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館★

關於部落格
有BL的遊戲,圖片,文章,還有.........
不喜勿入~不知BL為何物者.........
也最好不要點進來~小魚不想害人走上不歸路><
  • 1572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合集]《痛得受不了…還是爽得受不了?? 》 BY:EASTER

Ip address : 61.223.13.144 , Browser : MS Explorer 6 , OS : Windows XP [合集]《痛得受不了…還是爽得受不了?? 》 BY:EASTER 短篇喜劇--痛得受不了…還是爽得受不了?? 痛……很痛……好痛……非常痛……痛得要命……痛得快受不了了……為什麽……為什麽會這麽痛的……為什麽啊!!!!!!!!!! 騙人的,書上寫的全都是騙人的,只有我這個呆頭呆腦的大笨蛋x3才會相信書上的鬼話啊~~~~~~什麽會得到享受!!!!什麽會爽得大叫!!!!!什麽會大叫不夠再用力點!!!!!那根本就是騙人的,漫畫書和小說說的全都是騙人的。尤其是騙我這些還沒被上過的零號啊!!!!!!太過份了……我說真的是太過份了…… 才不是什麽好享受,我說是比下地獄更慘……才不是什麽爽得大叫呢!我說是痛得像喊驚那樣才是……才不是什麽不夠再用地點!我說是要即刻停下來去塗藥膏才是啊!!!!!!總之我就是倒了十輩子的楣啦!!要我當同性戀巳有夠慘的了,雖然老媽和老爸只是打了我一頓便原諒了我,但……生性古版的老姐居然就這樣便把我趕出來自己生活啦!生我的老爸老媽都還沒說不認我,她這個薄情的老姐就這樣對待她唯一的弟弟……現在,就連第一次破掉我後面的處子之身,也都是這樣的悲慘,我說甚至被老爸老媽不認我還要悲慘啊! 對啦對啦!!!!!!我是很守身如玉又怎樣,誰說到了二十三歲還是處男的人就是犯法呢!我只是想將最寶貴的第一次送給我最喜歡的人啦!不行嗎??有意見嗎??還不都是之前喜歡的太過心急了,接吻不到十次,便想要上床呢!我說起碼要接過百次才行啦!啍……誰說我思想守舊的,我是從一而終哦!我在十八歲成年那時發過誓啊……我只會和我最愛的終生lover上床做愛的。其他的……一律免問,就算他長得比畢彼特俊朗,比阿諾舒華辛力嘉還要孔武有力,比Jamie Oliver還會煮菜,比李察基爾還要有男人味道,比現代的新好男人還要好人品……總之是沒有來電,沒有感覺的,我都不要和他們上床呢! 但……但……誰不知,天啊……我這一生中命定的MR. Right……他的樣子雖然比畢彼特差一點,一身均勻的肌肉是沒阿諾舒華辛力嘉那麽利害啦!還有不像Jamie Oliver那樣會煮多國的菜,但也不會把我餓到啦!還有……就是沒有李察基爾那一種經歷滄桑的男人味,有的只是一身淡淡的古龍水和煙草味。雖然他這幾近完美的條件也末夠完美啦!但……我可是愛他愛得要死啊! 像在第一次在深夜的火車上相遇時,他那個喝得半醉的樣子,還有帶著一雙梨窩的淺笑,就算他把我的襯衫吐得一身都是,儘管他硬是要拉著我到他家里弄乾淨,就算是他一個小小撥弄頭髮的動作,都一一在敲打著我體內的每一個細胞,我的心跳得比玩笨豬跳時還要快上好幾倍,我的臉紅得像個熟透的蕃茄……我第一眼看到他,便知道他就是我這一生的MR. Right了…… 可是……可是……就算是這樣又如何,我是說了只和最喜歡的lover做愛啊!!!!!!但……也沒有說過一定會做嘛!!!!!!………沒有人說過gay做愛,用後面真的是會那麽痛的嘛!!!!!!是……昨天是我們二人相愛的一百四十五日又十二個小時,而且吻也接過了二百四十八個……但……也不一定要真的做愛嘛……都說了我會用手……或是用口…….總之是用盡方法去服務他的啦!!!!!!只要不痛的話…… 是誰當初說一定不會痛……是誰在進入時說只會有一點點痛……是誰在動著腰的時候說只是痛一會的,然後便會很舒服的……是誰啊!!!!!!是誰啊!!!!!雖然……雖然後來是真的有那麽一點點舒服的感覺啦……到最後真的是舒服得再解放多一次啦!!!!!但……這不代表我便能忍受之前的痛!!!!!被他那一大根針插進去……誰會覺得不痛反而很爽的呢!!!!!我看就連是天生便有個洞口去配合這根大針的女人,也會感到有壓迫感呢!!!!!現在更何況是這一個只用來開大號的小小後花園哦!!!!! 真的是很痛啦……痛得我還擔心裏面的大腸和胃會不會搞作一團呢!!!!! 啍……這樣還算吧!!!!!最…最…最看不過眼的,就是他那個心急好色的大笨蛋,居然連花少許時候跑去便行商店買一下潤滑油也不肯,就這樣……就這樣……壓上來,把我脫個清光,吻個乾淨,看過滿足,然後……騙走了我寶貴的第一次,由頭到腳也被他摸個徹底,該看的不該看的都全看了……我都還沒說他占盡了我的便宜,現在還騙我做愛會做得我很爽……我看很爽的只有他一個吧!雖然……雖然我是有那麽一點點的呻吟和陶醉啦……而且……而且…還有一點點的高潮快感啦……真的…真的只有一點點啦~~~是一點點啊`~~ 啍……啍……我決定不做了,我決定以後也不要和他再做了,他那一個好色又心急的大色狼,除非有一天……我不再覺得痛啦!除非有一天我會抱著他大叫『爽死了』啦!!!!!除非有一天我主動騎在他身上要叫不要停下來啦……否則英女皇到來也沒得商量啦…… *** 哇……不要啦……不要啦……我不要和你再做呢!上一次痛死我了……搞得我之後的幾天睡也不是,坐著也不是,站著也不是……這一次也不堯得要痛上個幾多天……我還得要去上班啊~~~ 什麽!!!!!!!!!!你說你巳做好了準備……你說你給我帶了樣好東西來……你說你這一次一定會讓我爽得要死!!!!!!你少在那騙我了……我才不信你……我不會信你啦……!!!!!!哇……救命啦~~我不要啊……你一定是在騙我的…… 「嗯……啊哈……哈……啊……快……」你怎麽不快點動嘛……怎麽你那根大針插進來又不動呢!快點動嘛……我的身體很熱哦!熱得不像話呢!!!!!你就快點來幫我解熱嘛…… 還不快點來吻我……我的嘴張得大大的等你來吻我啦…… 「嗯啊……哈啊……啊………啊……快點…嘛……」怎麽你動得這麽慢的啊!!!!!你沒有力氣了嗎??還是你故意動得這麽慢的啊……我不要啦!!!你動快點嘛……我快受不了了…… 「嗯……啊哈……哈……啍嗯……好舒服啊……啊……」好舒服哦!!!!!!快爽死我了,雖然我後面的小花園是有點熱熱麻麻的感覺啦!!!但…真的是很舒服哦!!!!!你動快點嘛! 「啊啊……啍嗯……哈嗯……啊……啊……不要啊……不要停啊哈……」不要……不要這麽快便停哦!我還不夠呢!……好……你不動的話,那我來動……我要讓你也爽得大叫舒服…… *** 嗯……很累哦!昨天做了多少次呢!!!!!身體四周都是被吻被咬的相愛痕跡呢!!!!!那裏也被愛得紅紅腫腫哦!現在高潮過後……發覺我後面的小花園開始隱隱作痛啦!!!!!!洗澡時也不敢用花潑洗那裏哦!紅紅腫腫的……他昨天究竟是不是打算一次過把一個月的份量都做完哦!他這吸取人精華的怪物,今天還早上六時便起來去跑步呢!真有精神啊…… 看看我……我現在還得躺在床上靜養呢!那裏紅紅腫腫,走路時那因摩擦而起的痛感實在是受不了啦!!!!!!還不是他……昨天做這麽多次,對啦對啦……雖然是我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用雙腿夾著他,不讓他把他的那根大針抽出來啦!!!!!!雖然是我不斷在叫『很舒服……爽死了』啦!!!!!雖然是我主動的騎在他身上,渴求他似地擺動著腰啦!!!!!!但……誰教他給我在我那一個脆弱的後面小花園裏塗上那藥效利害得要命的催情劑哦!!!!!! 都是他……都是他那個心急又好色的大笨蛋,把那藥性利害得要死的催情劑塗在我身上的,弄得我欲火全被挑起,一發不可收拾……還倒轉頭主動去渴求他多做一點呢……是……那時候我是爽得要死,爽得不斷大叫呻吟……爽得抓得他整個背也是傷痕……但……現在卻痛得我要死呢! 我不要做了……我再也不要做了……就算他用催情劑令我爽得要死……令我主動求歡……令得不斷呻吟……但……做完過後還是會痛的話,我便不要做了…… *** 什麽……你說你會溫柔點……你說你會控制一下你自己……你說這一次的催情劑比上一次的還要好……啍……我不會再信你的……我不信你啦……上次我足足在床上躺了三天啊……害得被公司的同事笑得面也不知要往那裏放了……我說……我-不-要-啦…… 「嗯啊……啊哈……嗯……很舒服啊……」 「啍嗯…啊……….哈啊……不要……不要….停啊……」 「啊啊……哦哈………啍嗯……哈啊……很爽啊……」 「嗯……哈啊……哈……啊…啊……動快點嘛……啊啊……」 最後…………我還是被他牽著鼻子走了,徹底的痛過了幾次後,再作時……便沒那麽痛了,或許是習慣了吧……又或許是我開始變得有點被虐狂吧…… 但……無論如何……現在,我們家……巳變得每一角落也放著隨時用得著的催情劑呢…… 痛死了…..還是爽死了……我也分不出來了……只知道,這一世……我也是賴定這個男人了,誰叫他把我吃了還要我得忍受這樣的痛呢!早知道……當初便不大方的讓他用他那根大針插進我後面的小花園了…… 我愛你啦……心急又好色的大笨蛋…… < 全文完> 〈太多前戲...太少精神~> 鬧劇---太多前戲--太小精神…~~~~~(笑!!!~) 時間~~~入冬後的某一個風和日麗的黃昏…… 地點~~~公寓裏一張king size的雙人床上…… 人物~~~有筋肉男一號和筋肉男零號…… 「哎呀……都說了不要在有太陽的時候做的嘛!而且我有點累了……」筋肉男一號用著一把雄厚的聲音說著。 「嗯……但是人家現在想要做嘛……」筋肉男零號聽後,用著他的一把男低音……””極為嬌娓””地堯著嘴唇回答道~~` 「好好好……什麽都聽你的,你就不要擺出這樣的一張臉,這樣會教我受不了的……」筋肉男一號看見筋肉男零號的””可憐相””後,便快快地抱著筋肉男零號安撫著。 「嗯…..你最好的了……」筋肉男零號露出一個陶醉的微笑。 之後,兩個滿身都是筋肉的一號和零號便雙雙倒在king size的大床上……擁吻著~~~~~正當二人吻得陶醉的時候,筋肉男一號突然說道…… 「你怎麽沒有把你的腳毛拔掉??」筋肉男一號語帶不滿地說道。 「嘖……常常要拔掉多麻煩呢!而且用拔的很痛的耶……留著不好嗎??有男性的味道嘛……」筋肉男聽後便解釋道。 「但現在不長也不短……摸上去剌手的,感覺多噁心……多不舒服呢!而且現在天還亮……看到了這些……什麽好氣氛也給它破壞了…...」筋肉男一號對於筋肉男零號的解釋不怎滿意,便繼續挑釁著。 「知道了……那現在我就去把它全弄乾淨好了,那總可以吧!你在這等……我很快回來……」正在享受著的筋肉男零號,一臉不願意的樣子……站走來,拿著刮胡刀走進澡室。 隔了一會,筋肉男零號帶著一雙””光滑””的強壯美腿,走出了澡室……再次走到床上,巳急不及待伸手去脫自己身上的緊身衣……脫掉褲子和內衣褲,露出自己那強壯的分身,正想挨近筋肉男一號的時候…… 「等一等……」這筋肉男一號又再次出言阻止了筋肉男零號的動作。 「又怎樣了……」開始有點不耐煩的筋肉男零號,問道…… 「不如你先去洗澡好嗎??」筋肉男一號問。. 「為什麽呢???」 「沒洗澡那地方會有一陣不太新鮮的氣味的……」筋肉男一號表情很認真的回答著。 「那不就好嗎??有原始的野性氣息在嘛……而且這會讓人更興奮的……」巳經很想””做””的`筋肉男零號,一臉興奮地說著,不理會地想去把筋肉男一號的上衣脫去。 「但實在是原始得令我有點想吐的感覺呢!而且現在是夏天很容易會有細菌感染到嘴巴的……」筋肉男一號不想再像很久以前的那一次一樣,嘴巴因替沒洗澡的””那個””口交而足足發炎了一個多星期,還給朋友笑了很久呢! 「那……那你想怎樣啊……」筋肉男零號開始有點生氣了。 「去洗澡……」筋肉男一號想也不想便回答道,.而自己則拿起身旁的雜誌準備閱讀。 「……」筋肉男零號無言地再一次走進澡室。 不知過了多久,筋肉男零號在胸口的位置擐了一條大澡巾……滿身香味地走出來。筋肉男零號還在自己的”那個””塗上了香味撲鼻的香薰油呢!心想這一次應該沒有問題吧……而且再不做的話,自己的耐力快要被磨損了。 「我洗好了……」筋肉男零號見筋肉男一號沒有反應,便用手指戳一戳筋肉男一號……誰不知……筋肉男一號……居然就這樣子……睡著了。嘴角還流著像是在享受且半乾的口水呢!!看得筋肉男零號一臉的青筋暴現…… 「喂……起來了,我巳經洗好了……你做不做啊??人家等很久了嘛……」筋肉男零號在筋肉男一號的耳邊大聲說道。 「啊……什麽事……」被這突如其來的吵鬧聲嚇醒的筋肉男一號,張著自己那對迷糊的眼睛說。 「嗯……來吧……我在等著你啊~~~~」只見筋肉男零號巳經側躺臥在筋肉男一號的旁邊,還擺出了一個”””相當誘人”””(-______-“)的姿勢,用著極為嬌滴滴的聲音向筋肉男一號說道。說罷還用他那對會放”高壓電””的眼睛向筋肉男一號拋了一個媚眼。 「你躺在這做什麽啊??」只見還沒睡醒的筋肉男一號,一臉茫然地問道身旁的筋肉男零號戀人。 「……你……你是不是睡覺睡得失憶去了啊!怎麽這麽重要的事你也不記得呢!」筋肉男零號簡直不敢相信,只不過是短短的兩個多小時前的事罷了……為什麽……為什麽……難道他就對這回事這麽的不上心…… 「你是說洗澡嗎??」 「啊……我的天……不是啦!!不是啦!!是”那個””……””那個””啊……」筋肉男零號揭斯底裏地大吼著,.隨即騎坐在筋肉男一號的身上,想脫掉他的衣服。 「等一等………」筋肉男一號捉著筋肉男零號的手。 「又怎麽了……」 「不如……明天才””那個””吧!」一點抱歉的意思也沒有,筋肉男一號就這樣扣回自己身上襯衫的鈕扣,一臉懶庸庸地說。 「為什麽啊???」 「因為我現在比較想睡覺……」筋肉男一號說罷,雙眼巳經開始慢慢地閉上了…… 「啊……什麽………你……」被氣得七孔生竅的筋肉男零號……張著口……呆了……靜靜地過了一陣子~~~~~ 房內傳出一陣鼻鼾聲……T_____T// …………………….. ……………………………………. ………………………………………………… 「還是睡吧……-__-“」騎坐在筋肉男一號身上的筋肉男零號,幽幽地說著。 今天他們的作愛的前戲足足花了三個多小時……可惜………最後……卻什麽……也……沒做到………~~~~~~~~~~ (完~~~~~~~~) 交換快樂—我們只能給彼此肉體上的歡愉 此刻……你帶給我身體上的各種快樂和滿足…… 下一刻……我卻滿足了你征服別人的欲望……. 我們都在互相交換著彼此的快樂…… 這只包含著肉欲上滿足的快樂…… 「嗯…….啊……啊……啍啊……」少年雙手無力地握著巳被弄得雛成一團的床鋪,腰部被一雙強壯的大手緊緊地握著並且抬起,用力地上下擺動著……少年的口中發出一串又一串惱人的喘叫聲和呻吟聲。 「怎樣……很舒服吧??」抱著少年的細腰,從少年的後方持續著擺動動作的男人,露出了一個迷人的淺笑對少年問說……顯然少年剛才的呻吟聲音對男人而言是一種無形的邀請和鼓勵……因為,男人擺動的動作在下一刻加快了速度…… 「啊啊……嗯……啊啍……很棒啊……嗯……爽死….了……」少年因淫叫而張開的雙唇……透明的銀絲像不受控地弄濕了枕著的枕頭,少年一邊開始慢慢地擺動起自己的腰來配合男人的動作……一邊像有默契般把細腰抬得更高,想要得到男人的愛撫…… 「今天怎麽這麽快就想要了……後面滿足不到你嗎?」雖然是這樣說著,但男人的表情一點也看不出不悅和生氣。 「嗯啊……哈啊……哈……不是啊……我想要你的手幫我……你的是最舒服的……嗯啊……」少年把枕在床鋪上的頭抬起,轉過去望著身後抱著自己的男人,一邊放浪地叫著……一邊說著大膽露骨的讚賞說話,想要得到男人的獎勵一樣再更加努力地擺動著自己的細腰…… 「嗯……你說我要怎樣獎勵這麽令人滿意的你才好呢……」男人見到少年大膽的邀請……努力的配合,一邊自個自地說著……一邊把自己的大手伸至少年身體下方巳經興奮得湧出了奶白色水珠的部位,用指頭輕輕地撫弄著它……帶著淫欲氣色的奶白色水珠不斷地湧出……像泉水一樣…… 「哈啊……我要……啊啊………嗯…….哈……」少年感到男人的大手在自己的分身撫弄著……便把雙腿輕輕地夾著……在磨擦著,奶白色的水珠弄濕了男人的一雙大手…… 「你想要什麽呢……你說出來……我才能做啊……」像誘惑少年般,男人在少年的耳邊輕聲地呢喃著……雙唇輕咬著少年敏感的耳垂。引得少年又是一陣的喘息…… 「嗯……啍啊……哈……要你的……啊……摸我啊……快嘛……哈啊……」少年知道男人的壞心眼,臉上露出了一陣的紅暈後,轉過頭對正望著自己的男人撒嬌地說著……說罷,夾著男人一雙大手的雙腿開始慢慢的擺動著…… 「像這樣嗎??」男人的一隻大手邊在少年巳經腫脹難耐的部位來回的愛撫搓揉著……邊詢問著閉著一雙明亮眼睛的少年。 「嗯……啊……哈啊………再快點啊……那裏……唔啊……」少年陶醉著閉著雙眼……用著聲音去邀請著愛撫著自己的男人更大膽……更落力的去獎勵自己,少年知道男人最喜歡自己對他撒嬌……知道男人最喜歡聽自己放浪的呻吟聲了……於是少年更大聲地叫著……喘息著……呻吟著……要的……就是想要得到男人的疼愛和愛撫……少年更用力地扭動著被男人握著的細腰…… 「你這個淫蕩的小妖精……」男人的原本巳興奮無比的陽剛……被少年在擺動的誘人後庭所緊吸著……這才變得更大更硬……男人在少年分身上滑動的手動得更快…… 「啊啊……啍唔……哈…好……哈啊……啊……好……」少年被過份刺激的分身不斷地湧出奶白色的液體,後庭因興奮與快感而不斷地在收縮著……口中的呻吟聲更為頻密……少年快要承受不了男人同時給予少年前後方所帶來的絕頂快感和高潮…… 「快好了……」男人也快要忍不住了……光是感受著少年緊緊地把自己的陽剛緊吸著的灼熱後庭……聽著少年如交響樂般吸引人……帶領人到最高潮的放浪呻吟喘息的聲音……看著少年陶醉的表情……男人便想把少年的雙腳大大的張開……狠狠的抽動……進到少年身體的最深處……與少年的身體緊緊地給合在一起…… 「哈啊……啊啊………好…棒啊……唔啊……啍唔……啊……」少年興奮地在啜泣著……淚水因快感的到來而快樂地流著……少年的身體在大幅度地在擺動著……少年全身上下都散發著淫欲治豔的氣息……少年在最後的一聲呻吟之中,到達了最高的絕頂高峰……少年的精液弄髒了床上高級的絲絨棉被……棉被被染上一朵又一朵大小不一的淫蕩花朵…… 「唔……」男人比少年慢了一步……但差不多是在同一個時間,在猛烈的抽插下……在少年的體內解放了……奶白色的精液沿著二人緊緊結合在一起的地方緩緩地留下……沿著少年線條優美的大腿流下……弄濕著床鋪…… 「啊哈……哈……啊……哈……」少年無力地趴在柔軟的床上,張開嘴巴大口大口地在吸著空氣……房間裏的空氣,染著二人體液和汗水味混在一起的獨著氣味……是淫欲的……是煽情的……也是親密的…… 「還好吧……」男人沒有即時的起來,依舊是壓在少年光滑皮膚的身上,親吻著少年帶著小麥膚色的背部…… 「聲音都快沒了……」少年帶著有點疲憊的語氣說道…… 「要喝水嗎??」男人在少年的背上吸啜著……留下了一朵淺淡色的小花……然後便想要起來。卻被少年阻止了…… 「不要……就這樣……」少年轉過頭……用自己的手拉著男人的手說道。少年想多感受男人埋在自己體內的那一份充滿感和充實感…… 「怎麽了……還要不夠嗎??」男人露出難得的溫柔笑容,就著還埋在少年體內的姿勢,換了個動作……和少年側臥在寬大的床上……雙手抱著少年的身體,把頭埋在少年的頸椎……輕輕地在磨蹭著…… 「…都快給你弄得直不起腰來了……再做的話明天真的站不起來啊……」少年就著側臥的姿勢……由著男人抱著自己,一臉倦容地說著……雖是疲憊不堪……但少年卻得到了無上的快感和歡愉……身體和心靈也被塞得滿滿的…… 「站不起來便待在床上好了……反正你可在這住下去……」男人像是認真般,說罷一雙手巳在少年非常敏感的小腹附近來回的輕輕撫弄著…… 「你這個有家窒的男人還真敢說啊……」少年像是很享受男人從撫養傳來的安適感般,閉著雙眼……帶著毫不在乎的口氣問道。誰都知這並不是認真的…… 「反正也沒差吧……她不知道這裏……」男人的一雙手繼續在少年比一般人……甚至是女人還要來得吸引人的光滑肌膚上來回的愛撫著……輕摸著…… 「你也太小看女人吧……告訴你啊,女人要狠就有多狠……再怎樣令人難以想到的事情她們也都會有辦法知道的……」 「你還滿瞭解女人的嘛!」男人毫不理會少年的話……說罷俓自笑起上來。 「你都不想想我是當什麽的啊……」少年這才張開一雙明亮的眼睛,望著男人說道。 「當什麽的……」 「當然是當男的PR啦……」 「這有什麽關係??」 「因為做我們這一行的……最重要的是瞭解女人嘛!」少年在遇見這一個男人前,一直都是在當男公關的……對象有男的也有女的,不過少年的外表顯然是較得男人的歡心……除了是那些上了年紀又比較有母愛的闊太會喜歡像少年的這般公關外,就只有好男色的男顧客會喜歡像少年這樣的公關……雖不是那種說話充滿嬌柔……像女人一樣買弄著嬌媚,但……就是很對男人的口味。現在的這一個男人也都是因為這樣才把少年買下來吧!巳經有兩個月的時間了……少年和男人的肉體關係巳經持續了差不多兩個多月的時間…… 「那瞭解男人呢??」 「男人更容易瞭解…...男人啊……只會用下半身去思考的單細胞生物啊……」少年轉身把男人壓在身下,用著極香豔和大膽的姿勢胯坐在男人的腰身上……吃吃地笑著…… 「男人的身體是誠實的……而且也很易衝動……」男人也露出了一個淺笑,給了少年一個又長又深的濕吻……二人的舌頭在空中飛舞著…… 「嗯……嗯啊……夠…了……」少年感到從自己體內離開不久的男根又再一次想要變硬起來,少年吻了吻男人性感迷人的薄唇……對男人說道。 「…你還真懂得逃啊!把別人的情欲都挑起上來後……又逃開了……」男人覺得耳猶末盡的又再吻了吻少年有點乾涸的嘴唇。 「嗯……再做下去的話,小孩都可生兩三個出來了……」少年趴在男人的身上,和男人同是赤裸的肢體緊緊的貼在一起……感受著彼此的熱度。 「那就好……你便可以明正言順的住在這裏了……」男人輕掃著少年的背,笑著說…… 「怎樣……你要把我藏在這裏……當你的情夫嗎??」少年抬起頭望著男人問道。 「金屋藏嬌??哈哈……你還真的有點像情夫呢……怎樣…要不要啊??」男人說罷吃吃地笑起上來,顯然男人的話並不是認真的…… 「啍…才不要……當別人的情夫,比要在大街上和男人親吻還要來得討厭呢!」 「你不考慮考慮一下嗎??」 「想都別想……我才不要做第三者……」 「你現在巳經是了……和別人的丈夫上床……作愛……還擁在一起的躺在床上……」 「我們這不算……我們只有肉體上的關係罷了……」 「但……你是被我買下來哦!可算是包養呢……」 「這不一樣吧!雖然意思上是一樣啦……但我並不是受你的控制,也不會受你的看管……我並不屬於是你的所有物,我還是可和別的人在一起……我們現在這一層關係只可算是交易……」少年再次躺在男人寬闊的胸前,緩緩地說道。 「交易??」 「對……我們在交易……在交換著彼此的快樂……嗯..肉體上結合的快樂……還有滿足感吧!我們都只能給對方肉體上的快感和歡愉吧……」 「……嗯……對啊……我們真的是在交換著快樂呢!」對於少年的這一番話,男人想了想……露出了一個若有他意的微笑,然後回答道。說罷......再給了少年一個又深又長的纏綿濕吻...... 夜......對只有著肉體享樂的人來說是太短了點吧..... 此刻……你帶給我身體上的各種快樂和滿足…… 下一刻……我卻滿足了你征服別人的欲望……. 我們都在互相交換著彼此的快樂…… 這只包含著肉欲上歡愉的快樂…… 一個同性戀者的自白 <手淫> 我……很喜歡手淫…… 嗯……說我有多喜歡手淫??想起你的時候……便會有想手淫的衝動了…… 不單會用自己的手指頭在身上亂摸…… 還會用著假的性器和自己的觸碰著…….摩擦著…… 還會插進因興奮而不斷收縮著的後庭…… 但……我更喜歡閉著眼睛想你……幻想你……想著你…… 我喜歡想著你的樣子手淫…… 我很喜歡在悠閒的下午,街上被美好的夕陽照射著的時候手淫…… 我很喜歡聽著低沉而性感的男中音啍著旋律美妙的爵士樂手淫…… 我很喜歡坐在寬大的床上,頭靠著背後貼著星紋圖案的牆紙手淫…… 我很喜歡閉著雙眼,舔著雙唇,幻想著另一個男人愛撫著我的身體手淫…… 我很喜歡幻想著男人用力輕揉著我那粉紅色的乳頭手淫…… 我很喜歡幻想著男人緊握著我的灼熱上下的滑動著手淫…… 我很喜歡幻想著男人的手指插進我的後庭挑弄著手淫…… 我很喜歡幻想著男人的手指在快速地抽動著手淫…… 我很喜歡一邊高聲地呻吟著一邊手淫…… 我很喜歡叫著你的名字來手淫…… 我很喜歡……很喜歡……當我閉著眼手淫的時候……我便能夠幻想你正抱著我,充滿著我,在愛著我,而這一刻……你是完全屬於我…… 我喜歡你……所以我常想著你而手淫…… <接吻> 我喜歡吻…… 喜歡接吻……喜歡親吻…… 喜歡被吻……喜歡主動去吻…… 更喜歡偷吻……但卻不喜歡強吻…… 我喜歡溫柔的吻你……喜歡輕輕的吻你…… 我喜歡熱情的吻你……喜歡羞澀的吻你…… 我喜歡吻你的每一個指頭…… 我喜歡吻你飽滿的額頭…… 我喜歡吻你迷人彷佛會說話的眼睛…… 我喜歡吻你高高挺直的鼻子…… 我喜歡吻你俊逸的臉頰…… 我喜歡吻你那薄薄而誘人的雙唇…… 我喜歡吻你耳覺特別靈敏的耳朵…… 我喜歡吻你圓圓的耳垂…… 我喜歡吻你令人陶醉的頸項…… 我喜歡吻你敏感的鎖骨…… 我喜歡吻你胸前引人遐想的兩顆甜美的果實…… 我喜歡吻你線條優美的腰身…… 我喜歡吻你平坦白哲的腹部…… 我喜歡吻你被弄得興奮脖起的分身…… 我喜歡吻你修長的雙腿…… 我喜歡吻……喜歡吻你……喜歡和你接吻…… 不管何時……不管何地……只想深深的親吻你…… 我知道就只有這一個時候……這一個幻想的時候我才能吻你…… 所以每當我睡著的時候才能和你接吻…… 因為只有在夢中我才可以親吻著深愛的你……幻想著……夢想著……和心愛的你……在親吻著…… <作愛> 作愛……正常是指男女交合的意思吧! 那……如果不是一男一女作的愛呢! 這可算是什麽嗎?? 那……我和你做的事可算是作愛嗎? 一個男人和另一個男人交合……可以叫做作愛嗎?可以嗎? 我覺得男和女和男和男或是女和女……都沒有分別。 只要是精神上和心靈上能融合在一起的話……應該是沒有分別的! 這可以叫作是靈欲合一吧! 那……你覺得呢! 『這充其量只可算是同性性關係吧!』 我知道你一定會這樣說……雖然…… 這和那兩者的解釋是一樣的……但…… 我就是知道你會這樣說…… 因為……『作愛的過程中,是有愛包含在內的。』 而我和你……就只是單純的同性性行為…… 我和你……有的只是性關係罷了…… 因為……你對我不是認真的…… 但……誰會知道……我對你是真的在認真呢…… 巳經很久了……我們維持著互相發洩的關係很久了吧…… 但…你卻從不曾吻過我的唇…… 你會吻我的臉……吻我的額……吻我的鼻……吻我的頸……吻我的身體……吻我的分身……吻我的腿……甚至是我的手指…… 只可惜……你卻不曾吻過我的唇…… 你說……『我們只是在發洩吧!』 你說……『沒有愛的吻…不如不要……』 所以你從來沒有吻過我……也並不打算要吻我……或許你也不想要吻我…… 因為你並不愛我…… 但……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吻我嗎? 我想你一邊在我體內抽插……一邊熱情的吻我…… 融化了我也不要緊……吻得我缺氧而死也不要緊…… 我想要你也吻我……只是…你一次也沒吻過我….. 『我們來點別的吧!』這一句話從你的口中說出…… 雖然明知道屈就來取愉你的自己像一個淫穢的男妓…… 但…只要是你的要求、你的希望,我也會聽從你想的去做…… 你要我跪在地上替你口交…… 你要我像小狗一樣舔著你的分身…… 你要我像淫蕩的男妓趴在床上向你搖著腰身…… 你要我坐在你的面前……在你的面前手淫…… 你要我張開雙腿等著你的進來…… 你所要的……我也會替你去做… 你想看的……我也會做給你看… 只要你想要和我作愛……只要你還想要抱我…… 我都會無條件的去奉獻……但…… 我只想你在和我作愛的同時…偶然也會吻吻我的唇…… 就算只有在作愛的時候吻我……也不要緊…… 只要你肯吻我……就算是虛假的也不要緊…… 所以……下次作愛的時候…你可以像情人般吻吻我的嘴唇嗎? 下次作愛的時候……可以嗎? <我喜歡你> 『我喜歡你!』向自己喜歡的人告白時都會說這一句話嗎? 我喜歡你……我喜歡你……喜歡你……喜歡…… 總覺得這一句話太容易說出口便會失去了它的魔法了…… 一種能把自己心愛的人留在身邊的魔法…… 一般人認為只要多說出口……便能把心愛的人留在身邊…… 但我覺得……只在關鍵的時候才說出口…… 才是真正能把心愛的人留在身邊的魔法哦…… 『你不覺得說太多的話…..便變得不太珍貴嗎?』以前你常這樣對我說的…… 每當我黏在你身邊……突然要你說出這一句話來……『我喜歡你』 每一次我總和你在玩著鬥耐力的遊戲…...看誰先便投降......誰也不肯退讓…… 但…我知道每一次到最後還是我先低頭的……因為… 嘴巴長在你的臉上……你不肯的話……誰也強迫不來吧…… 不過……你也是一個狡猾的壞心眼傢伙…… 總是在做錯事的時候……總是在傷了我小小心靈的時候…… 總是在我想要離開你的時候……總是在我說討厭你的時候…… 你便是突然在裝深情的對我說一句...... 『我是真的喜歡你!』 我總是為了你的這一句話……被你弄得團團轉呢! 你知道只要你說真的喜歡我……我一定是不會離開你的…… 除非是你不再要我了……否則我會賴著你不放手的…… 但……….為什麽……你就不能一直只對我一個說這一句話呢…… 為什麽你就不能只對我說這一句話呢…… 為什麽…為什麽…… 『我們還是分開比較好……雖然我還是喜歡著你……』 當你帶著一身的古龍水味和一點又一點不太顯眼的吻痕對我說這句話的時候…… 你知我的心在想什麽嗎…… 我想起了…三年前的中午…… 你向我…….告白了…… 『我看我們還是在一起比較好……因為我知道你對我也有意思……』 就連是告白的時候……你還不曾說過『喜歡我』 現在我知道為什麽我會留不住你了…… 因為我的魔法用得太多了……我的魔法對你巳經沒有效用了…… 所以我決定……下一次戀愛的時候……我的魔法不會再這麽輕易地使用出去了……. 『我喜歡你』只有在關鍵時刻才用的魔法…….00 短篇—喂……和我去海邊好嗎?(一) 「哇……俊平~~~你看這個,它們是不是很可愛啊!胖胖的身子….還有肥肥的尾巴在後面擺動著……真的是很可愛呢……好想養一隻啊!!」坐在地上,把整個臉向電視機靠得異常接近的男孩子,轉過頭……一邊興奮地指著影帶中那一群一擺一擺地走著的企鵝……一邊大聲地叫著,樣子和舉動一點也不像巳經是年過二十五的””社會人士””……他的名字叫小田一季…… 「這裏可是日本來的啊……要怎樣養啊……」坐在一旁默默地看著時事雜誌的男子……帶著冷淡的口吻說著。 「怎麽你去拍它們的時候不拐一隻回來呢……我真的很想養啊~~~」一季在地上來回的翻滾著…….差點沒讓名叫俊平的男子用腳狠狠地踩上三兩下…… 「你白癡啊……誰會把這些走路又慢又肥又胖的東西當寵物養啊……」拿著雜誌在手的男子毫不客氣地回了一季一句…… 「可是這些走路又慢又肥又胖的東西可是你大老遠從南極拍回來的啊……怎麽你看得一點也不開心的呢……」 「那裏可是冷得要命……我這一生人不會再去第二次的了……就算是首相拜我我也不會去……」帶著一臉不悅,俊平的臉色難看極了……自己浪費了整整一個多星期的時間才去到那裏,還待不到個兩三天便得了重感冒……每天一大早要起來,還得要拖著一鼻子的鼻涕去拜會那些樣子醜極了的胖企鵝……心情巳經壞得不能再壞了……現在總算回來了,工作卻又來過不停……不能好好休息之餘……還得每天也應付自己這一個少條筋、又老是拿著這一盒自己恨透了的南極企鵝特輯在看過不停的””戀人””……那會有高興得了的理由呢…… 「我說南極這麽漂亮……去個十次也不夠呢……還可以抱著可愛的企鵝一起睡覺啊~~~而且最開心還是有俊平在身邊啦……」還在地上滾動著的一季,完全察覺不到自己的””壞脾氣男人””……巳經滿臉的青筋了,還在高高興興地自個兒在說著…… 「……誰理你啊……」俊平說了這句話後,便再次低下頭……試著努力地集中精神看自己的時事雜誌,不想再理會這一個笨蛋了……(easter://好可憐…被說是笨蛋啊~~) 見俊平不理會自己的一季……繼續的趴在地上,開心的看著他的戀人從南極拍回來的影帶……邊露出可愛的笑容…… 影帶中出現了一對似是夫婦的企鵝……身邊走著一隻長著一身像灰色絨毛般的小企鵝……這一對企鵝夫婦並排地站在海邊……公的那一隻企鵝爸爸用自己的一塊鰭擐抱著那一隻雌企鵝的腰……兩隻企鵝親密地擁在一起……望著海洋……它們的嘴巴……還時不時的碰在一起……應該算是在親吻著彼此吧!這樣的感覺就像是人一樣,一對很恩愛的夫婦站在一起一樣…… 第二話 「我說南極這麽漂亮……去個十次也不夠呢……還可以抱著可愛的企鵝一起睡覺啊~~~而且最開心還是有俊平在身邊啦……」還在地上滾動著的一季,完全察覺不到自己的””壞脾氣男人””……巳經滿臉的青筋了,還在高高興興地自個兒在說著…… 「……誰理你啊……」俊平說了這句話後,便再次低下頭……試著努力地集中精神看自己的時事雜誌,不想再理會這一個笨蛋了… *** 兩隻企鵝親密地擁在一起……望著海洋……它們的嘴巴……還時不時的碰在一起……應該算是在親吻著彼此吧!這樣的感覺就像是人一樣,一對很恩愛的夫婦站在一起一樣…… 「嗯……好甜密啊!企鵝都是一夫一妻制的呢……要是就算對方死了,還都不會再找伴侶……好專情啊……好想變成它們呢……人就不能了……」看著影帶畫面出現了這樣的情境後,一季有感而發地喃喃自語著…..但俊平沒有給任何的反應,因為一季只是用著說給一個人聽的音量說著…… 「如果可以一起去看海便好了……就算不是南極的海……不過……應該不太可能吧……」聲音又再一次響起,一季的聲音帶著少許的無奈。 不是沒有試過要求的……像是花呀……香吻呀……擁抱呀什麽的,這些看像理所當然的東西,自己卻要主動的要求才能得到……逗自己的戀人開心不都是男人的責任嗎??雖然自己也是男人啦……但……有誰說過男人不喜歡被別人逗開心呢……何況是自己的戀人。但……冷淡的俊平好像從沒有這方面的自覺,從來都不會主動的擁抱自己…..也不會說好聽的甜言蜜語……更加別說溫柔啦…… 但……誰叫一季自己當初就是喜歡這樣的俊平咩~~~……不過……總以為自己的愛和熱能把俊平的冷和酷都溶掉的……至少在自己的面前不用這樣的cool吧……總是什麽也不讓自己知道……總是什麽也不對自己說……工作上的壓力呀……日常生活的不滿呀……甚至對自己的感情呀,一點也不透露出來。 這是當了俊平四年戀人以來一直煩擾著一季的大問題來的……雖然這四年來,和俊平的同居生活也可以說是很安寧……很開心,大家也沒有什麽大的吵鬧和不滿……性生活也很正常啦!每次不用誰先提出,便會由普通的親吻跳升到做愛做的事那裏,這可算是二人身體上互相配合到的默契吧…… 一季總覺得自己在俊平面前像脫得一點也不剩的裸體人,但俊平卻像是穿著厚厚太空衣而不能觸摸到的太空人……究竟怎樣才能打破這樣的局面……看到俊平最真的一面呢…… 「……」一季靜靜地轉過頭,看到的依然是不理會自己的俊平在專心的看著手上的時事雜誌……不知望了多久,一季用著極輕的聲音歎了一口氣然後站了起來…… 「俊平……我先去睡了,有點累……晚安。」道了聲晚安後,一季便慢慢地走回自己和俊平在樓上的睡房。巳經第十天了……從俊平回來後這十天,沒有一天是一起走到床上睡覺的,就連晚安的吻都沒有了,一邊走著的一季……又歎了一口氣…… 「……」待一季離開後……俊平看著影帶的畫面,靜靜地在沉思著…… *** 「……我和俊平還沒到七年……應該不會有問題吧!…但……俊平回來的十天,不但沒有陪過我……也沒主動的吻過我…..就連是H的事也都沒有做……巳經有兩個月沒有做了……接吻也都是十隻手指也能算完呢……他不會是變心了吧……當初喜歡上我的可是他先耶……唉……好可憐啊……連晚上也要自己一個人先睡……好冷啊……」睡在大大的雙人床上,一季張著一雙眼睛,邊望著貼滿了一顆顆會發光的夜光星星天花……邊無奈地說道…… 「俊平是壞蛋啦……都不理我……好寂寞啊……」用手揉搓著有點累的雙眼,一季再次緩緩地說著……最後的那一句話……伴著一串串透明的水珠…… 「……」抽泣的聲音輕輕地從蓋在自己頭上的皮單裏傳出來……令人感到有著說不出的憐憫…… 第三話 這是當了俊平四年戀人以來一直煩擾著一季的大問題來的……雖然這四年來,和俊平的同居生活也可以說是很安寧……很開心,大家也沒有什麽大的吵鬧和不滿……性生活也很正常啦!每次不用誰先提出,便會由普通的親吻跳升到做愛做的事那裏,這可算是二人身體上互相配合到的默契吧…… 一季總覺得自己在俊平面前像脫得一點也不剩的裸體人,但俊平卻像是穿著厚厚太空衣而不能觸摸到的太空人……究竟怎樣才能打破這樣的局面……看到俊平最真的一面呢…… *** 明亮的晚空……掛著一輪皎潔的明月……一陣陣吹來的清風……輕撫著熟睡的臉隆……令睡夢中的人兒時不時露出一個像是滿足的微笑…… 「嗯……」睡得正安穩的人兒卻被一股無情力給拉起上來,很不留情的在搖晃著…… 「起來了……渴睡症的笨蛋……」一點也不憐香惜肉的戀人,用力地拍打著一季的臉……邊帶點不耐煩地說道。俊平一向也很怕叫一季起床的,因為……一季一睡了覺便像是十年也沒睡一樣……如果他不是還有呼吸的話……別人還以為他死了呢!一季的賴床習慣巳有十多年,一直到出來做事後也沒有一點改善過……依然是久不久便會遲到,遲到的頻率比他接到大生意的還要高出好幾倍呢……俊平還在想搞不好有一天,他將會是第一個因賴床而被遲退的員工呢!! 「怎麽了……今天…就……放過我嘛……」還在說著夢話的一季,轉了個身便想再睡…… 「你這個……笨蛋,快給我起床……為什麽我得要做這些自討沒趣又辛苦的事啊……」在熟睡的人兒頭上狠狠的敲了一記的俊平,最後還是要以暴力來解決一季這傢伙……(easter://好可憐的一季哦~~~) 「哇……很痛哦~~~~~~」 *** 「很痛耶……俊平……」坐在車子前座的一季,撫著自己的頭頂……帶著抱怨的口氣對坐在自己身旁正專心架駛著車子的俊平說道…… 「活該……」嘴巴從不繞人的俊平還是這麽的壞心眼。含著香煙的嘴吐出這兩個字…… 「你就不能用比較溫柔的方法叫我嗎……你明知道我有賴床的習慣嘛……」 「……就是因為這樣才不能用溫柔的方法吧……」 「……」被戀人這樣說的一季,實在是有點不開心……一季沒有回答,只是把頭探出窗外,任清晨帶點冷意的涼風輕撫著自己的臉…… 「……會冷嗎??」俊平這樣的問道。應該是有點冷吧……這個笨蛋是最怕冷的。剛剛拉著他起床的時候……明明要他多穿一件外套的,他就是這樣子不聽話……雖說是巳經踏入春天,但清晨還是會有點涼的……他就只穿著這樣的一件薄薄的襯衫和短褲子…… 「你覺得冷嗎??那……把窗子關上好了……」以為這樣問自己的俊平也感到有點冷,於是一季慌忙的想要把窗子關掉…… 「……我是怕你著涼……」單車握著方向盤,俊平用口含著香煙……用著另一隻手把身上的條子薄外套脫下,遞給了身旁的一季…… 「……」一季的嘴巴和一雙眼睛張得老大。實在是太突然了……這樣的一句話……這樣的一個動作……一季實在是不能相信這些事會由這樣沒有自覺的戀人俊平做出來的……就是那一句””我是怕你著涼””巳經能讓一季開心上一整天呢…… 「眼睛快要掉下來了……穿上它吧!」看著這樣表情的一季……俊平有點想笑,自己好像絕少會看到一季這樣的表情的……或許……是自己沒有讓一季露出這樣表情的關係吧!或許自己對一季真的是不夠細心……或許自己對一季真的不夠關心……或許自己對一季真的不夠瞭解……俊平有點後悔這樣遲才發現這一點……巳經差不多兩年多了……現在才發現……是有點遲吧…… 第四話 「……會冷嗎??」俊平這樣的問道。應該是有點冷吧……這個笨蛋是最怕冷的。剛剛拉著他起床的時候……明明要他多穿一年外套的,他就是這樣子不聽話……雖說是巳經踏入春天,但清晨還是會有點涼的……他就只穿著這樣的一件薄薄的襯衫和短褲子…… 「你覺得冷嗎??那……把窗子關上好了……」以為這樣問自己的俊平也感到有點冷,於是一季慌忙的想要把窗子關掉…… 「……我是怕你著涼……」單車握著方向盤,俊平用口含著香煙……用著另一隻手把身上的條子薄外套脫下,遞給了身旁的一季…… *** 「眼睛快要掉下來了……穿上它吧!」看著這樣表情的一季……俊平有點想笑,自己好像絕少會看到一季這樣的表情的……或許……是自己沒有讓一季露出這樣表情的關係吧! 「啊……好……」被這樣叫才回神過來的一季,快快地回答後,便穿上有點過大的外套…...雙眼依然是望著窗外不斷變換的夜景。自己不敢看著俊平……因為此時一季的心跳得很快…… 「……」而這樣的俊平……卻又時不時的凝望著一季的側臉,俊平突然發現……今天的一季,特別的可愛……特別的讓人想抱著咬一口……吻一吻…… 車子就這樣子在寂靜黑暗的公路上走著……二人都沒有再說上一句話了,兩個人都各自在心中想著一大埋的問題……一大埋的事情……有開心的…有擔心的……有帶著希望的……有帶著疑問的…… 「…...到了。」車子就這樣走著走著……彷佛從地平線走到了水平線的盡頭……一季抬頭所看到的,是一大遍一望無際的海洋…….是黑色的一大遍大海……海浪的聲音不斷地湧進一季的耳裏,一陣陣帶著味道的海洋味湧入一季的鼻裏……一大遍帶著深不可測的海洋湧進一季的眼內……自己此時就在海洋的面前…… 「這……」一季不知道為什麽俊平會帶自己到這裏來…… 「走吧……」這時俊平巳經下了車,把一季旁的車門也打開了,一雙溫暖的大手拖著一季帶點冰冷的手走出車子。 「……」一季只是就這樣被俊平拖著,跟在俊平的身後……無言地走著。 「怎樣了……突然這麽安靜的……」兩個人走了好一段路……俊平吸了一口煙,緩緩地吐出來……然後轉過頭望著跟在自己身後異常安靜的小情人…… 「……為什麽……俊平會帶我到這裏來……」 「怎麽了……說想要去海邊的不是你嗎??」這樣說著的同時……俊平的一雙手不自覺地伸去撥弄著一季因微風而吹亂了前額的頭髮……動作是這樣的輕柔……這樣的溫柔的…… 「我……我是有說過啦……但……」 「為什麽我會知道??」二人走到接近海邊的位置,忽然俊平脫了鞋子……就這樣子坐在帶點濕潤的沙上……抬高頭看著一臉不解地望著自己的戀人。 「……」一季也跟著俊平坐下來……很接近……就這樣子和俊平並排而住在濕潤的沙上,無言地看著俊平……像是等待著俊平的回答一樣。 「……有些事,我以為不用說得這麽清楚你也會明白的……但……好像是我錯了,我從來都沒對你說過我的感覺吧……」就這樣……夾在手指頭上的香煙一點一點地慢慢燒著,俊平看著一望無際的大海,緩緩地說著…… 「……」自問腦筋轉得並不是很快的一季……實在是不明白為什麽自己的戀人會突然對自己說這樣的話,總覺得……好像是……分手的臺詞耶~~~~~~一季的心不斷地猜測著,感到自己的心跳得愈來愈快……一季只有就這樣一臉茫然地望著坐在自己身邊的戀人。 第五話 「……」一季也跟著俊平坐下來……很接近……就這樣子和俊平並排而住在濕潤的沙上,無言地看著俊平……像是等待著俊平的回答一樣。 「……有些事,我以為不用說得這麽清楚你也會明白的……但……好像是我錯了,我從來都沒對你說過我的感覺吧……」就這樣……夾在手指頭上的香煙一點一點地慢慢燒著,俊平看著一望無際的大海,緩緩地說著…… *** 「澞滽…這個是你弄的吧……」像是瞭解到一季並不知道自己為何這樣說的俊平,伸手進口袋裏拿出了一張相片,遞給身旁的一季。 「……啊………」當一季看到照片的時候,不自覺地叫了出來。 這一張照片……是俊平到南極拍攝時所拍下的,相中的東西……便是今天晚上一季開開心心地看著那一盒帶子裏面的那一對看著海洋的恩愛企鵝夫婦,兩隻企鵝背對著鏡頭……相擁在一起……這一張還拍到它們正在接著吻……好一張浪漫溫馨的照片呢!!當俊平回來那一天時,在俊平的資料夾中無意看到這一張照片的一季……二話不說地把它抽起,自己藏了起來……一季看到這一張照片時可以說是被相中的這一對企鵝所迷住了……自己也好想和俊平這樣子的相擁在一起,看著美麗的海洋……一季還把相中的那一對企鵝夫婦寫上了自己和俊平的名字上去……伸手擁著另一隻企鵝的當然就是俊平……一季光是看著照片,幻想著被最愛的俊平所擁抱著,巳經覺得很幸福和甜蜜了…… 「我在你的枕頭下看到的……」俊平輕輕地笑著說道。就在自己想著要去睡的時候……看到了睡到自己那一邊床子的一季,空著的枕頭下露出了一小部份相片的角子出來,俊平一看才知道原來自己不見了的那一張相片便是被這一個笨蛋戀人給偷去,還在上面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字……不過……當知道一季的心意後,俊平突然想了很多……俊平覺得自己真的對一季實在是不夠好……尤其是當俊平看到了相片背面的下方寫著這樣的一句話時,更加是對一季有點抱歉……『不知道俊平會知道我想像它們一樣和他一起去看海嗎??一起相擁著看著一望無際的海洋……』 「俊平……」一季只是靜靜地緊握著照片,什麽話也沒說……應該是在此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麽吧!! 「我知道……或許我並不是一個稱職的戀人……應該說我是一個不體貼的情人吧……我不懂主動的逗你開心…不被暗示被不會主動的去送禮物給你……更加不會突然想起要去對你溫柔…疼愛你……但……你要知道……這並不代表我不在乎你,我愛你是一定的……我想和你在一起也是一定的……」實在是不太懂得說這樣話的俊平,帶點不好意思地斷斷續續在說著,眼睛依然是看著一大遍海洋。 「……我懂得的…..我知道的……雖然有時候我也會感到有一點點的不開心和失望……但……我知道你是愛我的……」感到自己的鼻子變得酸酸的,一季用力地吸了吸鼻子,望著俊平說道。 「我不會說甜言蜜語……也不懂逗你開心……常只顧著工作不回家……」俊平也望著身旁的一季,用指尖輕抹著一季在眼角盈聚著的眼淚水……邊輕輕地道。 「對我來說……你是最好的……我愛你的一切……包括你好的…不好的……我愛的是俊平的整個人……就算你不會說甜蜜的話……不會給我驚喜逗我開心……也常常因為要出外做事不能回家……但……我還是會一直愛著俊平的……一直到我無能為力為止……一直愛到俊平覺得足夠為止……」幾乎是帶著嗚咽的語氣說著,一季看著俊平的眼神是這樣的堅定的。 6 「我知道……或許我並不是一個稱職的戀人……應該說我是一個不體貼的情人吧……我不是主動的逗你開心…不會望動的去送禮物給你……更加不會主動的去對你溫柔…疼愛你……但……你要知道……這並不代表我不在乎你,我愛你是一定的……我想和你在一起也是一定的……」實在是不太懂得說這樣話的俊平,帶點不好意思地斷斷續續在說著,眼睛依然是看著一大遍海洋。 *** 「對我來說……你是最好的……我愛你的一切……包括你好的…不好的……我愛的是俊平的整個人……就算你不會說甜蜜的話……不會給我驚喜逗我開心……也常常因為要出外做事不能回家……但……我還是會一直愛著俊平的……一直到我無能為力為止……一直愛到俊平覺得足夠為止……」幾乎是帶著嗚咽的語氣說著,一季看著俊平的眼神是這樣的堅定的。 「笨蛋……你認為我會說夠嗎??」俊平揉搓著一季的柔順的頭髮,笑著說道。 「俊平……」 快要天光的清晨……水平線上射出的一道道白光,慢慢地伸延到地上的每一個角落,出現在水平線上的……是燈紅色的美麗的漂亮的光芒……一道只屬於清晨早上的光芒,燈紅色的大火球從海洋盡頭的水平線上一點一點地升上來……一大遍淡藍色的海洋頓時變成燦爛奪目的燈紅色……天空和海洋彷佛連接在一起……看不出是水還是天空了……這樣美麗的景象……不是時時也可以見到呢!據說……只有巳經得到了幸福的人才能看到的哦……只有巳經找到了自己幸福的人才能看得到! 「啊……你等我一下……不要動……」看到了這景象的俊平,對一季說著,便快步地跑回了車子去。不一會拿著小小的三腳架和相機走回來…… 「俊平要拍日出嗎??」以為俊平的工作毛病又發作的一季……淡淡地笑著問道。可是俊平這一次雖是拍照……卻不是因為工作毛病呢…… 「你坐著不要動……」俊平沒有回答,只是俓自把三腳架和相機安裝好……然後快快地走到一季的身旁坐下,手上拿著自拍的搖控按扭。 「俊平你不是要拍照嗎??」 「現在要拍了……坐好……再等一會……」俊平什麽也不說,只是著一季坐好身子……手上握著自拍搖控按扭,雙眼定定地望著還在慢慢地從水平線上升著的橙紅色火球……火球慢慢地升呀升……一直連著海洋的盡頭慢慢地升…… 「好了……」俊平說了這一句話後便按下扭門。相機在倒數著秒數了……五秒…四秒… 「一季……」就在相機在響第二下的時候,俊平喚著戀人的名字。 「……」聽到俊平的叫喚聲自然的把頭轉過去,一季碰上的……是俊平軟軟的雙唇,俊平帶著一點點乾燥卻又十分柔軟的嘴唇…… 嘟嘟……嘟嘟……嚓…… 二人四唇相疊的那一刻,相機的聲音隨之響起……是拍照的聲音…… *** 「喂……俊平……今年年尾我們搬屋吧……好不好??」 「要搬去那呢……這裏不好嗎??」 「我想搬去附近有海灘的郊外啊……」 「你還想看海嗎??」 「有你陪的話……每天去是最幸福的呢!」 「才不要呢……冬天這麽冷…我才不要去……」 「那……只有夏天和春天去也可以啊……」 「還要去拍照嗎??」 「不了……有這一張便夠了……」 窗臺上放著的這一張八寸的大相……相中看到一大遍被橙紅色的太陽照射著的海洋……還有兩個相擁在一起……正在接著吻的背影……一對幸福甜蜜的背影…… 『想和你一起去看海的心情……現在終於明白是怎樣的一種感覺了……帶著點點幸福與甜蜜……』 全文完…… *** 後記:// 又是一篇短短的文章……嗯…其實這一篇的名字和內容也沒有什麽特別的關係啦……真的是想不到能用什麽的名字……我最怕就是想名字了..>最近比較喜歡寫一些淡淡感覺的幸福文章……想要變得純情一點嘛……(我是白痂…> 這篇文是不久前看了一套講雀鳥的記錄片 …...< 鳥與夢飛行>…...裏面真的看到了一對企鵝夫婦在海洋前相擁在一起親吻而想到的……真的是超恩愛和浪漫哦!~~~~看得我好感動……也希望你們會喜歡這一篇文文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