重量訓練。 五點正,龍一循著地址找到一棟十五層的高樓。 『哇,看來是個有錢人呢!』 龍一走了進去,不過並沒有管理員。 『奇怪了,應該有管理員的吧,大概是偷溜去睡覺了。』龍一這樣想著,走進電梯按下六樓。 來開門的是個莫約四十歲的男人,穿著一件白色短袖襯衫,和藍色的牛仔褲。他比龍一稍微矮一些,手臂粗的像是一根柱子,泛著時常做日光浴的光澤。 『請坐吧。』 男人請龍一坐在沙發上,然後到廚房倒了一杯水。 天氣實在太熱了,所以龍一立刻把水喝完。 男人在他對面坐了下來,仔細地打量著龍一。 『我覺得你很符合我的要求。』 龍一興奮地說道:『真的,那麼什麼時候開始上課呢?』 『別急,我先帶你去看看上課的地方。』 男人在前面領路,龍一跟著他進了一間房間,裏頭烏漆媽黑的。 『我來開燈。』男人把燈打開。 房間沒有窗戶,也沒有任何看起來像是書房的擺設。地上鋪著帆布,中央是一個類似手術臺的大床,周圍還有很多掛勾、繩索,以及許多古怪的玩意兒四處放著。 『這兒是上課的地方嗎?』 男人點點頭,『就是這兒。』然後把門關上。 『來吧,我們現在就開始上課了。』 『請你不要開玩笑了,我要走了。』 龍一走去把門打開。 男人在一邊面帶微笑地看著他。忽然他感到一陣暈眩,雙腿無力整個人跌在地板上。 『啊,啊。』男人將龍一扶起來,很快地剝開他的T恤和牛仔褲,留下那條白色緊繃的性感內褲。在藥物 的作用下,龍一雖然意志清醒,卻絲毫沒有反抗能力。男人不發一言地從牆上拿下一條粗繩子,將龍一雙手反縛,然後繞過他的鎖骨和脅下,撐出龍一訓練過的碩大胸肌和兩顆黝黑的乳頭。 綁好後男人一蹬龍一的膝後,讓他跌坐下來。男人用腳踩著躺在地上的龍一,感覺運動員肌肉的彈性,然後拿起一根小馬鞭,抽打著龍一胸膛及腹肌,並且用手揉捏著他右邊的乳頭,讓龍一在地上痛苦地打滾呻吟。『啊啊啊,啊,喔,啊啊,喔喔喔!!』 男人用腳踐踏著龍一的胸肌,讓他性格的臉龐在腳板的擠壓下變形。他像滾球一樣地讓龍一在他的腳下來回滾動著,拿起鞭子滑過他的臉上,然後用力地抽在他的六塊腹肌上頭,在用腳趾夾緊他的乳頭。『啊啊啊啊!!』龍一的身體因為痛苦不斷地翻覆,張大的嘴裏露出他健康潔白的牙齒。男人往下踩住龍一的腹部。在白色的內褲裏藏著龍一傲人的秘密。男人無情的踩了下去,來回搓揉著,龍一痛苦地夾起雙腿,嘴裏發出令人興奮不已的嚎叫,那是獵人正玩弄著獵物時的嚎叫,雖然痛苦,但又不至於無法忍受。在天花板上有一面鏡子,龍一從裏頭看見自己被這個男人玩弄的樣子,他看見自己張大嚎叫的嘴,緊皺男性化的眉頭,感到十分羞愧。 男人把鞭子的柄塞進龍一的嘴巴,繼續捏他的乳頭。龍一的乳頭就像兩顆大粒的葡萄乾般地紅腫發漲。在男人的揉躪下,龍一毫無反抗能力地呻吟著。『換個花樣吧。』男人說道,拿起更多的繩子繞過龍一的胸膛,在後方打了個總結,並且屈起他結實粗壯的雙腿,用繩子綁住了他的腳踝成交叉狀,龍一看起來就像在做某種瑜珈的動作。男人從旁邊腿,用繩子綁住了他的腳踝成交叉狀,龍一看起來就像在做某種瑜珈的動作。男人從旁邊拉來了一個掛勾穿過繩子,從後方把龍一給吊了起來。隨著煉條的上升,龍一的小腹因為繩子的收縮幾乎喘不過氣。 男人拍打著龍一結實的小腹,粗糙的手指不斷地下滑。『啊啊啊,啊啊!!啊!』男人伸進龍一單薄的內褲中,握住那縮成一團的生殖器來回揉捏著。龍一感到男人粗大的手正試著讓他也興奮起來,那石頭般的觸感帶給他前所未有的屈辱與疼痛。『啊啊啊,啊。』 男人不知從那拿來了一把剃刀,放在他的脖子上來回滑動著,冰冷的觸感通過他全身,龍一的臉十分不情願地別開。男人握著刀下滑,挑動著他的乳頭,那深褐色的小丘正在微微地發抖。刀子繼續下滑,來到他的胯下。龍一擔憂地看著旁邊的鏡子。男人拉開他的內褲,用刀子一把劃開,撕裂的布料落到地上。龍一的秘密終於無所遁形。男人興奮地搓弄那團肉球,龍一絕望地閉上了眼睛。龍一被放了下來,。男人稍微替他的四肢鬆綁,把他抬到另一張臺子上。龍一的雙手被綁在牆上,雙腳則騰空吊起分開,讓他毛髮濃密的私處在燈光下一覽無遺。 男人在龍一寬厚的胸膛上抹油,龍一面無表情地看著眼前的男人,他粗大的手正在自己身上恣意遊走,如獲至寶地握住那條軟趴趴的水管。『求求你放了我。』男人沾滿油的手指在龍一的私處來回穿梭,不過那話兒仍然軟軟的。『我會放了你,等到我拿到我需要的東西。』男人用手指刺進龍一的小穴。『啊啊啊!!不,啊,喔喔喔!!』『沒關係,很快就會硬起來的。』 男人拿起一根白蠟燭在龍一的胸膛上敲打著,然後塞進他的嘴中點燃。一會兒滾燙的蠟 油便滴溜在龍一的胸膛小腹,凝結成白色的塊體。『嗯嗯嗯,嗯。』龍一發出痛苦的悶哼。 男人又拿起一根沾滿油脂的陽物模型,頂進龍一的屁眼,右手則握住他的陽具來回搓弄著。 龍一感到屁眼一陣痛楚,一根巨大的棒狀物進入他的體內,從老二卻又不住地傳來酥麻的龍一從上方的鏡子一覽無遺自己興奮的表情,男人就在他的雙腿間,玩弄著那根二十公分的龐然大物。在男人熟練的愛撫技巧下,龍一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那是他跟任一個女人做愛或口交時都未得到過的。龍一的頭頹然地仰起,浸淫在無邊無盡的性愛中,偶爾男人用力地擠壓他的老二,讓他發出低沉的呻吟。男人的另一隻手正玩弄著他的乳頭,讓龍一更加興奮。男人的動作不斷地加快,龍一的老二已經發紅腫漲到了極點。龍一全身的肌肉緊繃顫抖著,牙齒緊緊地咬在一起。那白色的精液毫無預警地從他通紅的龜頭一波波地噴了出來,落在龍一結實平坦的小腹上,凝結成一潭潭半透明的湖水。滿油脂的陽物模型,頂進龍一的屁眼,右手則握住他的陽具來回搓弄著。男人放開龍一依然堅挺的陽具,得到解放的龍一無力地躺著大口喘息,結實的肌肉就像海浪一樣地搖晃起伏。 之二,工地故事 建民一大早就去上工。這次的工程非常簡單,是在高級住宅區的一個臥室裝璜,約一個禮拜的工作天,到現在已經將近完工了,所以工頭把剩下的未完成的細節全權交給建民負責。委託人是一個中年男子,莫約四十歲吧,比建民稍微高一點,身材非常的結實黝黑,好象是運動選手或是工人那一類的。當然如果他是一個工人,肯定住不起這麼昂貴的高級住宅,建民這樣想著。 他看過這個男人兩三次。他會站在一邊看著大夥兒工作。不過建民總覺得他注意自己較多,也常常和自己聊天。 『你今年幾歲啊?』 『再兩個月滿二十。』 『當過兵了?』 『退伍一年了。』 『交女朋友嗎?』 『交過兩個,不過都分手了。』 『上過床了?』 『當然。』 『你一定很厲害。』 『不是我自誇,她們都很滿意我在床上的表現,因為我的很大。』建民指指自己的下體。 男人看了一下,笑道:『我相信一定不小。』 這天工作十分順利,不到中午就已經可以收工了,建民思量著下午要去那裏玩玩才好,或許去看個電影吧,晚上工頭或許會請大家去喝酒。 『都完成了嗎?真謝謝你們。』男人從外頭走進來。 『請你檢查一下。』 男人開關著裝飾燈,四處檢查了一下,和建民一起走到客廳,倒了一杯水給建民。『你一定渴了吧,先坐一下,我進去算錢給你。』 建民坐在柔軟的沙發上,把冰涼的開水一口飲盡,用袖子擦拭額頭和脖子上的汗水。 過了五分鐘從另一個房間裏頭傳來男人的聲音。 『小弟,你進來一下。』『好。』建民起身走了進去。 房間裏頭的燈光十分昏暗,建民找不到男人在那裏。 『吳先生?』 『你過來這邊。』 建民循著聲音走去,看見一張手術臺子,地上鋪著塑膠布,周圍掛滿了繩索和掛勾,像極了他在日本A書曾經看到過的SM道具,那些人就是用這些東西把女人五花大綁,然後把一堆奇奇怪怪的道具塞進她的陰道或是屁眼。 『這些是?』建男不禁咽了一口口水。 『很奇怪吧。』 男人從陰暗處走出來,手裏拿了一把黑色的手槍。 『吳先生?』 『把衣服脫掉!』 建民楞了一下,『你在開玩笑吧,這樣太過分了。』 男人朝一邊的空瓶子開了一槍,玻璃立刻粉碎四散在地面,建民被突如其來的槍聲嚇得目瞪口呆。 『照做就不會有事。』 建民毫無意識地點點頭。 『現在脫掉你的衣服。』 建民脫下T恤,解開牛仔褲的扣子拉鏈,刷地一聲退到腳邊,然後是白色的小內褲,他全身赤裸地站在男人面前,雙手遮住自己的重要部位。男人仔細打量著建民精壯的身體,成束的肌肉充滿了年青的活力。他把一條白色內褲丟到建民腳邊。『穿上它。』建民把褲子撿了起來穿上,那是一條後開式的內褲,後頭露出他結實渾圓的臀部。 『坐到你後方的躺椅上。』 男人指指靠在牆壁邊的躺椅,建民依言坐了上去。 『然後把你的雙手雙腳分別銬住。』 建民先銬住雙腿,再銬住雙手,整個人木然地靠在躺椅上。 男人向他走來,用繩子把他銬住的四肢分別吊起來,又墊了個小枕在他的尾椎下方,讓他多毛的屁眼朝天綻放那鮮嫩的粉紅色。 男人從椅子下拿出一桶水和一根特大型的針筒,把針筒唧滿了水,稍微噴出一點在建民的身上。 『啊,啊,啊,啊。』 針筒在建民的肛門附近徘徊著,讓他的肌肉因緊張不住地收縮顫抖。男人把針筒塞進建民的屁眼裏,把水擠了進去。『啊啊,啊!』建民感到水流進體內,壓迫著直腸的痛苦而不住地發出呻吟。 男人又唧滿針筒,塞進建民的肛門,輕輕地旋轉著。建民無助地讓男人玩弄著,感覺著冰冷的水射在身上,及進入體內的異和感。男人用針筒敲拍著他結實的臀部,以及布料下的野獸,它已經縮成小小的一團。 建民痛苦地扭動身體,水在他體內積存著,幾乎要漲裂似地。男人又唧滿針筒,將水擠進建民體內,然後把筒子抽出來,撥弄著他肛門附近濕潤的陰毛,輕輕地拍打緊繃的肌肉。『啊啊!啊,啊啊!』 男人把將近兩公升的水注入建民體內。 建民男性化的額頭痛苦地緊皺,張大的嘴中露出潔白有力的牙齒,脖子後仰拉出肌肉的線條,胸肌和腹肌不住地起伏緊繃。 男人把建民下方的墊子拿走,一道水柱從他的屁眼噴了出來,建民在融合著快感及痛楚的排泄中發出低沉的呻吟,大口地喘息著,體內充滿了無法排解的滯塞感。 男人把建民的四肢解開,用槍對著他。『站起來。』 建民毫無反抗能力地任男人將他的雙腳銬住,雙手高舉用皮帶綁起來。男人撫摸著建民的身體,用力拍打他結實的腹肌。 『嗯!』 建民強忍著發出悶哼。男人粗糙的手指在他身上來回游走,使勁揉捏著建民黑色的乳頭,勾勒著他胸肌的形狀,又拍打建民的腹部。男人拿出一個連著鱷魚夾的鏈子,夾住建民兩顆黝黑高聳的乳頭,然後輕輕勾動鏈子,一陣酥麻的痛楚傳過建民全身。男人用皮鞭擊打著建民的小腹,他濃密的眉頭緊皺,頭來回擺動著。『啊,啊,啊,啊。』 男人拿起夾子一排夾住建民腋下及胸旁敏感的肌肉,讓他發出斷斷續續的哀嚎。男人輕輕地撥動著夾尾,建民立刻感到那輕微的痛苦,全身不住地顫抖,性格的臉也扭曲變形,前後擺動著。男人的手指像彈鋼琴般地滑過五色鮮豔的夾子,用手指刮著建民的腹肌。那片布料底下的陽物已經因痛楚完全失去它的驕傲,男人決定讓他重振威風。他手指沾上油脂,然後伸入內褲中握住建民的老二。那溫暖的肉塊已經縮成一團。男人愛撫著他敏感的龜頭,很快地建民便起了生理反應。男人上下搓弄著他的肉柱,窄小的內褲已經包裹不住,於是建民的陽具便挺了出來。 果然如他自誇的,是相當驚人的尺寸。男人很滿意地玩弄著。 『啊啊啊,啊啊!!』在男人的玩弄下,建民發出自己也難以相信的愉悅叫聲。 男人一面搓弄著建民,一面用鞭子抽打他的腹部,挑動他脅下的夾子,讓建民在痛楚中品嘗無上的歡愉快感。 『啊啊!啊,啊,喔喔,哦,嗯,啊啊。』 男人把鞭柄橫塞在建民的口中,讓他只能發出無力的悶哼。他放開建民的老二,看著它一半突出布料之外通紅顫抖著。男人割開單薄的內褲,讓建民的老二完全得到解放。男人把玩著建民昂然而立的指揮棒,上下搓弄著,直到它完全堅挺,滲出透明的液體。男人拿了一條細皮索,先從根部紮住,然後繞過兩棵高爾夫球般大的睪丸,在陰莖底部打了一個結。建民的陽具就像一把通紅的劍,充血因為繩結無法消退。男人拿了一塊圓形的磁鐵用繩子綁住,然後輕輕拉動著。建民的老二就像個彈簧一樣地彈跳著。男人又拿了兩個五百公克重的鐵塊,和磁鐵吸附在一起。『嗯嗯,喔,嗯。』 建民感到老二幾乎要斷掉似地,發出痛苦的悶哼。男人蹲在他腳邊,欣賞著這一幅老二健力的畫面,並且愛撫著建民結實的大腿肌肉,兩塊四頭肌像是山丘般地隆起。男人拍打著他的肌肉,發出清脆的聲響。男人非常滿意這個小工人的結實。男人拿出建民口中的鞭子,建民大口喘息著。男人用鞭柄拍打著夾子,然後用力擊落。『啊!啊!』建民發出痛苦的叫聲。 男人又抖動著那條鏈子,鱷魚夾嚙咬著建民黑色的乳頭,讓他痛不欲生。男人又朝建民的腹部抽了兩下,把剩下的夾子一一擊落。除去了所有的束縛後,男人讓建民的雙手依然高舉被縛,然後吊起他的雙腿,讓他的屁眼懸空。男人在建民的胸膛腹部抹上油脂,上了油後的肌肉在燈光下發出健康誘人的光澤,男人又將一根白色的蠟燭塞進建民嘴中點燃。『嗯嗯,嗯,嗯。』雖然建民不斷地向後仰起,但是蠟油仍不斷地滴在他的腹部及胸口,凝結成白色的固體。 男人跪在建民下方,拿起一根黑色的陽物,塞進他男性的禁地,來回搗弄著。建民為這前所未有的屈辱,發出痛苦的呻吟。男人觀察著建民緊皺的表情,把陽物更加推入。建民的陽具很快地變軟,但是仍然尺寸驚人。男人把蠟燭取出來,在建民身上滴灑。『啊啊,啊啊!啊啊,啊。』建民來回扭動著,因為蠟油的熱度哀嚎不已。男人握住他萎縮的陽具,在他有技巧的愛撫下,建民很快地又重振雄風,而且漲得比方才更大更紅。男人放下蠟燭,蹲下把塞在建民屁眼的陽具模型取出,用光滑的頂端撥弄著建民緊繃的屁眼。 『放了我吧。』建民卑微地說道。 男人沒有理會他,把他放下解開所有的束縛。『躺到這邊。』 建民依言走到一塊空曠處躺下。男人把他的手反縛在後方,用粗大的繩索把他整個人五花大綁,雙腿也屈起交縛,就像海鮮店裏的螃蟹。男人把繩索用掛勾掛住,然後扯動煉條把建民吊起來。 『啊,啊,啊。』隨著上升的高度,建民的小腹受到繩索的壓迫,感到極不舒服。 男人握住他的老二,盡情地愛撫著。建民受不了刺激又充血勃起,懸垂在他的下方。男人拍打著他的腹部,揉捏黑色的乳頭,感受建民因為勞動而充滿彈性的肌肉。男人握住建民完全挺立的陽物,輕輕撥開粉紅色的開口。『你要幹-!』男人不顧建民的抗議,用一根黃色的細管子,插入建民的尿道口。『啊啊,啊啊,啊啊。』建民受不了老二被外物進入的痛苦,大聲地嚎叫著。男人慢慢地深入管子,建民的陽具開始萎縮。莫約深入了二十公分左右,男人才停止他的酷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拿起唧滿清水的針筒,塞進管口把水擠了進去。建民仰頭痛苦地大叫,他的老二此時已經充滿了水,並且無法排出。男人把針筒移開,用夾子夾住管子,不肯輕易地讓建民得到解脫。他輕壓著管壁,建民立刻感到水在體內流動的,擠壓著他的老二和膀胱,幾乎要從裏頭漲裂。雖然他的老二已經不再充血,但卻因裏頭的水柱,依然保持它硬挺的壯態。 男人每一擠壓管壁,建民立刻就發出令人愉悅的哀嚎。他的五官皺緊,充滿受難圖的美感,呻吟像是雛雞般地令人興奮。男人把夾子取走,水得到了出口立刻泊泊流下。得到解放的建民,連積存的尿液一併隨著清水排出,落在下方的盆子裏頭。男人緩緩地抽出管子,這也是一場痛苦的淩遲。建民嚎叫著直到那根官子完全離開他的體內。 男人握住建民痛苦的五官,非常興奮地欣賞著。像建民這樣充滿男性陽剛美的男體受苦,是他最興奮的時刻。他褲管裏的陽物早已充血發漲,流出一大堆腥膻的液體。他拍打著建民渾圓結實的臀部,拿起了一個電擊棒,輕輕地靠在建民的肩骨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隨著霹哩作響的藍色電花,建民發出一連串的嚎叫。男人拿著電擊器在他的身上游走,靠到他的臉頰下方,建民很不情願地別過頭。男人放下電擊棒,拍打著建民寬厚的肩膀,手滑到下方玩弄著他軟化的老二。 男人把建民放了下來,解開他所有的束縛。得到解脫的建民站在一旁面有懼色地看著男人。男人用手槍對著他。『手淫,快點!』建民慢慢地握住疲軟的老二,吐了一點口水,來回搓弄著讓它逐漸堅挺。 男人滿意地看著建民和他驚人的老二。建民粗大的手握著紅腫的棒子,上下做著活塞運動。男人走向前去,用左手揉捏著建民的乳頭。『啊啊,啊。』建民發出愉悅的叫聲。 『再快一點,我要看你射精。』男人低啞地命令著。 建民加速抽送著老二,不久他的頭向後仰起,老二也通紅發漲,男人知道他的高潮已經到了。一道道白濁火熱的年輕精華,從紅腫的龜頭噴了出來,有些噴在男人腫漲的牛仔褲上,有些落在地上。解放的建民大口喘息著,手指輕輕在敏感的老二旁滑動,擠出那殘餘的體液。建民看見男人滿足的笑容,然後低頭茫然地看著地上白色的精液。 之三,公寓故事 健身房裏有約十來個男人在穿梭著,年紀從二十歲到四十歲不等。這幾年來健身逐漸蔚為風氣,到處可以見到胸部練得像兩座小丘,穿著緊身衣物的男性在街頭遊走。他們眼底透出些許的驕傲,像是幹練的獵人四處搜尋獵物。 男人把舉重放回架子上,稍微曲肘活動筋骨。他每個一、三、五都會來這間健身中心待上一小時。他非常滿意地看著自己的肌肉現條-不但粗獷,而且優美,不光是大塊而已。男人站到落地鏡前面露微笑,薄薄的汗水自他男性化的額頭,通過沉默的下顎,粗壯的脖子,高聳的胸部,匯進那陰暗的乳溝及布料下若隱若現的部份。他拿起一條毛巾稍微擦拭了一下,然後拿起提袋走向沖洗室。他進了沖洗室後,一個坐在蝴蝶機上的男人也站了起來,拿著自己的袋子尾隨他進去。 他看來莫約二十歲,還是個學生,袋子上的名牌寫著他的全名『吳尹哲』。沖洗室裏回蕩著水聲,彌漫淡淡的煙霧。尹哲看准了男人進入的隔間,也進到斜對面的隔間。 男人開始脫衣服,扭開蓮蓬頭,從頭到腳淋浴著。活動門板剛好遮住他胸部以下大腿以上的部位。尹哲很興奮地偷瞄著他壯碩的胸肌,以及一雙比他大腿還粗的小腿,尹哲當然不會放過上頭密生的細毛。 尹哲一面看著一面拓脫去衣物,動作顯得有點笨拙。男人把肥皂抹在身上,動作緩慢,就好象是一場挑逗的舞蹈。這時尹哲發現男人正用眼角的餘光看著他,雙手充滿饑渴地滑過頸子和胸膛。雖然隔著門板,尹哲還是想像得出,男人的手滑過腹部,在毛髮濃密的私處來回搓弄著。 尹哲覺得有點不好意思,目光又無法移開。他佯裝不在意地沖水抹肥皂,其實嘴巴已經乾渴極了,鬆弛的下體也開始有反應。男人轉過身去開始沖水,尹哲松了一口氣,看著他同樣厚實的背部,漂亮的背闊肌和斜方肌交錯著,像是起伏不平的山區地形。 走出健身中心後,尹哲發現男人站在一輛房車前等著他。 『想來我家喝牛奶?』男人充滿挑逗地問著。 『好啊。』尹哲沒有經過什麼考慮。 兩個人在路上幾乎沒有交談,男人走在前面,尹哲跟在後面。 男人帶他經過兩條大街,穿過一個巷子,很快地就來到一棟十五層的大樓。『看來蠻有錢的。』尹哲心裏想著。進屋後男人把袋子往椅子上一丟,用低沉的聲音說道:『把你的衣服脫掉。』尹哲楞了一下,把袋子放在地上,拉開T恤,露出他六塊結實的腹肌和碩大的胸膛,腋下生著濃密的毛髮。男人站著品鑒面前的男性,他很早就注意到尹哲,也知道他住意自己很久.尹哲拉開皮帶、拉煉,很快地把褲子脫到腳邊,用力甩開。他穿著白色的小內褲,包裹著他已經不太安份的小弟弟。尹哲看著男人,他的胯間有隆起的痕跡,這讓他更加興奮。 就在尹哲要脫下最後的束縛時,男人開口:『慢點脫。』 尹哲抬起頭來,『那你也脫吧,我想看你。』 男人走進裏面的房間,拿出一條繩子。『想不想來點新鮮的?』 男人走到尹哲的後方,把他的手反縛。他的胯間輕輕地頂著尹哲的臀部,讓他無法克制地勃起。男人把繩子穿過他的胸前及腹部,十分牢實地捆住,然後從後方抱住尹哲,揉捏著他的胸肌。 『到裏面來。』尹哲隨著男人進到裏面的小房間。 裏頭奇怪的景像讓尹哲吃了一驚。男人要他躺在手術臺上。 『這是怎麼一回事?』自己,勃起的欲望,他想到某些男男片子的情節,但是又有些害怕。男人拿油抹在尹哲的後方。『不要弄我那裏!』 男人沒有理會尹哲的抗議,用掛勾吊起尹哲的雙腿。男人操縱著鐵鏈,掛勾逐漸上升, 男人的手在他的胯間搓揉著,讓尹哲有點難受,發出微弱的呻吟。 尹哲頭下腳上地被吊起來,頸子幾成直角地壓在臺子上。他的嘴裏被塞了一塊海棉,這樣他就不會不小心咬斷自己的舌頭。 男人在他的屁眼周圍抹上足量的潤滑,拿起一根中空的金屬管子塞進尹哲的體內。『嗯嗯,嗯嗯,嗯嗯。』 男人的動作緩慢而熟練。很快地管子被固定,從被撐大的屁眼可以看見尹哲黑暗的體內。 男人愛撫著尹哲胯下的敏感帶,拿起一根燃燒著的蠟燭,對準那黑暗的入口滴下滾燙的蠟油。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尹哲扭動著被固定的雙腿,肌肉的線條急劇地收縮著。白色的蠟油很快地凝結在屁眼的周圍,以及那看不見的深處。 男人為尹哲手淫,讓他巨大的男根不至於消退。尹哲在快感和痛苦的交錯中,發出斷斷續續地悶哼。 男人把蠟燭放低,滾燙的蠟油完全滴進管子裏。尹哲感到體內傳來陣陣的灼燒,就好象要從中裂開似地痛苦。男人欣賞著他男性化的額頭,皺緊的眉宇,緊咬的下顎,身上透著薄薄的汗水,以及蠟油滴落的快感。 男人把尹哲的雙腿放下來,到他的身體能夠躺在手術臺上。男人在他的尾椎下墊了一塊枕頭,把管子取下來,刮掉屁眼周圍的蠟油。尹哲黝黑的私部有一點紅腫的痕跡。男人拿起一根透明針筒,裏頭充滿了清水。他噴了一些在尹哲的睪丸上,順著睪丸下方的縫隙,滑到他的屁眼,然後把水注入尹哲的體內。 『啊,啊,啊,啊,啊,啊。』尹哲的頭痛苦地來回扭動著。他看著上方的鏡子裏,男人不斷地拿起唧滿水的針筒,送到他的屁眼,壓縮,在他分開的雙腿間折摩著自己。男人滿意地放下針筒,用中指插進尹哲的屁眼,來回搓弄著。尹哲的屁眼十分光滑,有淺灰色的皺折,濕潤的皮膚在燈光下發亮著。男人並沒有進入他的意思,只是用手指做著活塞運動,聽著尹哲發出令人愉悅的悶哼聲。 男人把青白色的刮胡膏抹在尹哲的下體周圍,拿起一柄刮胡刀,刮去他的陰毛。尹哲的陽具已經縮小軟化。男人握著那小雞一般的老二,把它壓到後方,然後刮去小腹以下的毛髮。刮胡刀經過睪丸的兩側,來到他的屁眼。男人把膏抹在他的屁眼周圍,刮掉那附近的毛髮。 尹哲感覺到刮胡刀所經之處,傳來令人顫慄的快感,不住地發出呻吟。 男人拿了一塊布把刮胡膏擦乾淨,用手愛撫著他光滑潔淨的私部。然後他把手壓在尹哲的下體上,輕輕地使勁。一道水柱從他的屁眼噴了出來,仿佛水庫洩洪,隨著男人的力道,水柱也忽大忽小。 男人又把油抹在尹哲的屁眼周圍。尹哲無力地躺著呻吟,他等待著男人進行下一場拷問。男人拿起一根電動陽具,馬達發出嗡嗡的聲音。他先放在尹哲的睪丸上,尹哲立刻發出虛弱的呻吟,然後緩緩地放進那光滑淺灰的屁眼裏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男人一手握著尹哲的老二手淫,一手扭動著粉紅色的電動陽具。尹哲感到那震動通過前列腺所帶來的奇妙快感,男性化的眉頭淫穢地皺緊了。 男人來回抽送著電動陽具,那快感更加地強烈。尹哲嘴中的棉布被抽走,他張大了嘴發出陣陣愉悅的喘息,好象會就此虛脫死去。男人握住尹哲的老二,它已經回復極度興奮時的尺寸,不斷地在他粗大的掌心跳動著。男人換上一根更大的電動陽具,在尹哲的屁眼外旋轉著,然後放了進去。尹哲發出更強烈的呻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隨著尹哲的呻吟,男人做著活塞運動,讓粗大的電動陽具出入尹哲的體內。 尹哲的老二已經紅通地像是一根大熱狗,男人把電動陽具放在尹哲體內,盡情地玩弄著尹哲天賦異稟的下體。男人一隻手握住他的根部,一隻手則撫弄著他通紅的龜頭和陰莖,經過一番撫弄後,他知道尹哲已經快要到達高潮的呻吟,然後緩緩地放進那光滑淺灰的屁眼裏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把電動陽具抽掉,握住那通紅發漲的陽具加速抽送動陽具。尹哲感到那震動通過前 『啊,啊,快點,啊啊,啊啊,快點。』皺緊了。尹哲發出微弱的請求,在達到高潮的前一秒虛弱的呻吟著。然後一道白色的灼熱精潮噴了出來,尹哲全身顫抖著,肌肉也緊繃起來。他噴了十餘次才漸漸平息,精液流滿他的小腹,剩下的則順著通紅的陰莖流了下來。 之三,學校故事 廣城今天練球的時候有點心不在焉,殺球的時候頻頻出錯。 『怎麼啦?』另一個排球隊員問道,『不像平常的你喔。』 『對不起。』他揮揮手表示沒事,擦幹額頭上的汗水。 現在是下午四點,陽光仍然十分強烈,沒有什麼比在夏天練球更累人,也更能鍛練體魄的事了。下個禮拜就是全國大專排球聯賽,每個人都非常重視這次比賽。偏偏身為排球隊隊長的廣城,在這時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怎麼啦,你馬子有問題了?』 『沒啦,別瞎猜。』廣城捶了對方一拳。 廣城的女朋友是現在排球隊的經理,也是管學院數一數二的大美女,臉不但長得漂亮,身材也是一級棒的。很多人都想要追她,不過她卻對廣城情有獨鐘。廣城大約一百七十八公分高,標準運動員的身材,膚色因為常練球被曬成健康的古銅色,肌肉均勻而結實,那一對銳利的單眼皮有說不出來的魅力,又是全校的運動明星,常常受到女孩子的青睞。不過他對明芳可是死心蹋地的。 『真的沒事?』 『真的。』 『那就加油吧,馬上就是大專聯賽了。』 兩人擊掌鼓勵,然後回到序列中繼續練習殺球。所有的人排成一長列,手上各拿著一顆球,從球場的左後方向前跑,然後球拋出去,由舉球員靈巧地托住,然後跳起殺球。 『漂亮!』廣城一記快攻,白色的球成一直線落在網前一公尺,然後反彈出去,廣城帶著滿意的笑容跑去撿球。 練習結束,所有的人在體育館裏沖洗。廣城很快地結束沖洗,用白色的毛巾擦幹身體。他的肉體帶著水氣,看來更加飽滿性感。日光燈由上而下,在他的身上留下了明顯大塊的陰影。一絡疏落的胸毛自他的胸前的凹穀下滑,經過六塊結實的腹肌,然後呈三角形的擴張,密密地覆蓋在他巨大的下體周圍,經過下垂的睪丸,然後佈滿他如同柱子般的雙腿。他的肉體帶著水氣,看來更加飽滿性感。 他穿上乾淨的 T 恤和運動短褲,然後離開體育館。十分鐘後他騎著哈雷機車,停在一幢現代大廈的樓下。他猶豫了一會,還是走進有點昏暗的大樓中庭。 『你很準時。』來開門的男人笑道。 他是管學院極有名的殺手,每學期不知道有多少人被他當掉。廣城有禮貌地打了個招呼,然後走進去。 『坐吧。』 『不了。』 男人看了他一眼,『好吧,那就直說吧。你決定了嗎?』 廣城點點頭。 男人從抽屜裏拿出一張考卷。 『這張你作弊的考卷我可以還你,而且可以給你不錯的分數,讓你順利地申請學校。』 男人又看了他一眼,『不過你也必須答應我的條件。』 廣城又點點頭。 男人讚賞地看著他露在外面的手臂和雙腿,把考卷收進抽屜。 『跟我來吧。』兩人走進裏面的一間小房間。 裏頭一片黑暗,男人伸手打開電燈。 『你的女朋友是那個管院之花,對不對?』廣城點點頭。 『你們上過床了吧?』 廣城點點頭。 『爽嗎?』廣城點點頭。『...,還不錯。』 男人斜睨著他笑了一笑。『讓我看看你的本錢吧。』 廣城沉默地開始脫掉上衣,然後短褲。他穿著一條運動員常穿的後開式白色內褲,棉質的布料服貼地包裹著他的陽具,看來十分巨大。男人把廣城領到一個人高的鐵架旁,用繩子把他的雙手反縛在上頭,然後繞到前面,緊緊地捆住他的胸膛,又用另一條繩子綁在他的大腿上,來回捆了好幾圈。廣城不安地眨著眼睛,然後抬頭,閉上眼睛。一隻巨大的手伸進他的內褲裏,握住他逐漸變硬的老二來回搓弄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男人很有技巧地摩娑他的龜頭和睪丸等敏感的部位,讓廣城不禁皺眉呻吟著,身體也因為快感的通過,有點搖搖欲墜。男人的另一隻手則愛撫著廣城被繩子捆住的胸肌,挑動那黑色的乳頭。男人把一根馬鞭橫著讓廣城咬住。他拉出那根已經完全挺立的陽具,不斷地攪拌扭動,然後很響地拍了一下廣城結實的臀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從後頭割斷廣城的內褲,讓他的野獸得到解放。 『就是用這個東西,讓那個女人得到快感吧。』廣城點點頭。 『有沒有跟男人做過?』 『啊啊,啊,沒有,啊啊!!』 男人用力握住他的根部,另一隻手則抓住他的睪丸,慢慢地施加壓力,然後再放鬆,不斷地玩弄著他像高爾夫球大小的兩顆睪丸。男人又把他的陰莖像馬鞭一樣地甩動著,數秒後松 男人用力握住他的根部,另一隻手則抓住他的睪丸,慢慢地施加壓力,然後再放鬆,不斷地玩弄著他像高爾夫球大小的兩顆睪丸。男人又把他的陰莖像馬鞭一樣地甩動著,數秒後鬆開搓弄著他通紅的龜頭。這個動作讓廣城爽快地頻頻呻吟不已。 他又掐住陰囊的上端,擠出兩顆朔大的睪丸,用手指在上頭輕抓著。廣城抬起頭微微地喘息,緊皺的眉頭和方正的下顎充滿了男性的魅力。廣城被男人從架子上移下,躺在一張臺子上。他的雙手仍然被縛住。男人在手指上沾滿了油脂,握住廣城的老二,開始上下抽送著。男人很興奮地為廣城做著活塞運動,一陣陣的快感從龜頭、陰莖、睪丸等處,直沖廣城的腦海。他只看到一片火熱的幻像,不斷地在他的體內跳動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廣城全身激烈地抽動著,男人更加起勁地作著活塞運動。就像火箭般地從他通紅的龜頭噴出一道道的白色精液,落在廣城的小腹,一直延伸到胸部以上。射精後的廣城微微地喘息著,他睜開眼看著上頭的日光燈,感到一股奇妙的疏離感。他覺得很爽,從來沒有那麼爽過。但又感到十分羞恥和罪惡。 男人並沒有放開廣城。他把廣城的小腿用繩子綁住,然後用勾子分別吊高,這樣他的小穴和私處就可以一覽無遺。然後他又拿了一條皮繩子,從根部綁住廣城的老二和睪丸,讓它能夠一直保持在充血的狀態。廣城畢竟是個年輕強壯的小夥子,雖然已經射精,但是那話兒卻挺立不搖。男人用雙手來回搓弄著那根大棒子。廣城因為剛射精而覺得不太舒服。男人像是轉波浪鼓般地轉動著廣城的老二。不久不舒服的感覺消失,取而代之愉悅的快感。 一根蠟燭被點燃,男人把滾燙的蠟油滴在廣城小腹上。『啊!啊!啊!啊!』廣城懸空的小腿因為灼熱而不斷地掙扎,前後搖擺想要夾緊。男人繼續搓弄那根通紅的陽具,並且往後壓住輕輕地搖晃著。廣城痛苦地挺起上半身,看見下體周圍白色的蠟油,及面無表情的男人臉孔。他的目光巡梭著廣城的身體,好象在欣賞一件藝術品,隨著他眼光所經,滾燙的蠟油無情地滴了下來。男人把廣城的腿吊得更高,讓他的屁眼完全露在燈光下頭。他在那多毛的肛門周圍抹上大量的油脂,然後拿起一根電動棒,在廣城的睪丸旁滑動,然後塞進他的屁眼裏頭。『啊啊,啊,啊,啊。』男人慢慢地推動電動棒,輕微的震動和異物進入的異和感,讓廣城無力地呻吟著。男人進一步推進電動棒,廣城挺起上半身,皺緊了眉頭,微張的口中發出令人愉悅的叫聲。男人用力握住他的根部,另一隻手則抓住他的睪丸,慢慢地施加壓力,然後再放鬆,不斷地玩弄著他像高爾夫球大小的兩顆睪丸。男人又把他的陰莖像馬鞭一樣地甩動著,數秒後鬆開搓弄著他通紅的龜頭。這個動作讓廣城爽快地頻頻呻吟不已。他又掐住陰囊的上端,擠出兩顆朔大的睪丸,用手指在上頭輕抓著。廣城抬起頭微微地喘息,緊皺的眉頭和方正的下顎充滿了男性的魅力。廣城被男人從架子上移下,躺在一張臺子上。他的雙手仍然被縛住。男人把電動棒拿出,換了一根更大的陽物。廣城擔憂地看著身體後方的男人,他感到男人把那根玩物放在他的睪丸旁,那是一根比他還大條的人造陽具。男人輕輕地推進廣城狹窄的洞口,廣城咬緊牙根,痛苦地皺起眉頭。男人稍微旋轉,然後順利地進入了廣城男性的體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這根陽物實在太過龐大,每一推動,就讓廣城感到幾乎被撕裂的痛苦。男人把陽具完全推進去,在淒慘的嘶喊中玩弄著廣城無法消退的碩大陽具。燈,感到一股奇妙的疏離感。他很爽,從來沒有那麼爽過。但又感到十分羞恥和罪惡。去除陽具後,男人再次升高廣城雙腿上的鏈子,讓他的下半身完全懸吊著,然後移開下方的臺子,廣城就被倒懸在半空中。他吃力地挺起上半身讓自己舒服一點,結實的腹肌線條十和分清楚。男人讓他這樣懸著掙扎了一會兒,直到他整個頸子都因為用力而通紅起來。它能被放下的廣城坐到一張椅子上頭,雙腿分開讓男人玩弄著他的陽具。男人靠著他,上下抽送著他巨大黝黑的老二,它已經完全準備好做第二次的解放。男人忽快忽慢地像抽水幫浦,浪搞得廣城欲仙欲死。廣城低頭看著自己被另一隻手握住的老二,變得紅腫不已。一陣快感充滿了他的全身,一道灼熱的精液再次從他的龜頭沖了出來,一波又一波地灑在他的小腹四周。『啊!啊!啊!啊!』男人鬆開他的老二,很滿意地欣賞著那根老二漸漸消退軟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