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館★

關於部落格
有BL的遊戲,圖片,文章,還有.........
不喜勿入~不知BL為何物者.........
也最好不要點進來~小魚不想害人走上不歸路><
  • 1572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夜之間》&amp;《精液遊戲》&amp;《企業工作人》&amp;《公車遭遇》&amp;《成長

Ip address : 61.223.13.144 , Browser : MS Explorer 6 , OS : Windows XP 慎!H《一夜之間》&《精液遊戲》&《企業工作人》&《公車遭遇》&《成長路》 一夜之間 早就懷疑小江是G,從那次露營一起洗過澡後,我就暗暗發誓:我一定要玩他。 今天老爸老媽要去南部拜訪親戚,我堅持不跟,聲稱自己大到可以獨立生活了。應付了老爸老媽的叮嚀,送走了他們後,我下到地下室玩著我的健身器材。這地下室是老爸捱不過的的懇求,幫我改建成小健身房的,有空調、音響、簡易的健身器材,更特別的是我裝了可以倒吊做仰臥起坐的鋼管,也有面牆鑲了一面大鏡子,可以說我待在地下室比待在家中更多。 玩了一陣子之後,我起了邪念。我call給了小江,約他來我家玩,反正週末放鬆一下也是應該的,我還沒開口,小江就一口答應了,他愛死了我的地下室了。我只告訴他:要來可以但要來我家過夜。白癡小江興奮地答應了。 和小江吃完了大餐後,我付了錢,這該死的小江老想占我便宜,但是我倒是心甘情願付這一頓的,算是給他的報酬吧!租了幾片A片回家看,我故意挑了男主角裸露較多也較壯帥的,帶了幾瓶酒、幾包煙回家和小江享受週末夜。 陪著小江看片子,他興奮得不得了,我趁機灌了他好多酒。我靜靜地躺在沙發上抽著煙,等著小江入甕來。 深夜了,小江有些酒意了,我叫他下地下室玩玩。天氣悶我又只開送風,不一下子汗流了滿身,我提議脫了衣服,於是我們兩人脫到剩內褲。他要玩健身器材,我順勢藉幫他改正姿勢抓牢他的身體。哇這死小江,抱起來竟如此舒服,看來今晚一定要玩他了。 端了杯摻了情趣店賣的發情劑果汁給小江,我自己也喝了一小杯。從來沒用過也不知有沒有用。我在小江胸前乳上摸來摸去,這小江今天倒毫不抗拒,看來情趣店老闆沒騙我。 我慫恿他雙手綁在鋼管上,他迷迷糊糊地答應了,我看到他內褲開始搭帳棚了。綁牢了他的雙手後,再把他的雙腳也綁死。這笨小江怎都不反抗? 關上地下室的門,放起音樂,我想叫到死也不會有人聽到吧!我把自己的內褲脫了,全裸地站在小江面前,小江開始警覺到不對勁了。哀求我放開他。我說:「好,我放開你的內褲」。說完就把他內褲給扯下來了。不知是小江的欲望還是春藥的功勞,小江的底迪漲得又紅又粗。 小江開始叫了:「放了我」。 我冷冷地回他:「看清楚吧!你叫到死也不會有人聽到!我既然脫了,就不會放過你」。 我站在裸體被縛的小江面前,抽著煙,好仔細地打量且撫摸小江的每一吋肌肉。他不斷地哀叫著:「阿銘!放了我啦!」我索性拿起拍立得,狠狠地拍了他數十張裸照。小江絕望似地靜了下來,求我好好對他。我答應好,卻又拿起另一瓶春藥果汁灌進他嘴巴! 我繞到小江背後,吸吮著他的耳際和脖子。受不了我的挑逗,小江的雞巴漲得好大。我叫小江看著鏡子中的反射,哇靠!兩具年輕又健美的裸體呈現著。我興奮地決定玩他個一整夜。 我雙手與嘴巴貪婪地掠奪著小江的身體,小江由先前的抗拒終於臣服在我的技巧下。我再也按捺不住了,轉向小江面前,進攻他的乳頭和雞巴。 小江的雞巴很硬,龜頭流出了好多淫水,他的龜頭就像是一朵巨碩的香姑。我用拇指來回愛撫著江的龜頭,豐沛的淫水倒是省了我用KY。小江閉上雙眼,呼吸聲一聲重過一聲。我偶而伸出舌頭,在他的龜頭含著,每當我含住他時,江總是不由自主地一陣顫慄,然後就淫聲不斷。這死小江倒懂得享受。 玩膩了也吃夠了以後,雖然小江意猶未盡,可惜我可不想一下就含到他射出來,我要玩他一整夜。我擎起我的雞巴,用我的龜頭摩擦著小江的龜頭,這樣的新觸感,讓我和小江都同時呻吟了起來。 我抱緊他的頸部,開始探尋小江的嘴。我伸出舌頭,舔舐江的嘴唇,小江像是性饑渴似地,一再吸我的舌頭,急著要我深吻他的唇。於是我大膽地將舌頭伸進他的嘴中,盡所有可能觸及他的嘴內,跨下兩具堅挺的雞巴,當然也沒忘記來回搓弄著。 此時小江和我已全身汗如雨下,我玩弄著他,明知他體內有春藥作崇,但我就是不讓他滿足,用淺嘗即止的玩法讓小江欲求不滿。我要他永遠記得愛可以做得那麼激情! 我把嘴巴從小江臉上移開,並詢問他:「找我朋友一起來玩好嗎?」小江思考了5秒,若有所思地促我快找人來,他願意配合我們的行為。哈哈,這笨小江,以為我叫人來、松了他綁之後,他就可以解脫! 我搖了通電話給昌哥-在健身房認識的 gay友,在此之前,我和昌哥一直是氣味相投的炮友。昌哥練健身練了6、7年了,壯碩健美的肌肉,再配上178的身高,簡直就是完美的性伴侶,只不過我更幸褔的是可以和昌哥一起玩第三人。 在等昌哥來的這段時間,我並沒閑著,我又灌了一杯果汁給小江,試著用我的雞巴塞進小江的屁眼。我只塞了一下下,小江就哀叫了起來。媽的!老子又不是沒被插過,有痛到要叫成這副德性嗎?想想等下昌哥來了就可以合搞他,我也就不及這一時了。於是我轉而在小江面前撫弄的我雞巴,媽的,像表演A片給人看一樣,沒想到也有些爽。 終於昌哥來了,一帶昌哥來到地下室,昌哥就迫不及待地脫光了全身衣服。哇靠,雖然我不是第一次見到昌哥的身體了,可是見到他那突起的胸肌和腹肌時,我仍然忍不住一陣悸動-昌哥真是天生性感的男人。 昌哥的雞巴不一會就勃起了,我也顧不得小江在場,反身就朝昌哥的龜頭吮去,昌哥扶起我的頭說:「阿銘,別急!先玩玩你的小朋友再說!」 我把小江的繩索解開,小江跌坐在地上。昌哥驅向前去,含著江的耳朵輕輕地吹咬。然後仰躺在地上。 昌哥向我說:「阿銘,你來吹我的雞巴」。 於是我開始又吸又舔又吮的,盡我一切可能讓昌哥爽。其實最爽人是我自己,昌哥的雞巴黑黑的,真他媽的黑屌,龜頭又粗又硬。以前,昌哥老射得我滿嘴,近來較少和昌哥做了,但我卻念茲在茲。 昌哥要小江像狗一樣地趴著,露出江的雞巴讓他舔。昌哥不愧是性高手,我只聽到小江一再地呻吟,一聲浪過一聲。叫得我也開始發情,只好一邊吹昌哥的喇叭,一邊自己打槍。 三人這樣吹了好久,昌哥推開我的頭說:「阿銘!來搞搞你的小朋友吧!」 也不管小江願不願意,我命令他斜躺在地上,握住我的雞巴就往他的屁眼裏塞,小江身體扭得厲害,使我幾乎插不進去。我不願在昌哥面前丟臉,讓昌哥以為我搞不定小江。把小江反轉過來,劈頭就給了他一巴掌,好叫小江安份地配合。 重新開始,我再握住我的雞巴,塗上了KY,就往小江屁眼猛插。不知是爽還是痛,小江叫得好激烈,卻不斷地配合著我抽送的韻律擺動。 「撲嗤、撲嗤」。昌哥本來只是靜靜地看著我和小江玩。突然間拍了我二下屁股,把他的大雞巴給塞進我屁眼了。哇靠,我雞巴正在小江的屁眼裏擠弄,屁眼卻又有昌哥的大雞巴。這滋味使我幾乎無法思考及動作,只靠著昌哥插我的頻律往小江屁眼插。 「叫出來!我要你們叫出來!」昌哥像瘋了般發出低沉的吼叫。昌哥惡狠狠地往我的屁眼抽送了約莫30、40下,竟然叫小江把剛才捆他的繩索拿過來捆我。 我當然不從。可是昌哥好象玩性虐待玩上了癮,硬是要小江綁我小江當然聽從昌哥的吩咐,好報之前的仇。 我掙扎、狂叫著,卻無法掙脫昌哥的手,媽的,昌哥太有力量了。終於小江露出得意的笑容,牢牢的捆住了我的四肢。我終於瞭解之前小江的感受了。我哀求著:「求你們放了我,這是我家耶!昌哥!玩小江啦,別玩我」昌哥說:「不!阿銘,其實我真最想玩你,可惜你以前都不願配合,今天我和小江合力來搞搞你」 小江也邪惡地說:「阿銘,你完了」。 昌哥點了根蠟燭,並叫小江舔我的屁眼和雞巴。他拿起蠟燭往我胸前滴著熱油。下半身的酥麻和上半身的痛楚恰成強烈對比,我只是一再地扭著身軀,厲聲吟叫著。 我只覺得雞巴那一股一股的熱流襲來,昌哥的臉卻愈來愈模糊,我感到胸前一陣又一陣的痛楚,但受虐的感覺竟出奇地令我興奮。 「嗯!哦……小江,吃掉我的雞巴,用力吸」「小江,哦…摸我,舔我……」 此時,昌哥突地一把握住我的頭髮,就這樣把我抓起來。昌哥用繩索套住天花板上的鋼管,把我的頸部套在繩圈上,我一定得掂起腳尖,才不致窒息。昌哥跟我說:「阿銘,別忘了掂腳喔!不然你會死的」又向小江說:「阿銘隨你玩」。昌哥只是坐在前面,任由小江在我身上搞。 小江擎起他的雞巴往我屁眼猛插,每插一下我的勃子就給繩子拉扯一下。我從牆上的鏡子看到了我的臉浮現著混合極端興奮和極端痛苦的表情。我在幾乎窒息的情況下,隨著小江的每一下抽送達到一陣又一陣的高潮。終於一股熱流直沖屁眼,小江射了。可是他卻不就此放手,小江像玩仇人似的,雖然小江的雞巴已經軟了,他卻拿起我桌上的三支白板筆,惡狠狠地往我屁眼塞。 「哦!不要…嗯!唷……小江,嗯哦,啊好痛,啊……」我淒勵地哀嚎著,因為那真是痛啊! 小江像發了瘋似地一點鬆手的意思也沒。見我叫得激烈,昌哥終於過來了,但卻不是叫小江放了我。他捧起我的雞巴,用力的又啃又吹又吸的。終於我再也受不了了,在脖子即將窒息、屁眼就要被捅破、但龜頭卻又一陣一陣爽的情況下。我感到下半身一陣酸軟,終於忍了一晚的精液激射而出,噴了昌哥滿嘴。同時我幾乎是暈了過去了。 在半昏迷的意識中,我感覺到有人松了我綁。我完全不瞭解後來又發生了什麼事,只隱約覺得屁眼又是一陣一陣的抽動,是昌哥在捅我吧!就這樣我昏睡了過去。 第二天下午,我被一盆冰水澆醒,是昌哥和小江,我全身無力地躺著,聽到昌哥向我道謝並告辭。小江也在我耳旁說了:「其實我真的是gay 你不用懷疑的,而且我和昌哥剛好最近認識,無論如何,謝謝你了,你拍我的照片我拿走了,順便我昨晚拍了你一些,有空再找我們拿吧!」。我才瞭解為什麼他們合力搞我可以搞得那麼有默契。 後來,小江以我的裸照又脅迫我陪他幹了數次。直到最近他似乎也已玩膩了,較少和我幹了。 每想即此,我都浮現著愛恨交織的情緒。愛的是:昌哥和小江搞我搞得我心慌意亂,高潮不停。恨的是:我搞人竟變成被人搞。 [END] 精液遊戲 作者:阿達 我是一個健壯的健美先生,很多男同志們都想要我。但我都看不上眼!因為他們不是太瘦就是太胖!但我卻喜歡和我一樣的肌肉型男子。有一天在一個健美比賽的後臺,我才剛剛下場,有個叫『阿翔』的年輕人對我說:「阿良,我有話想對你說!」,我回答:「說吧!什麼事?」,「其實我.....我一直很想要你!」我呆了一下,我怎麼平常都沒有注意到他?心中有點氣。但仍然對他說:「沒問題!」 他突然拉著我到更衣室去!那裏不算小,倒是個做愛的好地方!一到那裏,他便像個饑渴的野獸!因為我尚未換裝,只穿著一條三角褲,他瞬間就將我的褲子扯了下來!接下來,阿翔瘋狂的吸吮著我勃起的,長二十公分的粗大陰莖。我當然也不會閑著,便剝光他的衣服,和他以69姿勢互相口交!他的陰莖也不小,約長十八公分。 「阿良!吸我!幹我!啊!好爽!.......」在我的強力攻勢下,他在我口中射出好多精液!我本想把它全部含在口中慢慢品嘗,但因量太多,於是就有許多精液流出來。我站起來,阿翔卻持續的吸吮我的大屌!我也快受不了了!「翔.....喔喔!!」我淫叫著,瞬間,一大堆的精液從我的大屌激射而出!!而口中仍然含著阿翔的精液!阿翔先把大量的精液含在口中,突然將他口中的精液噴灑在我身上!然後慢慢舔著我的腳,我的腿、屌、腹肌、胸肌、嘴、...... 接著我們又玩肛交等其他遊戲,後來大會宣佈我得到冠軍!我便穿上褲子,口中仍然有翔精液的味道,我的陰莖也脹的大大的,結實的身體上還有男性的精華殘留......。 [END] 企業工作人 今年是我進入XX企業的第七年。我從小小的新進員,到主管,短短的五年,我就升到了經理的職位。人人都說我是天才,訂單生意每筆都上千萬、上億元,是公司最厲害的人。像今天,我就要去接洽W公司的總裁,是一筆一億二千萬元的生意。 我到了W公司,跟W公司總裁--威爾.史密斯在他的辦公室見面。「史密斯先生,好久不見了!風采依舊嘛!」史密斯先生是個三十五歲的壯年人,是個中英混血兒,有著中國人的黑髮,也有著英國人的藍眼!長的很高175CM,哈佛管理學院畢業,在他畢業的那一年,我曾與他發生過關係,當時..我是他的學弟,差了四年,我是新人。之後..跟他交往了一年,待他畢業後,我們的關係才斷了。 「子希、好久不見了,真是很想你,唉!碰過那麼多人,只有你讓我最滿足,子希,如何、來我公司吧?」 「史密斯先生,你愛說笑了!」 「你怎麼那麼見外呢?憑我們的關係,何不叫我的名字-威爾呢?」 「這..好吧!現在我們來談談這個生意吧!」 「不行!那麼久不見你,先讓我滿足了再說!」 「這...好吧!」 我蹲了下來,拉開了威爾的褲子拉煉,掏出了他的陰莖,大力的吮吸。即使非常的厭惡!我也必須裝做很高興的幫他!雖然我是不怎麼討厭啦。 「啊~~,子希,你的舌頭果然還是最棒的,讓我都挺直了」「.......」 「好啊~好啊~吸用力一點。」 聽威爾的聲音,讓我的騷屌也腫了起來,而他似乎也看見了我的表情,一付欲求的表情。他呵呵的笑了一下,把我拉了起來,帶去了他辦公室中休息的小房間中。小房間內有一張大床!!我們躺在大床上,做69,說我的技巧是上段的話,那他的技巧則是超級上段的;他只是張口一含,我就忍不住顫抖,之後、吹、吸、咬,各種口交的技巧都一套套的出籠,真是的,比以前還厲害,不過、我也不是省油的燈,我雙手搓弄著他的陰莖、口舔弄著他的龜頭,我們倆就像是在戰場上,誰也不讓誰。過不久後、我們都射出來了。 「呵~你的嘴可比以前更厲害了!一定常做吧!」 「呼....呵」 「讓我嘗嘗你的小蜜洞如何?」 我看著他的屌、射過一次精的他,依舊是無比的雄風萬丈,我笑笑的吻了他的騷屌一下,之後就背對著他,把自已的屁眼送上去他的屌之中。 「哦~真棒!你的屁眼也常常被搞吧?不然怎麼一下子就進去了!」 「啊~~你的屌一樣是這麼大~插進去我自已都爽翻了!」 「哈~~寶貝兒!挾緊一點吧!你會更爽的哦~」 我聽著他的話,雙腿挾緊一點,果然... 「哦~啊~子希~啊~~」「太棒了~」 他射在我的屁眼裏的精液慢慢的流了出來,正同時,我也射了出來。 「呼....呼....好了!該辦正事了吧!威爾」 雖然很爽,但正事我也沒忘。 威爾走到了辦公桌前,簽上了名字。 「好~~我事先看過了這份合約,是份很不錯的合約,我簽好了!」 「謝謝了!」 我穿好了衣服,公事化的對他道謝。 「不用客氣!如何,下個星期,OP的總經理要來,要不要介紹給你呀?」 「真的!」我心中一陣高興「謝謝了!」 「不用客氣!電話聯絡吧!」 「那我先走了!拜拜!」 「拜拜!」 <<完>> 公車遭遇 那天晚上,補完習之後,我和好幾個同學,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去補習班樓下的一間茶鋪喝茶。我還記得是補化學,老師是一個猜題超准的名師,我最喜歡去上一些愛猜題的補習班,每次上課都有一種滿足感,覺得自己好幸福,那時候想,考大學一定沒問題了!然而,誰知道……唉!好漢不提當年勇,別提了,繼續說正經的吧!打屁閒扯之後,已經是十點多了,我看了看表,心想再不走就得叫計程車回家了,那要花我兩百多塊,我一個窮學生,那來那麼多閒錢供我搭計程車?所以啦,我就和那一票同學說拜拜,趕緊離開了茶鋪,在忠孝東路跳上了一輛262。那時雖然離補習班下課的時間有一陣子了,但車上還是擠著一大堆的學生,我奮力的擠到中間,在人群中隨便就抓了一個把手支撐著。 大家都知道擠公車的滋味,搖啊搖!每個人的身體隨著車子晃向東又晃向西,呈現出一種可笑的規律。也因此,每個學生都練就出一套搭車也能看書、吃東西的本能。我望著窗外,那時還在挖捷運,坑坑洞洞真的是顛的我快昏了,我常懷疑,每天都會經歷的事情,我竟然無法習慣?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緊急煞車來襲,大家都沒預警,所以車上亂成一團。好幾個人撲到別人身上去,還有個女生跌到一個男生的身上!真的是好誇張。突然,我發覺有東西正碰著我的褲檔。我往下一看,赫然是一隻手,正不偏不已的放在我的下體上面。我再抬頭一看,原來是我前面的一個男孩子的手。這個男孩子看上去好斯文、好有氣質,他的臉蛋好有書卷氣息,他的身材瘦瘦的,真的是……啊!我說不下去了!他帶著一副金邊的眼鏡,從他的制服和學號,我知道他是某個省中的高三生。 後來回想,會發生這種事,應該和我的外表有一定的關係。高中的我還未脫稚氣,也就是說,我高中的時候從外表看上去十足是一個呆呆的男孩子。那時的我還沒染上一些壞習慣,不像現在看起來那麼的沉默與頹廢,我甚至還會在陌生人面前傻傻的笑,現在想起來真的會想找一個洞一頭鑽進去。 卻說當時,我抿著嘴巴望著他,甚麼話也沒講,就這樣望著他。我不知道他是有意還是無心的,這個男孩子也慢慢的將他的眼光瞄向我。一碰到他的眼光,我的視線立即往一旁偏過去,原以為他會不好意思的立即將他的手拿開,但是隔了一會兒,他的手依舊觸碰著我的下體。這下輪到我不好意思了,我感到我的耳根漸漸的發熱,小弟弟漸漸的膨脹…… 相信他也感覺到了,原本軟軟的東西變的硬硬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吧。就在這個時候,這個男孩隔著我的褲子,用他的手將我褲檔上硬梆梆的地方慢慢的摸出一個輪廓,然後緩緩的磨梭著褲子裏頭的陽具。我沒有抗拒,也沒有出聲,在當時的情況下我怎麼可能拒絕呢?哈都哈死了還拒絕?因為周遭都是人,所以他不敢太過分,他只是不斷的用手指頭在我的下體滑來滑去而已,而我依舊是望著窗外,但卻看到什麼也不知道。然後他停了下來,我正納悶他怎麼突然停了下來,原來他停在我褲子的拉煉上。我沒有表示什麼,還是望著窗子,這時,他緩緩的拉下了我的拉煉。接著,他的手輕輕的伸進了我的褲子裏,隔著薄薄的內褲,玩弄著我的陰莖。 要知道,我的皮帶沒有解開,他的手從狹小的褲縫伸進來,再加上我勃起的陽具,裏面的空間就像是我們目前所處的環境一樣擁擠。他的手無法放肆的移動,只能用指頭刺激我的感官,玩弄了一會兒之後,他撥開了我的內褲,直接的接觸我的性器,我接受著一次又一次的震撼!我不知道那時的我臉上是什麼表情,我只知道,我完全的陷入了情欲之中。 他先拉了拉我的包皮,拉起來又退下去,他似乎對皮皮很感興趣,然後他握著我的莖杆,把包皮完全的退到後面去,讓我那紫紅色的香菇頭完全的露出來。然後用手指碰觸我的龜頭,我全身最敏感的地方。他每摩梭它一下,我全身就仿佛被電了一下,那種觸感實在是宇宙間超級爽快的感覺。我實在是忍不住了!我用我的左手撫摸他的臀部,就像捏一陀麵團似的。然後我繼續向下摸,我從這個男孩的跨下摸著他的股溝以及他的卵蛋。我慢慢的瞄向他,我發覺他閉上了眼睛,而且可以感覺到他的呼吸和我一樣的亂,這證明他也……。在行進的公車上,在擁擠的人潮中,兩個男孩子就這麼忘我的陶醉在彼此的感官性奮中,閃亮而無形的電流,充斥盤旋在我們兩人的身體裏。 當火山要爆發之際,是沒有人能按奈、阻止的,眼看著我的性致就要達到顛峰,一股急流就要脫體疾射而出,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公車停了下來。我們是站在後門的旁邊,當公車停下來後,門就自動的打了開來。這一驚可不得了!他立即將他的手抽出了我的褲子,我也立刻將我的手從他的褲子裏伸出來。由於他的動作太快、太突然,以至於當他抽手的時候,就這麼扯掉了我幾根鳥毛,讓我在心裏的驚嚇之餘又加上身體的疼痛,真的是……我的欲火已經完全的被澆熄,這時全身冒著冷汗,心裏期望著不要有上車的人看到我的褲子拉煉沒拉、內褲露在外面。眼睛望向車門外,我又是一驚!車停的站牌正好是我該轉車的地方,沒再向那個男孩看一眼我就急急忙忙的下車了。 下車後,站牌附近人不多,我即刻將我的褲子整理好,以免讓別人看到這一幕。弄好以後,我轉頭想看看剛搭的那輛公車,一瞥之下,我不禁一呆。剛剛的男孩就硬生生的站在我的眼前!我望著他,他也望著我,看著他的眼睛,我實在是看不出來他的意圖。接著,我走到敦化北路那邊的站牌,因為我要在那邊搭車。我發覺他尾隨著我來到了這邊的站牌,一路上他也刻意的與我保持距離。我們在站牌下,他沒有面對我,只是站在我的旁邊,我們倆就像一般要等車的人一樣,其實我們也真的是在等車啊。我心想,難道……?不會吧!他還想繼續下去?或者是要更進一步的……,所以他才跟著我下車。或者是他也正好也要在這邊換車?不過我知道這個可能性不大,所以我依舊是默默的站在那邊。沒多久,我們就上了一輛285。晚上的285搭的人比較沒有白天那麼多。今天就和平常一樣,車上乘客稀稀疏疏的,後面幾排幾乎沒有人。我搖搖晃晃的走到倒數第二排就坐了下去,這個男生也來到我旁邊,輕輕悄悄的坐了下來。 車行沒有多久,他的手就緩緩的放在我的腿上,摸著我的大腿。我的雙眼雖然是望著前方,但我的手卻比他更直接的按向他的下體。我毫不猶豫的將他的褲子拉煉拉開,掏出他那微硬的陰莖,並開始套弄它。這個男孩也不甘示弱的掏出我的性器,迅速的搓動著。剛剛因為驚嚇而被澆熄的欲火再度的被點燃,而且有著一發不可收拾之勢。我的身體再一次的呈現亢奮的現象,這種性奮現象在我的男性特徵上表露無遺!我的陰莖昂然的勃起,在旁邊男孩的傾心「呵護」之下,即使在昏暗的車廂中,仍舊看得出龜頭的滑亮。隨著陣陣的刺激,我整個人完全的淪陷在下體所帶來的快感之中。 再看這個男孩子的陰莖,整根陽具被包皮完全的覆蓋著,龜頭隱藏在包皮裏面。這次輪到我用指頭摩梭著龜頭的外皮,然後一下一下的將他的皮皮往下退去。每當我將他的龜頭弄出來一點時,這個男孩子就會發出一聲無意義的聲音。就這麼伴隨著他的呻吟聲之中,我終於弄出了他的龜頭。那粉紅色的草菇頭看起來格外的幼嫩,卻也顯出格外的嬌柔。男孩將他的卡及制服的下麵幾顆扣子解開,又將裏面的背心往上撈,意思很明顯了,而我也不跟他客氣,我用另一隻手伸進了他的上身。首先接觸的是他結實的腹肌,這是從他的外表看不出來的,探索一陣後,我繼續的往上摸,在平坦的胸膛上,我摸到一顆類似黃豆般的東西。我對男性身體結構上的香腸、彈珠、黃豆與菊花實在是有著說不出的性趣,一旦有機會接觸到別人的這些東西,我都會好好的玩把與品嘗,絕不白白的讓機會流失。 我又捏、又搓、又摩的,相信一定是讓他又痛又爽,這是我從他的呼吸蒼促聲聽出來的。其實我自己的情形也好不到那去,在他的握力與指頭配合無間的挑弄下,我不斷的咽口水、不斷的調整混亂的呼吸,但卻幾乎是徒勞無功!先達到高潮並且洩洪的是他,這是可以預知的。因為在餡皮的呵護下,久藏其中的龜頭確實是比較敏感的,在我激促的挑弄之後,一股灰、濁、濃、稠的液體就這麼地從他的馬眼噴出來,整個射在面前的椅背上。射精後的他,整個人攤在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但是他握著我那硬挺的陽具的手卻沒有因此而停下來,反而是上下搓弄的動作越來越快!我的呼吸也跟著他一上一下而起伏不定。我快…快忍不住了!突然,我整個人似乎遭到電擊似的,我的眼前一陣的漆黑,我只感到我宣洩了一大堆的東西,無比的鬆弛佔據了我的思緒,這時的我好想就這麼的永遠躺下去,好好的休息一輩子。 我噴出來的東西也灑在前面的椅背上,相互對應之下,就像一個大大的叉叉,顯現出一幅很詭異的圖畫。男孩在機場附近就下了車,臨走前他向我笑了一下,而我仍然是面無表情的望著他,直到目送他下車我們都沒有說過一句話。 [End] 成長路 小學以前 在我發現自己有同性戀傾向是在我國中的時候,但在此之前我一直有這樣的一個經驗:在念小學一年級時常和哥一起洗澡,哥比我大八歲當年約16.7歲,他常在洗澡時叫我吃他的雞雞,要不然就是想要把雞雞放到我的股溝中,當時我並不知道他到底在做什麼,只覺得很癢而一直笑,也因為每一次都大笑大叫被母親罵而作罷.後來在我國小三年級的一個夏天我和哥又在玩吃雞雞的遊戲,其實我當時並不覺得好玩,尤其是當他吃我的雞雞的時候,我只是感到很癢,而我吃他的時候,看到他的那麼大,又想到那是尿尿的地方就沒興趣了;他大概看我一臉沒趣的樣子,於是就叫我快洗好,然後帶我回房間,鎖上門叫我躺在床上,他就把他的屌和我的屌放在一起磨,由於我還小所以我只是很不舒服的躺著,看著他上氣不接下氣地努力著,一直到他緊緊的抱著我,我喜歡他抱著我的感覺,我覺得好有安全感,好溫暖..................一直到我發現他在我身上尿尿了,而且是黏黏的腥腥的尿,我怪他,他說是我尿的,我們就一直怪對方怪到浴室.................... 一直到國小六年級寒假,有一天七歲的小表弟來家中小住,我趁他沒注意時溜到他的床上把雞雞現給他看,當時只是想鬧一下他,正要午睡的他被我的舉動逗得一直笑,此時的我竟突然想起了哥,於是我就把小表弟壓在床上,然後把他的被子推開,就開始學電視上和哥曾對我作的動作的綜合動作施加於他,他只是一直笑,他以為我是在跟他玩,卻不知我已對他作出非常舉動了,正當我努力作的時候,突然感到一陣酸麻,發現,糟了,我也尿了,不對,這會不會是同學所說的ㄒ一ㄠ/咧?於是趕忙到浴室去用水洗,那是我的第一次.... 以後的日子裏,哥因當兵且又交了女友也不再和我作類似的動作了,他讓我覺得他好象從未和我作過一樣,所以我和哥不再有兩人同作的情況發生,反而是我常在浴室中聞著爸爸所換下的內褲自慰,每次自慰都感到自己似乎真空了,似乎精神,靈魂已出竅,所以每次洗澡都要洗好久才甘休,日子很快的過去了,我也上了國中,而我自慰的頻率也愈來愈高,一直到了國三我愛上了我的一個同班同學...... (國中時) 在國三時,我們班來了一位轉學生,他名字很特殊(抱歉,在此不能告知,故且稱他為H君吧!)他是一個長得眉清目秀但又男性味十足的男生,我上課時有10分之10的時間都是在看他,也因此我的功課一直好不起來.由於即將面臨聯考,因此在放學後班上都會有人自動留下來看書,而我和他也是其中之二,不過同學留下來大部份時間都是在聊天,什麼馬子啦!摩托車啦!拉拉雜雜一堆,就是不想看書,而我因為功課太糟了,所以不得不用功,所以都偷偷跑到樓頂去邊看夕陽邊看書.結果有一天,H君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嚇了我一大跳,他說原來你是偷偷跑到這兒來用功了,難怪每次都看不到你人 他注意到我了........ 我心中噗噗的跳著, 你找我嗎? 這時他靦腆的從書中拿出了一封信給我,我又是一怔,心中又驚又喜,正待開口, 他說:可不可以請你幫我把這封信交給二年五班的陳xx,我不好意思親自拿給她,麻煩你了 喔~~戀愛麻煩,怎麼會麻煩,正好給我個機會去除了她,心中講的和口中想的不一樣! 從此,他就從我的心中消失了....第一次的暗戀.....吹了........ 可憐的國中生涯就在這無情的夕陽下結束了............(好象有點小丸子式喜劇......) (高中時....) 經過了國中的青澀期,高一就己有176身高的我終於展開了我的高中生活.高一假日常到西門町的一家餐廳打工,在那兒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有一天,由客人口中聽到他們正在談論紅樓戲院的同性戀,於是我就往前聽個仔細,於是才知道原來紅樓戲院竟是這樣一個地方..但心中也沒多想什麼.一天,在看報時,看到報載紅樓同性戀,當時又正性欲噴張,於是大了膽子前往一窺究竟..一進去和一般戲院一樣,只是比較舊了些,我找了個正中間的位子坐下,那是我認為看電影最好的位子,但我卻發覺好象大家都比較喜歡坐後面,因為後面坐了一堆人,而中間竟沒啥人坐;就在我看得入神的時候,突然感到有人坐在我後面,而且正向我的脖子吹氣,我一時心中緊張起來,我想這就是了吧!........沒多久,他大概看我沒反應,於是就用手摸我的耳朵,嘴巴......此時我的心中有如大鹿亂撞,但又興奮莫名,於是我就大起膽子用我的嘴吸吮他的手指,不一會兒,他小聲的說:我們到後面去我點了點頭,但腿都軟了.我們很快的到了最後面的坐位,我只感覺到有很多眼睛看過來,我心中有些不悅,於是我也回看回去,才發現,哇!有的人都把上半身傾向我們坐的地方看我們哩!我緊張得都不知怎麼是好了,正當我在猶豫的時候,我身旁的他示意我看右前方,我才注意到,天哪!活脫脫的活春宮,原來那些人不是在看我,而是在看一個人坐在另一人的身上,起起伏伏....... 到這時我又更害怕了,我長那麼大還沒被x過,萬一........正當我入神時,他已在幫我脫褲子拉煉了,這時的我一不做二不休,但又有點怕,所以就在他耳畔說:對不起,我是第一次,我不知道怎麼做.....他一聽似乎很高興,但又好象沒聽到,只是繼續的照他的意思摸索著我....我見他如此,我也就不客氣地吃起他的鳥鳥來了,哇!從沒吃過成年人的,實在不知如何是好........他也吃起我的,我們倆只是彼此吹著,也不管別人有沒有在看,後來,他先出來了,射在我口裏,我第一次吃到別人的精液,一時不知該吐掉還是.......於是我就吞下去了......從未吃過的味道,很腥,很黏,有點嘔心,但因為我還沒達到目的,所以還是覺得很性感..接著他用自備衛生紙(很專業吧!)清理了一下自己,就又開始幫我打手槍,我就在眾目注視下出來了..事後,他想要我的聯絡方式,但我害怕,所以沒有給他,於是這長大後的第一次就在黑暗中結束了............ [THE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