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館★

關於部落格
有BL的遊戲,圖片,文章,還有.........
不喜勿入~不知BL為何物者.........
也最好不要點進來~小魚不想害人走上不歸路><
  • 1572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聖傳三部曲之---墜天、龍王

Ip address : 61.223.13.144 , Browser : MS Explorer 6 , OS : Windows XP 聖傳三部曲之 墜天、龍王 BY: zyszm(N18程度淺者勿讀) 聖 傳——墜天 序幕: 聖戰雖然已經結束,但夜叉王被阿修羅劍所刺的傷還未完全收口,幸好阿修羅在最後關頭找回自我,沒有刺入要害。這一戰的成功奠定了夜叉王新天帝的地位,天界新的故事即將開始。 “什麼,他要結婚了!”聽到這個消息的阿修羅,金色的雙眸象兩團烈焰般燃燒了起來。前來報信的侍衛看到阿修羅的臉色,覺得有些不對,“你沒事吧,阿修羅殿下?”。“不,這不是真的”。阿修羅失去了冷靜,飛奔向夜叉的房間。 正在燈下思慮的夜叉王聽到有人奔跑的聲音,“一定是阿修羅,在這也只有他才會這樣做。”果然,阿修羅跑到夜叉身前,緊緊的盯著夜叉半天,才說:“聽說你要和龍族的女人結婚了,是開玩笑吧!” 看著阿修羅緊張的神情,夜叉王一臉不解的說:“是的,這是為了更加鞏固天界的邊界!怎麼你不替我高興嗎?聽說是個很漂亮的人呢!夜叉王溫和的摸了摸阿修羅的長髮,眼神中透露出像對待弟弟一樣的關愛。 “不,我絕不同意!你不能娶她,你說過你是屬於我的!”看到夜叉平靜的態度,阿修羅覺得自己快要被心中的怒火焚毀。(心中的聲音在怒吼著:他要屬於別的女人了,自從咒語中解脫出來就一直在自己身邊陪伴的人兒就要離開自己,不,我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 “阿修羅,別鬧小孩子脾氣,我娶了她之後,還是會把你當親弟弟那樣疼愛的!”雖然看到阿修羅的樣子有些異常,但夜叉並未在意,因為他經常有些任性,遇到這種情況,夜叉總是像兄長一樣給予無限的包容和溺愛,並把這也當作他可愛的一面。 阿修羅看到無法說服夜叉抓住他的雙臂嘶聲大叫:“我不要做你的弟弟,我不要你娶那個女人。” “阿修羅,不要再鬧了,我已經決定了“。“你會後悔的,你一定會後悔的”。話音未落,人已飛奔出去。 夜叉被嚇了一跳,想不到阿修羅如此激動,難道阿修羅不喜歡龍族的女人嗎!真是奇怪的孩子,為什麼會這樣呢?想不通的夜叉王慢慢進入夢鄉。 夜幕降臨,一個黑影閃入夜叉的房間,站在床前以憂鬱而無奈的表情看著熟睡的夜叉王,良久,發出一聲清歎,把他從床上抱起放在懷中,嘴裏喃喃念動咒語,在一道紅光的包圍下,從房間消失了。 “好熱”,讓人有一種鬱悶而不舒服的感覺,什麼東西在身上輕拂,夜叉用手想把什麼揮開,怎麼身體卻不聽使喚,雙手象灌了鉛一樣無法動彈。夜叉王慢慢張開雙眼打量周圍,映入眼中的是一個陌生的房間,周圍有許多奇怪的武器。而自已身上只蓋了一床絲被,這是怎麼回事?我不是在房中睡覺嗎?我在哪!(夜叉因為在聖戰中傷未全好,所以咒術及戰鬥力還未恢復)。腦裏一片空白,正想把身體坐直,卻一動也動不了,這才發現雙手雙腳被人用咒索牢牢綁住,用法術試了幾次想掙脫索鏈卻不見效。(夜叉因為在聖戰中傷未全好,所以咒術及戰鬥力還未恢復)。 “別白費力氣了,那是專為你準備的咒之索,法力是掙不開的,除非用我的修羅劍去砍斷它。” “阿修羅是你,別開這種玩笑,快放開我,我要生氣了!”看著金色眼眸閃動妖異光芒的阿修羅,夜叉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這都是你不好,我本想等你慢慢愛上我,即使要等一千年、一萬年我也願意。但你卻要和一個龍族的女人結婚,是你毀了這一切。我說過我一定會讓你改變主意的,既然語言無法說服你,我就讓你的身體瞭解你是屬於誰的!不要白費力氣了我是不會放開你的,我要讓你親口說愛我,是屬於我的,我不會讓你娶那個龍族的女人的。”阿修羅妖豔的臉上浮現著有別於往日的魅惑,,全身散發著一種讓人滯息的感覺,如絲般的黑髮用發帶束起的長髮全部飄散,傾瀉在他纖細修長的背上,此刻的阿修羅傾訴著心中長期以來無法講出的秘密,眼瞳中發著金色光芒。 夜叉聽後被驚呆了,不敢相信自己一向疼愛的小人這樣對待自己,一向把他當作弟弟一樣疼愛,即使在聖戰中被失去神志的他刺傷也沒有這樣震驚過,腦海中天使般的小人消失了,出現一隻披著天使外衣的小惡魔。 正在夜叉迷惘、驚厄時,阿修羅象一隻優雅的黑豹慢慢走向獵物,掀開絲被看著夜叉由於長年征戰身體平滑而健美,結實壯碩的胸肌,隨著喘息起伏不已,象藝術品一樣在燈下發出古銅色的光芒。“真漂亮的身體,我等這一天好久了。那個龍族的女人不配擁有你,你是屬於我的,我會讓你明白這點的。”阿修羅不禁伸出左手想感受那美麗的身體的觸感。 被這個動作嚇到的夜叉總算回過神來,下意識的向後閃躲,因為他已看到那雙眼眸中赤裸裸的欲望,順著眼神的向下望。“啊!這是怎麼回事,你瘋了嗎?”夜叉這才發現自己象新出生的嬰兒一樣全身赤裸的呈現在阿修羅面前。體會到這一事實,夜叉更加奮力掙扎了起來,咒索發出叮叮噹當的碰撞聲,這種聲音更加刺激了阿修羅男性的欲望,漸漸將目光從夜叉王胸前向下移動,感到自己的欲望已經有些按奈不住。(以為這樣就可輕易掙脫嗎!真是太天真了,沒想到一向威嚴的夜叉也有這種神情,他一定不知道這樣亂動那粉紅青澀的小皺菊就會時隱時現,引誘人去探秘,一想到他的這副樣子只有自己見過,阿修羅從心底升起一種想粗暴征服他那裏,讓他因愛撫而喘息,狂亂而無法解脫,被迫向自己索求的樣子。 想到這裏阿修羅急切的吻上了夜叉的嘴唇,舌頭想伸入他的口中吸取蜜汁。“不”夜叉用牙咬了下去,發現這一意圖的阿修羅用手捏住他的下顎,使他的嘴無法合攏,無力反抗的夜叉只好任由阿修羅的舌頭侵入口中吸吮,白色的唾液順著嘴角流出。“真不聽話,一定要我用強嗎!那樣我可會太興奮的呀!”一邊吻一邊用手指在他身上摩挲,熱吻慢慢向下移到一顆粉紅色果實上,感覺那微鹹的味道,時而用手,時而用唇,在那兩個小紅果實上逗弄,不時用牙齒惡意拉扯著,唾液使果實更加鮮美晶瑩,乳尖隨著他的動作漸漸硬挺了起來。 “不,你在做什麼,快停下來!”竭力控制不發出呻吟的夜叉,用盡全身的力氣抵抗這種由於愛扶撫而產生的彌漫全身的快感。意識即將達到崩潰邊緣。 “好好享受吧!我是不會停的,別忍著發出聲音了,我會讓你享受到的。”看著自己在夜叉身上所留下的一片片紫色的吻痕和白色的唾液印記,阿修羅更加興奮的加深了對夜叉的愛撫。 夜叉憤恨的想到這傢伙一定不是第一次這麼熟練,虧我還一直把他當小天使一樣疼愛! “真是頑固,你以為這樣我就沒有辦法聽到你性感的聲音了嗎!我馬上就會讓你舒服得不能忍受自己發出性感聲音,求我讓你解放的。”阿修羅惡意的向下需索,終於停留在那欲望之源上。夜叉雖然想抗拒這一切,但身體的直接反映卻越來越強烈,身體已經無法忍耐這份炙熱,“啊—唔——”夜叉在失神之際,發出了連他自己也難以想念的低吟” “對,就這樣,真好聽,腿張開,讓我好好愛撫你,這是我第一次和男人做,不要抗拒我,我不想傷了你。” 聽了這話夜叉更是拼命並緊了雙腿,不想讓他看到自己有感覺的樣子。“別白費力氣了,我不會放棄的,你這樣只能使我更想儘快得到你,這是我們的第一次我想溫柔一些,太粗暴你會受傷的。”看你下邊緊閉的粉紅色小菊花正在誘惑我快點進入和它親熱呢!我會好好珍惜你這副漂亮的身體的,一定讓你滿足的不得了,使你再也離不開我。” 夜叉聽了這種無恥的話,渾身更加僵硬,阿修羅邊一根手指也無法順利進入,只能在洞口不斷探索。終於阿修羅有些不耐煩了,“以為這樣就可以讓我放棄嗎!太天真了”。侵略的手慢慢又移到夜叉下體的硬挺處,細長白淨的手指時而溫柔時而粗暴的揉著那欲望之源,動作越來越快,在那裏已經挺立的時候用唇包圍著那裏舔弄,舌頭象蛇一樣纏弄著吸吮著,慢慢那裏流出白色的愛液,並越來越多。“不要”。“什麼嗎!嘴裏說不要,這裏可不是這樣講的,它在說快來我要,真是不坦白,我會讓你更快活的”。說著舌頭更加賣力的輕咬舔弄著,終於一道白色蜜液飛濺在阿修羅的嘴中,“好濃”白色的蜜液順著阿修羅的嘴角流出,阿修羅的臉上揚奕著情色的惑人味道。 解放後的夜叉渾身無力,阿修羅乘機將一隻手指插入夜叉後方的小穴,“好緊,果然沒有人碰過的樣子”。阿修羅用手指拔弄著小菊花小菊花在手指的粗暴對待下慢慢散開,感受到那份緊縮後滿意的說。 “你在幹什麼,好痛,快拔出來”。夜叉絕望的叫道。 阿修羅並不理會用唇封住這張吵人的嘴把愛液送入愛人的口中,左手繼續玩弄著夜叉剛解放的硬挺,由於解放後十分敏感,很快又有了感覺,右手手指不斷在小穴中抽插發出嘶嘶的聲音,夜叉在上下口皆被侵犯的情況下,再也無力反抗,任他玩弄。 (怎麼會這樣,被他這樣粗暴對待的身體竟然會有感覺,難道自己不正常嗎!)失神的雙眼看著正在為所欲為的阿修羅,夜叉迷惘了!(不敢相信自己竟被平時疼愛的小人侵犯,明明不想隨他擺佈,但身體卻自然承受阿修羅的愛撫。真希望就這樣不要醒來,這一定是夢,身為男人,怎麼會象女人一樣被男人抱卻有感覺!)在阿修羅口內射精的自我厭惡感侵蝕著夜叉。阿修羅看著失神的夜叉,(被我這樣對待都不沒有感覺到失神嗎!)阿修羅憤怒的想。(好,這是你自找的,我馬上進入你那小穴,品嘗你的緊縮,讓你哭著求我)。 阿修羅用牙在夜叉硬挺上用力一咬,“啊!”夜叉發出一聲慘叫回過神來發現阿修羅正在瘋狂的進攻他的硬挺。“不,快停下來”。夜叉感到即將第二次高潮。“夜叉想要更舒服嗎!說你愛我,求我給你高潮,我就讓你更快樂!”“你別作夢了,你以為做了這種事我還會原諒你嗎!我會一輩子恨你的,如果你現在停下來,我就當沒有發生這件事,別再錯下去了。”“看來我真是太溫柔了,都已經這副樣子還敢嘴硬,一會兒就算你求我放過你,我也不會停的,我會徹底佔有你,讓你知道誰是你這副身體的所有者,不能再讓你這麼享受了,我要讓你開口求我給你滿足。” 阿修羅解下束發的絲帶,縛住那欲望的根部,舌頭在小菊花內徘徊感覺它的收縮和柔軟,突然用力頂入,火熱的內壁感受到侵入蠕動了起來。雙眸仔細觀賞著小穴的收縮“好漂亮的粉紅色,我還要讓它更漂亮些,我那裏早就想進入體驗一下感覺,不過太強硬會傷了你,,聽話放鬆一些。”夜叉兩腿被強行分開,入口處隨著舌頭的出入一覽無遺,可憐的內壁在窺視和不斷進出下好象知道自己的命運無法改變而害怕的不住收縮。阿修羅慢慢伸入手指,探向更深的秘所。“放鬆,讓我進去,不然我就要直接進入了啊”。本來還有些微抵抗的夜叉在聽到這句話後完全放棄了抵抗。手指毫不留情的捅入小穴中,一隻、二隻、三隻不斷增加,粉紅色的內壁隨著手指的擴張慢慢軟化了,出現了豔紅色。“好熱,這裏已經饑渴了很久了吧,剛才還說不要,現在這裏卻緊緊吸著我的手指不放,下邊的嘴好貪吃,好象要把手指吞進去一樣,看來已經可以直接進入瞭解”“不要再說了!啊!”夜叉臉上滿布紅潮,殘存的意識正在潰散,嘴中的呻吟再也克制不住。本以為自己的惡夢在被他玩弄到射精後就會結束,現在才知道這僅僅是個開始,私處被撐開任由手指出入,快感從腰部不斷傳來,屋裏全是阿修羅粗重的喘息聲、手指抽動的聲音以及自己的呻吟。身為男人自尊被徹底摧毀, 看著夜叉的身體在自己的玩弄下越來越有感覺,阿修羅感到自己那裏熱的不行,分身早已準備妥當,急需立即獲得解放。想到這裏阿修羅走到床邊脫掉身上的衣裳,露出美麗的身體,當欲望奪衣而出時,夜叉看到那挺立的分身,別開了眼睛。“不要怕,這裏一會就會讓你舒服的”。 知道自己無法逃避夜叉沉默不語。阿修羅體貼的從床邊的櫃子裏取出一個瓷瓶,倒出瓶中的白色液體,塗在自己已經十分興奮的分身和纖細的手指上,夜叉意識到了危險還來不及做出反應,雙腳就被阿修羅抓住,由於索鏈很長,發出很大的聲響後阿修羅擠入夜叉的雙腿之間。夜叉左右扭動身體向後閃,可是根本無法避開阿修羅的進攻,被抓住的雙腳放在阿修羅的肩上,用手指撐開秘穴,將興奮的分身抵住那粉紅的小菊花,在乳液的潤滑下一口氣進入了洞底。“不!啊!”夜叉發出了慘叫,下體象被撕裂了一樣,渾身顫抖,全身被逼出一身冷汗,內壁被強行攻入一個龐然大物,好象要刺穿身體一樣,一直頂到了直腸,鮮血和液體隨著它的抽動緩緩流出,發出汩汩的聲音。 “好緊,象要把我這裏夾斷一樣,放鬆不然你會更痛。”阿修羅感愛到那令人瘋狂的緊縮不由自主的插入又抽出來,用身體壓制夜叉的掙扎,一邊律動一邊用手指逗弄夜叉的前端,由於疼痛已經柔軟的分身在撫弄下,又開始挺立了起來。一直到夜叉小穴已經適應了那巨大之後,阿修羅才加快了動作。 慢慢的痛苦在逐漸消失,一種快感湧了上來,夜叉雙腿用力夾緊阿修羅的腰部,進入一種暈眩狀態,感到體內的硬挺越漲越大,象要填滿所有的空隙,液體和鮮血順著兩人結合處流出,沾染了大腿內側,流到了床單上。夜叉的分身已經將要達到高潮,但由於被絲帶殘忍的縛住,無法獲得釋放,夜叉的欲望不斷滲出白色愛液,可是根部的約束感讓他感受到無法解放的痛苦。夜叉在前後皆失守的情況下,發出“唔——啊”的痛苦呻吟。 “好可憐,是不是很想解放,求我我就讓你舒服些。”夜叉再也無法忍受大聲叫道:“好難受,我要”。阿修羅故作天真的說:“你不說要什麼我怎麼給你呀!”夜叉無奈的說:“求求你,給我”。“好,真聽話,放鬆些我會讓你滿足的。”在巨碩兇器的大力開拓下,夜叉的秘所已經成為大紅色,終於在一陣密集轟炸後,阿修羅的愛液灑滿了夜叉體內,小穴在愛液的刺激下不斷收縮。 阿修羅在品嘗了緊縮的餘韻後,把分身慢慢從夜叉體內抽出後放到了夜叉的嘴邊。“想要解放就好好為我服務,讓他再硬起來才行。”已經失去分辯力的夜叉抬起頭渾身輕顫著用嘴含住阿修羅的分身,“對,吞進去再拔出來,不要咬,用力吸,對就象在吃美味的冰激淋,好好做,一會我會好好獎勵你。充血的分身在夜叉笨拙的吸吮下又硬了起來,阿修羅也伏下身來舔弄夜叉的欲望,一邊看著無法解放的欲望汩汩的流出白色乳液,一邊用左手搓揉那欲望根部,右手不斷捅入後方小穴看到自己的精液受到擠壓不斷流出。夜叉受到刺激不禁停下了口中的動作,雙腿用力夾緊阿修羅的腰部,呻吟出聲來。阿修羅不滿的說:“繼續,不要停下來,你不想早點解放嗎?” 夜叉當分身堅硬到一定程度阿修羅從夜叉嘴裏抽出分身,用力的插入夜叉的小穴,經過剛才一番雲雨,那裏充滿了阿修羅的愛液,巨大的兇器在毫無阻力的情況下直到洞底,不斷抽插的開發著這塊禁地。在阿修羅粗暴的侵略下,夜叉的硬挺的分身早就流出大量液體急於渲瀉,隨著阿修羅的不斷抽動在到達高潮的時刻,阿修羅終於解開了縛住夜叉分身的束帶,夜叉在劇烈的痙攣下,雙腿用力夾緊阿修羅的腰部,被釋放的體液噴射而出,予此同時阿修羅也把愛液射在夜叉的體內。夜叉全身癱軟倒在阿修羅懷中,高潮後的阿修羅並沒有急於抽出分身,而是慢慢感覺夜叉身體的收縮,就象剛用過美味佳餚一樣滿足的看著夜叉難得的溫馴。 “好敏感的身體,品嘗過你的美味後我更加不會離開你了,我們再來一次吧!”夜叉聽後驚叫:“不,你是野獸嗎!放過我,我不行了”。“由不得你,剛開始那麼強硬,現在不是才做過一次就軟化了很多,看來你說不要就是要,多做幾次你才會聽話,我早就說過你就算求我,我也不會停的”。“如果不想太痛就用嘴來滿足我,我可以考慮你的話“。夜叉聽後只好把阿修羅的分身含入口中,感受那肉刃又漲大了起來,為了不受更大的折磨,夜叉已經放棄所有的抵抗。可是在分身硬挺後,阿修羅又把分身抽出插入到夜叉體內,”“你,說過用嘴就不再做的”。“真天真我只是說考慮,又沒說不做,我看你有誠意,才滿足你的,好好享受吧!這張嘴太吵了!”說著阿修羅拿起枕巾塞入夜叉的嘴中。 “唔”在夜叉無聲的抗議中阿修羅又劇烈擺動起腰來,當巨大的分身插入某一點時,夜叉覺得再也無法控制,全身劇顫,內壁緊吸住那碩大,“原來這是你的性感點,這麼有感覺。”阿修羅更加賣力的衝撞著那一點,帶夜叉攀上快感的極致,並拿出夜叉口中的枕巾,夜叉在怒潮般的快感作用下發出了愉悅的叫聲,腰肢配合著擺動了起來,小穴把那巨大吞入又吐出,整個人陷入了阿修羅所帶來的快感中無法自拔。 就這樣,夜叉象玩偶一樣被迫多次用嘴吸吮堅挺的兇器,下體也被持續開發了不知多少次,過於粗暴的動作使夜叉暈過去,又醒來,阿修羅好象永遠無法被滿足一樣,狂亂的擺動著腰,用兇器無休止的開拓著這個身體,夜叉仿佛陷入了一個個狂亂的噩夢中,只能任其玩弄,世界都已經成了赤紅色,心中某個角落正在淪陷,意識深入了無盡的黑暗中。 在夜叉暈過去的身體旁邊,阿修羅憐愛的看著愛人說:“夜,你知道嗎!我等這一天很久了,我不能得到你會死去的,你是我永遠的最愛,即使世界毀滅了只要有你在就夠了,我要化身羅刹與你一起墜入地獄,我再也不會離開你。原諒我這樣對待你,我不後悔,如果我得不到你,就讓我們一起毀滅吧,我愛你!”說著阿修羅用修羅劍砍斷了夜叉的手腳上所綁縛的咒索,兩個人相擁而眠,屋內彌漫著情色的味道。 不知過了多久,阿修羅睡了過來,看著夜叉的睡容,感到欲望又湧上心頭,雖然很憐惜夜叉的身體,但年輕的放縱感占了上風,手又在他身上開始了新的探索之旅。 “什麼,好癢”。夜叉慢慢醒來,張開眼卻看見一張充滿欲望的面孔。馬上回想起昨夜那個小惡魔的所作所為,“不”夜叉感到了阿修羅惡意的 侵犯,開始用力掙扎了起來。但是疲倦的身體、無力的雙手只能作出無謂的動作,反而更加點燃了阿修羅的欲望。夜叉在手指的侵略下欲望又開始挺立,驚慌的夜叉好不容易推開阿修羅爬到床角,想躲過這場災難。 可惜他因昨晚的歡愛而不靈活的身體哪能裏躲的過阿修羅的魔掌,阿修羅的左手從夜叉後方抱住他的腰,右手則抓住他的欲望根部,夜叉被趴按在床上,後邊的沾染著乾涸愛液和鮮血的小菊花完全落入到阿修羅的視線中。阿修羅不滿足於僅僅觀賞,而把舌頭伸入了後方小菊花,深入淺出的擴張著小菊花,在自己的欲望到達高點之前,他要充分感覺夜叉的內壁的收縮。夜叉敏感的身體在他的挑逗下很快射精並感到全身無力,阿修羅乘機把自己的欲望直插夜叉洞穴深處。一用力就將夜叉抱入懷中,分身繼續探索夜叉的秘所,因粗暴對待而紅腫的小菊花被擴張開來,包裹著壯碩的分身,紅色的內壁不斷緊縮,在這種情況下夜叉的前方美景盡收眼底。“啊!好緊”阿修羅滿足的歎道。雖然經過一番雲雨,但那裏還象處子一樣緊,興奮的阿修羅更加用的將分身深入小菊花品嘗美味,左手愛撫夜叉胸口的小紅花,右手揉搓著夜叉的欲望,看著那白色愛液不斷順著身體流到後方小穴,嘴唇則吻上了夜叉的雙唇,舌頭伸入吸取蜜汁,在這種全身失陷的情況下,每一次腰部的擺動都使夜叉發現誘人的呻吟,夜叉沉溺在欲望的海洋中無法自製,就在夜叉又一次高潮來臨前,阿修羅卻停下了動作,夜叉不禁用迷惑的雙眼帶有要求的意味望向阿修羅。“說,你愛我,我就給你。”阿修羅為了刺激夜叉只是淺動,不再深入,夜叉感到十分不耐,欲望無法繼續的他在意亂情迷時也不想放棄最後的尊嚴,遲遲不發出聲音,只是不斷夾緊身體內的壯碩,不斷扭動身體誘惑阿修羅的深入。阿修羅在夜叉的主動下無法忍耐,終於又動作了起來,經過劇烈的狂風暴雨,欲望的愛液全部發洩到夜叉體內,又看了看愛人才滿意的睡去。 清晨 ,不知今後兩個發展會怎樣,只有讓時間去證明這段禁斷之愛,直到永遠。 下一篇請觀賞 聖傳——龍王 聖傳三部曲之《龍王》 序幕: 夕陽西下,西方天界 統治一方的神族——龍族居住的水世界中 在這個被水籠罩世界裏,只有一個族長那就是龍王。 這個時候在龍宮的深處龍族的統治者居住的宮殿中卻傳來了陣呼喚聲: “那伽!那伽!你在哪里?我的寶貝!快出來吧!”這就是超級戀子的龍王的呼喊。聲音從近到遠,漸漸消失—— “終於走了!”一個小男孩盯著那遠去的背影說道!一頭亂髮,不整的衣服,身體卻十分結實,長年練武的使他顯出非凡的氣勢,對!他就是龍王的兒子小龍王。 “那伽,就知道你在這裏!”他的身旁出現兩個少年,一著白衣、一著青衣,兩人長的一模一樣,一看就知道是雙生子,文雅而俊秀。 “青龍、白龍是你們呀!”那伽一臉開心,“我就知道你們會找到我的”,說著左手抱住了白衣少年的腰,右手拉住青龍。 “那伽,龍王又在找你了,快去吧!”。青龍說道。 “才不要呢!他好煩整天纏著我不放,我只想和你們在一起。”對於青龍、白龍這兩位表兄,那伽從小就纏著不放,所以他們也不見怪,只當對小表弟的寵愛,更何況他還是龍王的繼承人,是他們今後的族長。 兩兄弟對看一眼說:“不行,今天龍王說要你修煉武藝,你過幾天就要去升龍堂修煉龍族秘技”。 “什麼,我不要,要學可以讓你們教我”。 “不行那是族長才會的,我們不會,別孩子氣!你是龍王的繼承人,將來成了龍王,還能天天想著玩嗎!”青衣少年邊說邊用手摸著那伽的頭髮。 那伽抬起頭來看著這兩個表史突然用手一圈,把兩人拉入懷中,兩人驚叫著“那伽!”“你們答應我,我去修煉,但你們要一直陪著我,即使我當上龍王,你們也是屬於我的。”兩人看著那伽眼中的堅定,不由得有些慌亂,都沉默了起來。望著兩人的沉默,那伽心裏更加焦急,大叫:“我不要離開你們,我不要”。 白龍、青龍互看了一眼說道等你學好龍族咒術再說吧! 那伽聽後說:“好,我一定會好好學,為了和你們在一起,我什麼都願意做!” 望著那伽堅定的表情,白龍、青龍只當是小孩子的玩笑話沒有當真。他們怎麼也不會想到讓他學好咒術今後苦了的是自己。 聖戰中夜叉王勝利後當上了新的天帝,而小龍王也長大了,從小孩子變成了高大英俊的新任龍王。 一天,“什麼,他要結婚!”阿修羅聽到夜叉結婚的消息,雙眸象有兩團烈焰一樣燃燒了起來。“怎麼回事!”正在和阿修羅聊天的龍王十分不解的問。(本來聊的好好的,偏偏一個侍衛來報告說夜叉王要結婚了,然後一切就不對勁。莫名奇妙)那伽一個人回到了龍宮。 一周後,龍宮四處張燈結綵一派熱鬧景象,龍族的沙莉即將嫁給夜叉為妃的消息,使每個人振奮不已。 “什麼!夜叉王失蹤了?”龍王吃驚的問。“是的,沒有人知道去了哪里,聽說是逃婚!”白龍恭敬的回答。 “黑龍,你還知道些什麼?”。 “與白龍聽到的一樣,聽說王是一周前失蹤的”。 “真是奇怪,那沙莉的婚禮怎麼辦!” “王,長老求見!”殿外傳來侍衛的聲音。 “讓他進來”。 一位老者跚跚而入,躬身請安,龍王把手一擺。 “長老,找我有事嗎?”那伽問道。 “王,夜叉王的事您聽說了嗎?” “是的”。 “因為天帝逃婚,臣民們一致希望你能迎娶沙莉為妃,以免使龍族蒙羞。” “什麼,為什麼是我,我不同意!” “您也到了娶妃的年齡了,既然天帝拒婚失蹤,你為了龍族的聲望應擔起責任,不能讓天界其他武神年輕了龍族。 “龍王瞄了一眼雙龍說:“好,你先下去吧,我考慮一下再說”。 長老看了看,只好退下。 “白龍、黑龍你們也聽到了長老的話,你們的意見呢?” 兩人對看一樣說道:“王的事我們無法替您決定,但是我們希望您能考慮一下長老的提議”。 聽到這個說法,那伽氣憤的問:“你們不在意我娶妃嗎?” 白龍、青龍聽後覺得不知所措,看到這他們漠然的表情,那伽心中頓時被一股巨大而不知名的煩躁所佔據。 “好,你們下去吧!” 看著兩人遠去的背影,龍王覺得難受到了極點。不知不覺他來到了龍族夜市中。 在一片喧鬧聲中,他來到一家酒店,點了幾壺酒,獨飲了起來。走出酒店時步履已經不穩,一個滿頭花翠的少女從旁邊娼館走出“小少爺,進來座呀!”邊說邊拉那伽進去。 那伽已經醉得失去了往日的判斷力,隨著少女走入院內。 “好俊的公子!”“不要錢我也幹!”由於那伽的俊美,使得院內的少女圍擁不止。 “去,去,這是我的客人”。那名拉著那伽的少女把他帶入一自己的房間關上了門。“真小氣”圍擁的少女們一哄而散。 “來,公子,喝點我們的名釀——七彩虹”。那伽見到酒也不管其他接過一口喝幹。“公子,好俊的人品,我叫紫紗,你叫什麼呀?” “你別,把酒拿來我還要喝”。“不成,公子,那種酒只能喝一杯,喝多了一整夜都會興奮不已!”“胡說快給我”說著那伽搶過酒壺一口氣喝光什麼,“怎麼會!好熱。那是什麼酒?”“公子,那是催情劑,雖不傷身體,但你喝了那麼多,看來得叫好幾個姑娘過來,才能滿足你!”紫紗媚笑道。 “什麼,你給閃開,好熱!” 那伽推開紫紗,不顧院內女人的糾纏回到了龍宮。 宮內侍衛發現那伽的神情有些不對,急忙讓白龍、黑龍過來照顧龍王。 “王,你去了哪里,怎麼臉好紅,快叫太醫來!” “不,不要叫太醫,我喝了七彩虹!” “什麼,那可是烈性春藥,你喝了多少?” “一整壺”。 “什麼,常人只要一杯就要做一次,你喝了一壺。”白龍驚叫著。 “快去找幾個宮女來!”黑龍對白龍嚷道! “好,我馬上就去。”白龍答應後轉身欲走。 “看到熟悉的身影正要離開,龍王只覺得十分煩躁,他不顧一切的伸出左手,乘著黑龍轉身時劈中他的脖頸,來不反應的黑龍軟倒在地上,正要去叫人的白龍聽到黑龍倒地的聲響,回頭一看,驚叫道:“王,怎麼回事?”龍王並不答話而是念起咒術,一道水柱從天而致,罩住了白龍,這是王族才會解的咒術,白龍無法解咒被水擊暈過去。 在七彩虹的作用下,龍王變成了一個隻憑原始本能行動的人,心中有個聲音在喊(給我,我只要你們,好難過,快讓我解放)。下體熱潮不斷湧上心頭,龍王只想馬上抒解這種熾熱,而方法不言而寓。從小在宮中生活對這方面知識並不陌生,但都是和女性,但在藥效和長期內心深處秘密的作用于下,龍王用雙手抱住黑龍、白龍,念動咒術來到了練練武的秘室。為了防止獵物的掙扎,那伽拿出練武用的咒索將獵物的雙手背縛到他們身後,並把雙腳用咒索綁在他們腰上與身後的縛手的咒索相邊,整個人呈現出任人享用的樣子。然後才慢慢解開自己衣服,準備吃掉美味的獵物。 覺得有人在碰觸自己的身體,白龍、黑龍相繼醒來,映入眼中的一張熟悉而充滿欲望的臉。想起身才發現自己被咒索綁成的下流的樣子,衣服已經被粉碎渾身赤裸,雙腿大張露出漂亮的小菊花在等待著人來採摘,爬在身上的人一邊正用嘴輪流吸吮著黑龍、白龍胸前紅色的小果實,一邊用左手在黑龍的硬挺上撫摸,右手還壞壞的在白龍美麗的小菊花上玩弄。 “這是在幹什麼?不要,王,快停下來,你瘋了嗎?”白龍說道。 “王,求求你,快放開我們。”黑龍也叫道。就邊和女人的經驗也少的可憐的青龍、白龍並不知道龍王這樣做的意義,只是覺得十分羞恥,一心想要從困境中出來。 “好吵!”,正在享用美食的龍王,嘴唇正在品嘗黑龍和白龍胸前紅色果實,左手換了個位置繼續套弄黑龍的欲望根部看著那裏湧出白色的液體,右手則放開白龍拿起地上已經碎裂的衣物塞住了白龍、黑龍的嘴。“這樣就安靜多了”。龍王打量著白龍俊美而結實的身體,感到體內的熱潮更加膨脹了起來。(好美味的樣子!)龍王急切的用唇咬住白龍一顆紅色果實,左手加大對黑龍欲望的愛撫力度,無法發出聲音的黑龍、白龍奮力掙動身體,想把身體向後縮,但因為咒索的關係一動,雙腿就因咒索的關係張的更開,並發出叮噹碰撞的聲音,更加刺激了龍王的男性征服欲。 白龍胸前的果實在龍王的吸吮下更加晶瑩紅潤,慢慢硬挺了起來,而黑龍則在龍王的愛撫下前方失守一道蜜液噴泄而出, “真敏感,這麼快就射了!既然有現成的潤滑液那我就不客氣了!” 愛撫白龍的果實的手向下移到白龍的硬挺,白龍扭動閃躲,被龍王一把拉回後,手指沾染著黑龍的愛液向那小菊花進軍。還不知道怎麼回事的白龍感到下方秘所一陣疼痛,發現龍王的手指正在洞口處向內探索,感到自己的內壁因異物的進入不斷收縮,連一隻手指也無法進入。龍王有些不耐煩了用唇惡意的含住白龍的硬挺不斷吸吮,右手則伸到黑龍的欲望把剛才殘存的愛液塗向黑龍後方的小穴。由於黑龍剛發洩過一次身體十分柔軟,右手手指一下子就進入了,黑龍的下體收縮刺激了龍王的欲望,手指數量不斷增加,動作也越來越快。白龍也被玩弄到射精,龍王的左手沾染著愛液又來到了白龍的小穴,想要進入,還是很緊緊。龍王有些不耐煩了,“好緊,連一隻手也進不去,都讓你享受到了態度還是這麼強硬,看來只有好好調教調教你才行。為了一會讓我進去得更舒服”。龍王站了起來從旁邊拿過一瓶白色乳液、一瓶粉色乳液和一根手指精細的皮鞭,白龍和黑龍開始不安了起來,這些陌生的東西使他們產生了恐懼感,“不要怕,這白色的只是潤滑液,粉色的是春藥,致於皮鞭嗎!我是不會打你們的!這是用來愛你們的!”龍王解釋道。 說著,龍王拿起皮鞭在上面塗上大量白色液體,把鞭柄向白龍的小菊花探去,白龍無聲的掙扎著,可雙腿地越掙越緊,小穴依然暴露在龍王的面前。在潤滑液的作用於下,鞭柄很順利的捅入白龍的小嫩穴,小菊花慢慢綻開,龍王一邊用左手抽動皮鞭,一邊把右手伸向黑龍的小穴,黑龍的秘所在剛才的一番開發下,早已經可以進入四根手指,可憐的黑龍從未體驗過被人如此粗暴的對待,小菊花被龍王用右手強行擴張開來,嘴裏被塞入布條,才發洩過的的分身陷入龍王的口中即將要到高潮,室內只有白龍、黑龍“嗚——嗚”的聲音以及三人粗重的喘息聲在回蕩。 龍王感到黑龍的小穴已經軟化了,就把手指拔出來,黑龍以為一切都過去了,正想放鬆身體的時候,龍王離開了白龍的身體,把早已充血的分身抵在黑龍的小菊花前,並把黑龍、白龍口中的布條取出,白龍用盡全身的力氣來抵抗下體的疼苦,並沒有感覺到布條已經取出,而黑龍卻發出“什麼,好熱”的聲音,他感到洞口有個巨大物體正在侵入體內,“啊!”隨著黑龍的慘叫聲,龍王的巨大直插到洞內,緊澀的秘徑被強行攻入的兇器弄得流出汩汩的鮮血,身體象被撕裂了開來,黑龍慘叫著:“不,好疼,求求你,快停下來!”龍王才不會管黑龍的叫嚷,更加用力的在他體內擺動腰肢馳聘了起來,“好緊,好舒服!” 龍王的分身不斷膨脹,充分體會內壁的收縮的快感,在一陣狂風暴雨般的進攻後,龍王的愛液噴射在黑龍的體內,看著被自己愛暈過去的黑龍,龍王不捨得拔出剛解放的分身來到白龍旁邊,白龍的粉紅色雛菊早被皮鞭撐開變成了暗紅色,雙目呆滯的目光無神的凝視前方,雖然後方十分辛苦,但前方卻早已挺立多時了!龍王看了後,笑了笑想:白龍真是好可愛!馬上就讓你更舒服。剛解放的分身又硬挺了起來,雖然剛吃掉了一隻獵物,但這對龍王來講是遠遠不夠的,因為藥力的關係即使一整晚也是無法平復他的欲望的。而且神族的族長本來就因體質的關係比常人持久,所以今天龍王今天是不會輕易放過他的獵物的。 由於已失神很久白龍並不知道黑龍已被龍王吃掉,還天真的以為龍王要放過自己。卻不知道龍王已經準備把他當作第二盤美味,正準備放心享受。小菊花上露出一小截鞭柄,在鞭子的擴張下,內壁已經軟化了很多。龍王滿意的拔出鞭子,用舌頭去品嘗小穴收縮的餘韻。並把二根手指一起伸入和舌頭一起發起進攻。“不,你在幹什麼”白龍掙扎了起來,隨著白龍的扭動小穴也不斷綻放,龍王不耐煩的抓住白龍把他抱在腿上,把手伸向龍王已經挺立的分身,用手在前端不斷愛撫一直到要部,並將自己的欲望從後方同白龍的分身交會在一起磨擦著,使得白龍在龍王懷中更加用力扭動起來,白龍由於受不住這種愛撫又射出了白色愛液,而龍王的分身也早已硬挺了起來。 “很舒服吧!你也該讓我享受一下了吧”,說著龍王用手扶住白龍的下體,把自己沾染愛人體液的分身插入洞底。“啊”白龍發出一聲慘叫,在巨痛下,做出最後的掙扎就暈了過去,內壁緊緊的收縮了起來,龍王感到那潮水感的快感,小穴把分身緊緊吸住,鮮血隨著愛液流出,“好緊!真是極品”。龍王更加賣給力的動作了起來。 雖然不是第一次做但象白龍、黑龍這樣讓他滿足的人還是第一次遇到,從小龍王就對這兩個表兄有著一份超常的愛,但因年紀小一直不懂得那是什麼,今天在藥的作用下,那份長年埋藏的欲望終於爆發了出來, 原來長期以來的不舍是因為自己早已愛上了他們,但是因為種種原因他總是避而不想,今天他終於得到了一直以來的夢想。既然讓我得到了,我就再也不會放開了!龍王在心中暗暗發誓。 龍王在白龍身體中解放了欲望後,看著暈過去的白龍黑龍,龍王無法忍受欲望的叫喧,好獵物要經常享用才不會浪費。於是龍王用手指把春藥塗在白龍、黑龍的硬挺上,然後把他們並排放在身前,流留開拓起他們的小穴,盡情享受了起來。 黑龍、白龍在龍王的需索下醒了過來,“好疼!”全身疼痛卻又有一種燥熱感的白龍、黑龍發現在自己身上侵犯的龍王,想開口阻止,口中卻只發出“啊——啊”的呻吟,在春藥的作用於下,兩人變得異常敏感,痛苦和快感象兩種巨浪衝撞在他們體內。龍王十分滿意他們的反映,把發洩過的分身放入白龍的嘴裏命令道:“給我吸,讓他硬起來”。白龍受到春藥的影響屈辱的含住龍王的分身,吸吮了起來,龍王卻爬在他們身上玩弄兩個人的欲望,不時用嘴或手逗弄,就象小孩子對待一個新的玩具一樣,每當兩人快要解放時就惡劣的停下來不讓他們滿足。龍王的分身在白龍嘴中膨脹後射出大量愛液,白龍正想吐出,就被龍王按往頭部,強迫他把愛液吞了進去,愛液順著白龍的嘴角流出,龍王又把分身放入黑龍口中,黑龍也默默用力吸吮了起來,當分身又硬挺時,“好孩子,給你們獎勵!”龍王說著抽出分身插入黑龍的下體,黑龍全身一顫後,接受這龍王的巨大,內壁收縮了起來。龍王在黑龍身上享受到後,又繼續開拓白龍的身體。 白龍和黑龍在他無上下境的需索中,暈過去,又醒來,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也不知道自己被迫解放了多少次,在欲望得到全面滿足藥效失去以後滿足後,侵略者終於沉睡了過去。嘴裏還咕喃著:“不要——我不要娶沙莉,我只要你們!”聽著這任性的夢語,下體已經麻木,小菊花充血而紅腫,被龍王的愛液所充訴的黑龍、白龍無奈的看著那伽的睡容,睡著的他那麼天真可愛,可這可愛的人卻對他們剛剛做了那種可怕的事情,不知道如何面對明天。兩個也只好調整氣息,閉上了眼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