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館★

關於部落格
有BL的遊戲,圖片,文章,還有.........
不喜勿入~不知BL為何物者.........
也最好不要點進來~小魚不想害人走上不歸路><
  • 1572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非主流穿越-番外全集

非主流穿越-MY PERCY(H,慎) *無關正傳番外,作者人品發作之惡搞,H度高。         正殿上,早朝中。肅穆寂寥。   “啟稟陛下,海外油艾絲艾國派使者攜貢品前來朝見!”   “宣!”   這‘油艾絲艾’國系何處?竟從未聽聞過!眾人不禁疑惑,高涉面朝旁邊的大學士沈境小聲問:“應風可知這‘油艾絲艾’國之底細?”   “回聖上,這‘油艾絲艾’國乃系海外異邦,尺丈島國,知者甚少,距我天朝中土約萬裏行程,順風乘船半月可達。”沈大學士回答得有條不紊。   “恩,原來如此。”高涉滿意點頭。“應風不愧為是國中飽學之人,朕自愧弗如。”   “陛下過獎了。”   禮讓中只見宦官領著一人進來。須臾間,雖然明知此時是正殿之上,眾人還是忍不住喧嘩出聲。   高涉亦抬頭望去,只見一男子趴跪於殿下,別的看不到只覺那顆頭古怪的緊──黃澄澄的是頭發?或帽子?   “在下珀希,代表我油艾絲艾國普瑞日登*陛下,參見天朝皇帝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古怪的腔調,像是帶著口音。(U.S.A. president,即美國總統。)   “平身。”高涉免他禮道,聽著那年輕的聲音,竟有些急不可待要看對方面貌了。   那張臉一顯現,果然不讓他失望:那金黃的一團竟真是頭發,也不梳理,卷卷曲曲從頭頂鋪到耳下,嵌著一張白如雪色的臉,上面的五官分明得如蝕如刻。   好一個風華正茂的美少年!   又見他著一身極貼身的窄衣褲,把四肢的纖細顯露無遺,身雖高余八尺,仍不減嫵媚。   高涉頓生好感,笑臉對他道:“油艾絲艾國使者,你帶了何物進貢與朕?”   “回皇帝陛下,在下特為陛下捎來我國特產點心若幹,請陛下品嘗!”說著,朝身後擊掌,下人便抬著一堆糕餅上來了。   眾人不禁要笑:看來那油艾絲艾國果然國小物稀,就這些糖果糕點,天朝遍街可尋,居然還派使者萬裏迢迢送達至此。   高涉從表情看出他們這些心思,清嗓令其肅靜下來,正色對那少年:“使者所呈之物,雖不珍貴,卻是貴國普瑞日登一番心意,朕心領了,先收下去吧!”說完朝下面揮手示意。   誰知那少年卻以為他對貢品不滿意,急了起來:“陛下!這些點心皆香甜無比,我國民眾俱愛之,怎不算珍貴?!”(桃:知道麼?你毀了全體美國公民在古代中國的形象。)   “使者莫急。”高涉看到他那雪白的小臉此時憋得泛起微紅,尤為豔麗可愛,對他笑得更加親切。“朕只說這禮物實價,卻未曾抹殺貴國百姓之喜好,尤其贊頌使者不辭艱辛前來獻禮。”   少年性子直,聽不出話裏意思:“倘若陛下嫌這禮物不如意,不如……”抿緊了嘴,擰起眉,一副倔強極了的俊模樣。“不如觀賞珀希帶來的另一件禮物如何?”   “哦?”高涉驚異,傾身睜眼一觀:卻見那少年不知從何處拿出一件怪器物,看他把持的模樣,似乎是盞琴。   果然是琴,只見他一邊手指攀著那面上幾根弦,飛快拂過,然後……   I’ve penned your poison 1000 times.   You think you’re mighty, I believe you’re a swine.   You’re a disgusting child and everyone thinks so.   I’m confused about how I want to be, am I you or are you me.   A whisper will shout down most of my ego.   ……      待那通喧鬧過去,殿上靜得連根針墜地都能被聽見。半晌,竟無敢作聲者。   “如何?陛下此番滿意麼?”聽他那聲氣,倒像是質問。   “呼。”高涉輕笑。誠然,他也是才回神過來,卻立刻有了主意:“使者所奏所唱非同凡響,朕今日聽聞,確實震撼不小。只是……”手撫上嘴角,笑在眼裏,對方見他這樣,心頭一緊──   “只是怎樣?”   “只是這曲子聽一遍也就過了,但凡進貢,哪有送來了又收回去的道理?”   少年眯起眼:“陛下的意思,珀希不懂。”   “使者不必緊張。朕見使者小小年紀,遠渡重洋來我中土,已是不易,不若……”一邊嘴角上翹。“從此留在我朝,朕封你個宮廷禮樂官職,專與朕彈唱取樂如何?”   “這……這如何使得?!”   “有何不可?朕與貴國初次交好,你也需多見識見識我大朝江山,日後若返,好與你國普瑞日登說明。”   “可是……”   “我天朝地大物博,美食之鄉,隨你要吃多少糕點果子都有!”   “真的?!”   “恩。好了,先下去換身衣裳吧,待會兒朕再召見你。”      寢宮,午膳後。   “啟稟皇上,那油艾絲艾國的小使者已安置妥當,現正在宮外等候傳見。”   “恩,快宣他前來!”高涉說著,一邊擦嘴一邊躲在手巾後暗笑。“點心留下!”見人在收拾桌子,趕緊囑咐一句。“再備壺酒!”   然後,一臉淡笑端坐於桌前一扶手椅上。眾仆人見狀不禁疑惑:皇帝不是剛進過膳麼?怎麼又擺出一副要十指大動的姿態?   片刻,只聽一陣悉索的腳步與說話聲,那少年使者隨太監八喜站到了門口──   “珀希參見皇帝陛下……”   “不必拘禮,起來罷!”那人剛把腰彎下,高涉便喚起了他。“走近些,朕好與你講話。”   對方不拘禮節,果然蹦跳著近到皇帝面前。高涉示意下人為他端來凳子。   “謝陛下!”少年微笑點頭,隨即坐下。   高涉面帶著笑,上下打量這異國少年:此時已換成中原裝扮,一襲白衣,襯得風度翩翩姿容卓絕。忽然發現他那雙瞳竟也不是常人的深色,或藍或綠,如水一般!驚訝之余,心中更加欣喜。   “使者……”   “我叫珀希!”對方提醒道。   “珀希?這名字好聽!”高涉肯定地點頭。“那麼珀希,朕且問你,今年年方幾何?”   “回陛下,在下今年一十七歲了!”   “哦?!才得十七?!”頓時離椅背坐開。“如此年少,遠渡重洋前來行使,你家人豈無顧慮?”   “回陛下,在下家中惟老父一人,還有一妹隨母改嫁,眾親朋於珀希出使天朝一事皆鼓舞以為榮耀。”珀希一臉自豪地回答。   “恩!果然英雄出少年!”高涉拍一下扶手。“朕當賜酒!來人,為小英雄斟上!”   “謝陛下盛情!”珀希亦不推辭,接過宮女遞上的滿杯,一飲而盡。   “好酒量!再進一杯?朕陪你!”   珀希咬咬唇,堅決點頭:“恩!”   於是又是個滿杯。   “來!湊個三寶盅!”   “不了,謝過陛下,只是珀希尚未進食,恐不勝酒力。”珀希說著,皺起眉頭擺手謝絕。   高涉見他臉已上紅,知其將醉:“也罷!你還年少,不宜勉強。”卻動手從一旁桌子上取走一只雪米團。“方才你說自己尚未進食,這如何使得?”慢慢遞到對方面前:“來,這有只果子,將就充饑罷!”   “謝陛下關照!”珀希見狀,頓時感激起來,笑著動手去接。   “誒,”高涉卻將手收回。“朕願親自喂你,張嘴便是!”   “這……”不免疑慮,輕輕咬唇。   “來,這果子又軟又甜,好吃得很!”高涉說著又將點心往對方鼻下湊。   “那……珀希失禮了。”終於閉上眼,一口要將那團子銜去……   哪知高涉早有估量,稍一縮手,只讓他咬下半邊,那中間包的心子是糖稀的,吃啦啦流了高涉一手。   “陛下?!”珀希兩下吞進那半只團子,便要尋東西為高涉擦手。周圍宮女太監等都是知情的,俱不行動。   “無妨。”對方面色平然,依舊笑著:“來,先把這半個也吃下。”又把團子遞上去。   珀希皺起眉毛,略不知所措,看看高涉鼓勵的眼神,果然還是接上了,只不敢狼吞虎咽,慢慢咬住待對方松開。高涉等的就是這時,哪裏肯放,珀希焦急起來,又不敢拖扯。   “呼,咬住作甚?又不是小狗子!”高涉朝他微微一笑。“張開嘴,朕給你放進去。”   “?!”珀希一驚訝,嘴略張開,被對方尋到機會連手指伸進裏去。   “來,不可浪費,將那餡兒也吃盡。” 高涉順勢將指頭碰上他舌頭,意思是叫他將手替他舔淨。   “恩……唔……”珀希吃著甜味,又加上那兩杯酒的勁頭,不禁忘乎所以,雙眼微閉,專心舔著高涉的手指。   “真是乖巧的好孩子……”高涉低語著,漸漸將另一只手伸過去探到珀希腰間,趁其不備,一把摟將過來!   “陛下?!”   “何事?”還是一副悠哉笑容。   卻讓珀希摸不著頭腦了,坐在高涉腿上,挺起背,臉離得遠遠地:“陛下這是?……”   “呼。”輕輕一笑。“珀希,朕問你:可知自己容貌如何?”   珀希聽這話,立即面紅耳赤,臉轉想一邊,不言語。   果然是個尤物!高涉愈發上心,動手去他腰上按撫,引得陣陣顫動。“世間如珀希美貌者,絕無僅有,朕乃一國之君,豈不當享絕色耳?”又勾住他脖子,湊上他耳邊說。   “陛下……唔……”珀希已然情動,話不成句,漸聞喘息。   “乖……”誆哄著,轉而親住他微隙的嘴,輕咬那豐潤的唇瓣,漸漸將舌送進去與之糾纏,只聞嘖嘖作聲。   此期間,高涉將手伸去解珀希衣帶,兩下除去他的外衣衫,迫不及待就自下伸手進他裏衣裏,摸尋那胸前的小珠。   “啊──”那擰弄疼得珀希失聲嚷出,停了嘴上的膠著,驚訝地看向高涉,一雙碧眼半委屈地濕潤著。   乖乖,真要引死人了!高涉被他這一看,腦中一熱,竟隔了衣服就朝珀希胸口咬去,疼得珀希連連呼叫──   “啊……陛下……恩恩……痛啊……”   高涉聽聞後,只口上略輕些,手還止不住地將另一邊擠摁揉捏,直感到對方隱隱發抖,他這才動手將其裏衣解開。但見那雪鋪成似的肌膚上,一對粉紅的乳珠腫得溜圓,正應了吹彈即破那說法。   珀希見他停下,不禁低頭一看,正撞上對方的視線,雖羞怯,亦不知躲避,臉頰越發紅起來。   如此看來,還是只雛兒。高涉頓覺憐憫,伸手撫摩他的背,予以安慰:“乖,不怕。讓朕親親!”於是勾下他脖子,朝那唇上挨挨。   珀希輕松下來,見他如此溫存,忍不住將雙手伸過去摟住高涉脖子。   高涉亦覺愜意,開始動手解開珀希中衣上的褲帶,對方不曾察覺,還略親幾口在高涉脖子上。   “啊……”待到知情,中衣已被對方褪下大半,一手撫在他腿間物上,輕輕摩挲。“陛下……不要啊……好、好怪啊……”他那地方哪得外人碰過?被高涉這一摸,不幾下便發硬、抬頭起來,全身只覺道不出的酥麻感。   “乖,莫怕,出來了便好。”一手飛快地替他套弄,一手將他牢牢按在自己胸前,高涉亦不忘對其溫柔耳語,寬慰其心。   “啊……陛下……恩恩……”珀希漸覺爽快,咬上對方的耳垂呻吟起來。   高涉得此鼓舞,愈發著力,又覺手裏那物件著實不小,也略感驚訝。   “啊──”   一聲驚呼,幾番掙紮過後,高涉手裏得了滾熱粘稠的一大灘。   “陛下……”珀希無力道,頭仰過來睡眼朦朧地將他望著。“珀希……失禮了……”   “那樣……”高涉又笑起來:“該朕罰你了……”說著,那手向下通過他一條腿尋至當中……   “啊?!”沒想到那地方會著一下,登時激醒了珀希,睜大眼驚疑地盯著高涉。“陛下?!”   “乖乖的,莫要動!待朕替你松松!”高涉依然對他笑,不時吻上他臉──方才那一泄,出了不少汗水。   不想他那地方卻是緊得很,高涉引弄幾次都不得要領,始終在穴口處徘徊。   “乖珀希,讓朕親親!”於是又去與珀希親嘴,想將他的注意力引開。   “恩恩……啊──”   此招果然奏效,一下進得一指,借著手上精華的潤澤,竟全根沒入了去。   “陛下……啊啊……”珀希極不自在,隨即扭動起來,高涉連忙將他扶住──   “乖孩子!莫動!”然後在甬道內慢慢轉動那指頭,亦覺其中溫軟柔潤,妙不可言。   於是又添一指。   “痛啊……”珀希嗚咽著喃喃道,顫抖蜷縮起來,雙臂將高涉摟緊。   “乖,這時小痛,待會兒才不著大痛。忍忍!乖!”話是這麼講,心裏卻愈發不忍起來,又兼著急,真是為自己討了不少苦吃!   及至適當,高涉將手全退,邊解自己的褲帶邊將珀希調到那桌上趴好。然後便站起來,手在其臀上撫摩──   “乖乖,腿站開,讓朕疼你!”   “恩……啊──”珀希剛一站好,高涉便一下貫穿進來,其痛不可當,險些昏了過去。   高涉聽這慘聲,也是心疼,不敢大動,靜靜地待他裏面松將些。“乖珀希,朕疼你呢,稍後就知道了……”於是傾身上去,對著他耳邊安慰,又撫著他的背。   “恩……”珀希似懂非懂,卻點點頭,高涉大喜,亦憐惜不已,對著他脖子親一口──   “果然是好孩子!”隨即牽動下身,緩緩抽送起來。   “啊……陛下……痛……”   “乖,放松些罷……”   這寶貝的那地兒真是緊,夾得他都快不得動了!高涉想著又去摸珀希身前那處,現已軟將下來,卻仍要為他捏拿套弄,欲將情念再引出來。   果然,因他年輕,前面又硬了起來,後部也不似初時緊澀。高涉聳動起來愈發順滑,淙淙有聲。   珀希亦漸覺妙處,痛楚始隱,快感上來,倒有些不夠了,腰肢也扭動起來。   “陛下……快…快點……啊……”   真是個貪心的寶貝!高涉聽他這話,卻不照做,湊至耳邊:“乖珀希,要多快,你自己作主罷!”   “啊?!……噢!”不等他明白這話的意思,便被對方箍住腰,一把拖到後面,再一下,身子又被沖進去一截!   原來是高涉抱著他又坐回了椅子上,二人始終未分開一些。   “乖,自己動,你想多快都行。”說著又動手去掐他乳珠,手也照樣套弄他下面。   “陛…陛下……”珀希先是痛,然後被這弄得又生起念頭來,踩在椅子上,一下下動起來。   “好乖!珀希……朕的珀希……”高涉喘息道,動手勾住對方下巴,將其扭來好親住他嘴,兩人互吐舌尖相抵而戲。   “陛下……我……我又要……”   “乖,朕也要出了……就在……你裏面好麼?”   “恩……啊──”      過後,兩人無力地挂在一起,珀希被高涉翻過來,對面貼著。   “剛才……陛下說的什麼?”珀希動手卷弄起皇帝的長發,聲音略沙啞問道。   “什麼?”高涉也在撫弄對方的黃發,松軟軟的。“‘朕想出在你裏面’?”   “呼呼!”珀希暗笑。“陛下剛才說我是什麼?”   “你是珀希啊!”高涉做出一臉無疑問的表情。“呼!”隨即笑出來,挪過他的臉,看著他──   “朕的珀希!”然後吻在那將要微笑的唇上。   “恩,我的……陛下。” 非主流穿越-長生記(生子,慎) *無關正傳番外,作者人品持續發作產物,小L誕生之篇。         長生記      元康五年,有道居桃山。將升,余一丹,謂左右曰:“爾等從余修經年,無所得。今吾升去,此丹可換汝富貴也。”遂雲霧起,乃去。   其人持丹,無所為,聞皇家富貴,欲貨之。乃往獻,上持問之:“此丹何物?”答曰:“可助長生。”上笑不答,以為術士,內丹,擲十金遣之。轉與侍收藏,無複啟。   時有異人,名珀希。油艾絲艾國人,黃鬢碧瞳,通體似雪,美俊顏,會聲樂,善言辭。上愛之甚,聘為樂工,寵溺非常。珀希性好動,嘗遊走宮闈,上亦不拘之。一日,至一樓閣,察無人,遂入。觀其內多箱櫃,翻弄之,見珍奇無數,歎為觀止。忽見一盒,攫之,手松而失,一珠滾落,其大如雀卵,赤色晶瑩。珀希以為異,拾之略嗅,有芬芳,複舔,其味如蜜。以為果品,喜而盡啖之。   是夜,與上侍寢,自覺腹熱,內似火燒,而趣意難擋,連戰不歇。上悅甚,四更方止,乃延朝會,為破例也。   此後三日,珀希皆無意房事,拒上。上或謂其乏,不以強。   月余,珀希呼腹痛,上命太醫診之,曰:“有孕。”不信,換醫複診,答如前者。上大驚,珀希幾昏厥。待其神定,上執其手曰:“願妊否?”珀希乃搖頭,淚下如雨,曰:“吾為男身,何以生子?莫非尋死。”上聞之,悲也。珀希觀其色,知上意,頜首不言。須臾,謂上曰:“若誕之,何以為賞?”上驚呼:“不可!”珀希淡然:“天既降吾以子,必教出也,何懼?”俄而,複問前言。上不假思索曰:“當封汝為後,子為東宮。”乃不以為然:“倘生女子?”曰:“封宮主。”珀希不悅:“何以女子不能承業?於吾鄉,尚有女主無數。”上複思之,正色曰:“依汝言,作女太子。”乃笑。   於是,珀希以男身孕,其態與諸女子無異。只食量寬,每日進米糧鬥余,嗜甘味。上每見笑謂曰:“此子同其母甚,必為絕色。”答曰:“未必。恐若汝弟,幼彘也。”上曰:“豈非美彘?”   日逾,腹見大,行動須攙扶。宮中上下莫不謹慎,待珀希與帝後無異。   及臨產。上知事異,聚召穩婆數名待命,然皆未事男婦,無以為策,焦急萬分。珀希受痛非常,嚎哭響徹宮院,聞者心驚。上心如絞,至其前,執手曰:“何苦至此?”答曰:“吾愛汝不及,當被此難。”上遂泣。   半日,不見子出,然珀希已昏厥,上惶甚,焚香禱告。事達天庭,有神曰:“此吾劫數也。”化身為道人,自謂可救國母,求見。上允之,乃入。自袖中取一丹,大小如卵,置於珀希口,撫其首令咽之。須臾醒轉,遂奮力。便有穩婆曰:“得見首!”俄而又曰:“現臂也!”不消片刻,誕出一子,發褐而目青,通體微紅。上喜不自禁,懷抱於其母前,笑謂之:“欲為何名?”珀希且笑,半晌出聲,曰:“璐。”   便尋道人,不知所蹤,其人曰:“有雲霧現,隱也。”乃知天人。      --------------------      最後,演員請發言!      高:朕很滿意。   P:= =++++++   桃:表這樣嘛!當了媽媽有什麼感想?說出來,大家分享!   P:Go hell(打飛桃子!)   桃(捂臉ing):明明是你自己貪吃!偷那個“腸生丹”!你活該!   P:你……(忽然傳來嬰兒啼哭聲)等一下再收拾你!(轉臉對小高)還不快去給Lou喂奶!!   高:娘娘息怒,朕即刻就去!(奔跑ing)   P:記得看看他有沒有便便,順便換尿布!   桃(望小高身影):真是賢惠的老公啊……   P:廢話!警告你哦,別打他主意!現在找個好保姆不容易!   桃(= =||):他明明是孩子的爹好不好!(你這小白,居然女王起來了,生小孩了不起啊!)   高(手持奶瓶,懷抱小繈褓晃過來):沒辦法啊,找了好幾位保姆,璐兒都不待見,小珀又貪睡,朕只好親自哺育……乖乖……   桃:果然是不合格的娘……我看看寶寶~~^_^(湊過去……笑……臉變色……)   高:如何,是不是國色天香啊?   桃:嘿嘿……(賠笑ing,心聲:天吶,猴子啊!!!!) 非主流穿越-性福雜記 *本文一般正經,可以作為正傳的擴展。         性福雜記      反攻記      珀希司樂府,日與同僚協奏。因侍上寢,嘗遲缺,漸疏遠。訴之於上,不以為然,愈烈,終至臥床,三日不得應課。   翌日,堇王習琴,觀珀希懨懨,拍手笑謂曰:“吾兄勇至於此,縱爾狂人乎?”彼怒,曰:“汝兄bastard,汝亦小bastard也!”王嗤曰:“逞之口舌不若奮起反攻!”珀希頓悟。   是夜,上複求歡,珀希不說。或謂其耿於前事,善色誆之。多時,乃應曰:“汝嘗謂愛吾,何以酷刑施吾身?”上不忍,撫其面曰:“果痛乎?”答曰:“胡不就?”上默然。珀希曰:“嗟!此軀不過承汝獸欲之器耳!”上慚色曰:“願為伏。”乃說。   稍時,上就位。待久不至,起複詢:“胡不至?”珀希齧唇蹙然,久之方曰:“實不堪就此汙穴!”上遂笑起而伏之如前,謔曰:“此命數耳,汝之美穴生而就朕!且安然,或又創汝,朕亦不忍。”         春宮圖      珀希入書院習字,與堇王同學。俱頑劣,夫子難為。   某日,堇王傳一卷軸與之,竊笑曰:“諒爾此生難觀此豔景!”珀希默展之,乃春宮圖。不禁嗤鼻,曰:“體僵色呆,何豔之有?”王訝然曰:“此非狂言?”珀希詭色,答曰:“吾鄉有書集,名《Playboy》、《Penthouse》。真體傳影,女體曼妙,酥胸飽滿,各色不同,實乃慰己良品。”言之鑿鑿。王聞生涎,遂集巧人,專研其所言之“傳影術”。   不日,事為上曉,奇之。問夫子,稟曰:“不思學業,專言淫樂,更欲以邪術廣之。”上遂怒,拘二人質問。珀希辯曰:“非為淫欲,傳影存念耳。”上慰甚。委命堇王,早日制成此術以傳人影。王退下,上對珀希曰:“此術極繁複,一時難成。朕觀汝豔色無雙,目不能移,不若先以紙墨存之。”不待應,盡除其衣。傳畫師入,繪《美人春臥圖》一副,惟妙惟肖。制成卷軸,上攜入朝,隨解思念耳。         溫泉浴      珀希嘗與上浴中同歡。時隆冬,冷寒甚,興未盡而水漸涼矣。珀希遂嚏不止,上無奈作罷。總管太監八喜觀此狀,諫曰:“京郊行宮有溫泉,四季恒暖,可遷居之。”上納,謂珀希亦歡喜,不日移駕。   溫泉宮距皇城三十余裏,倚山面城,建成久矣,鮮為度用,僅偶有後宮親眷入住沐浴耳。今上與珀希往,觀房舍之凋敝,惟溫泉池內熱流汩汩,聊以慰心。當晚,二人水中尋歡,久戰不歇,上意甚愜。   次日,上忙於政而彼獨於泉中嬉戲。泉池周長余十丈,珀希善遊,暢達首尾數十返乃盡興。入夜,上欲如昨行事,奈彼已乏,興未起而鼾聲響徹焉。         淫具記      自入溫泉宮後,珀希日日暢遊池中,夜則侍寢不濟。上慍甚,意欲返宮。珀希哀求。上悉其性,執之。彼遂惱,擲以玉枕。不中,落床尾,一暗匣見,有物悉數滾落。上與珀希近觀之,大訝。赫然淫具耳,有假陽具二,一木一玉;琥珀珠一串,大如鴿卵。   上厲聲曰:“汝可知福否?”其不解。上正色又曰:“此乃昔日宮人所藏,以慰空虛。後宮佳麗眾,而帝惟一人,焉能俱幸?今汝得朕專寵,安敢不耐?”珀希不以為然曰:“汝非彼眾,焉知其不愛器物勝帝身耳?”上對無言。須臾奮起,伏之身下,執玉器試其後庭,謔曰:“汝欲嘗乎?”彼知失言,惶恐曰:“陛下且饒,吾知錯矣!”上乃笑曰:“陳年穢物,安能就汝玉體?”遂棄之,複曰:“得享此福者,惟朕肉具耳。”言畢,挺身而入。頃刻,聲氣連連,雲濃雨盛。 非主流穿越-太子日記(生子,慎) *無關正傳,小白文,生子相關。         太子日記      一日,上閑走,至東宮。觀無人,入太子寢室,得一劄記。以其母土語書,亂如虯爪。上異,欲知其義,與通文太監瑞喜轉之。笠日,瑞喜呈正文與上觀。其意如下:      八月三日 晴   今天,娘回家了。給我帶了好多糖和點心,都是宮裏沒有的,我太高興了。娘抱起我轉圈,我最喜歡那樣子了。   我本來想問娘在外面時的故事,但很快,爹來了,把娘抱走了。   歎氣,只有明天了。   或者後天。      八月四日 晴   今天上午,我去爹的住處找娘,門口的人說他還沒起來。我還是溜進去了。   娘真的還沒起床。他趴在被子裏,樣子很不舒服。我摸了一下他的臉,上面好多汗。   娘看到我,馬上笑了,讓我坐在他旁邊。我問娘,是不是爹欺負了他,我會去打爹,幫他報仇!   娘說爹是“bastard”。我不懂意思,問娘,他不告訴我。   我要記得明天去問瑞喜。      八月五日 陰   今天,我趁爹不在,溜進他的書房把他看的書全部畫上畫。前幾天,老師誇我畫的小鳥很好看,我就畫了很多小鳥。結果爹突然回來了,把我抓到,使勁打我屁股。好痛,我逃掉後,馬上跑去樂府司找娘。但是他也不在,我好傷心,一個人在屋子裏哭。   後來娘來看我了。他看到我挨打的地方,說爹是“bastard”,給我很多糖,安慰我。我最喜歡娘了,因為他跟我長得像,所以爹就要欺負我們。我討厭爹!   瑞喜說,“bastard”是動物的意思。但爹不是動物啊?      八月六日 陰   昨天晚上,娘陪我睡覺。結果爹也來了。爹要把娘帶走,不許他跟我一起睡。娘不願意,就打爹。他們打架的樣子好可怕,頭發都抓亂了。娘打了一拳在爹臉上,爹痛得哭了。我知道娘力氣很大,但一點也不同情爹,因為他對我們好凶。   但是娘很同情他,就去問他哪裏痛。結果被爹騙了,爹把他抱著跑出去了。   娘一定會被他欺負!爹是壞蛋!   結果今天我又去爹的住處找到娘。他睡在床上,看起來比上次還不舒服。他還哭了,跟我說,以後千萬不能當“queer”。   我點頭答應了,但不懂那是什麼意思。      八月七日 雨   娘也有不好的時候。   今天,他上課教我做算術題,我做錯了兩道。他就不給我吃點心了。後來,讓我拼寫他念的話,我拼錯了幾個詞。他要我把那些詞每個寫十遍。手都寫痛了。   不過娘還是比其他老師好。以前,教我Chinese的韓老師會用尺子敲我的手心。後來娘知道了,就說要把他革職。然後他再也不打我了。   還是娘好。      八月八日 晴   今天上武術課的時候,來了一個好可愛的姑娘。後來我知道她是“大頭沈”的姐姐。她好像也很注意我,但又不好意思跟我講話。娘說,對待姑娘要大方主動。我就上去跟她講話了。   她真的很喜歡我,總是摸我的頭發。我的頭發跟其他人的有點不一樣,是卷的,跟娘一樣。但娘的頭發顏色很淺,像太陽一樣。   其實我很喜歡黑色的頭發,像這個姑娘。對了,她的名字是“纖纖”。纖纖的頭發好黑,摸在手裏很涼。   因為我會說English,纖纖很崇拜我,也要跟我學。但是“大頭沈”很不高興,趁練拳的時候打我!我因為要給纖纖好印象,沒有反擊。娘說的,在姑娘面前要君子。      八月九日 陰   今天,爹送給我一個小吉他。跟娘的那只很像,但很小,我也可以彈。   我想他終於知道自己錯了,想用禮物收買我。他要我去告訴娘,說他想他,讓娘回去跟他一起住。對了,娘這幾天都是跟我一起睡的。每次爹一來,我們就用椅子把門堵上,他就進不來了。   我問爹以後還會不會欺負娘。他說他沒有,他很疼娘。騙人!我知道爹欺負娘欺負得很凶。洗澡的時候,我看到娘身上好多傷痕。爹為什麼要欺負娘?雖然娘不像其他人那樣對他很禮貌,娘也經常凶爹,還打爹。但爹對待娘真的好過分。等我長大了,一定要幫娘打回來!   我才不會被收買,後來我拿著小吉他跑了,回頭對爹豎了個中指──娘一生氣就會對爹豎中指。      ……      上閱至此,大駭。問“bastard”、“queer”意。瑞喜諾諾不敢,上授意免其罪,乃惶對曰:“‘bastard’乃禽獸,‘queer’意指小倌也。”上慍甚,不露色。又問舉中指何解。答曰:“下流至極,等同‘肏’。”俄怒拍案。   爾後,上召皇後及太子於寢宮。一責太子言行不端,減半月果點以懲戒。再責皇後誤導子嗣,當下拘之。是夜,寢宮內號叫不休。皇後遂臥床三日,始漸愈。         =================      照例的演員發言:   P:Lou真的很像我小時候啊!呵呵,好可愛!   高:天啊……天要亡我,此子成人,豈非昏君?!   P:shit!你的意思是說我白癡?!   高:不敢不敢……朕感慨一下而已~~~~(轉身,默默落淚)   L:Mommy,我要吃果子~~~   P:Honey,Mommy帶你去一起吃~~~~(二人手牽手,蹦跳著走了)   高:……(淚流滿面ing,既欣慰又擔憂)   桃:(拍小高肩膀)不要擔心,養孩子嘛,慢慢來。 非主流穿越-超生記(生子,慎) *無關正傳,惡搞極致,小L的妹妹誕生之篇。      超生記      行宮有溫泉,自珀希封後,上每冬必與之往幸。置太子於宮,二人獨處,謂之“蜜月”。   期間某日,珀希閑走,漸入僻地,行幽徑聞啼聲,不覺忘情,愈進。忽生閃失,墮入一池,隨行者驚,急出之。珀希起,周身熱氣,乃知溫泉,遂安然。彼眾解衣覆之,旋走回室。及歸,解衣待浴,忽一人驚呼,眾目視之,赫然女體。珀希自審,昏厥。   待蘇醒,上伴其側,面色欣然。珀希起嚎啕:“爾致吾身壞矣!”上訝,彼又曰:“吾侍汝寢,將男作女,更生汝子,今終完變矣!”聲淚俱下,嚶嚶然嬌似少女。上亦不忍,捋發撫面,曰:“吾摯愛汝,縱男女禽獸草木乃至器物亦不減!”珀希不語,稍待,擁上於懷,啜泣不已。上與身貼,感其胸之酥軟,不能自已,耳語曰:“能度否?”珀希警醒,拒上厲色曰:“汝僅知此乎?”遂低頭,見雙峰高聳,儼然D杯,己亦陶陶,不覺動情,面赤口喘耳。上知其醉,手按撫乳,語曰:“既命數耳,不若早從。”遂除其衣,行雲雨,棄穀道而經陰穴,宛然處子。珀希痛,泣幽咽,如新婚。   翌日,上早醒,偶撫彼胸,坦然。遂驚,揭被審視,複為男身。俄而珀希醒,自視如初,喜極而泣。上感慨,見褥有落紅,乃知非夢。   不日蜜月完,返宮,太子見嬉笑,繞二人膝走,其樂融融。   此後二月,珀希自覺身乏體懶,食無味。太醫診之,曰:“有孕。”彼大怒曰:“既無靈丹,何來身孕?”上複思憶,曰:“或因女體?”珀希無語,捶腹痛哭曰:“吾不該觸電墮魔境,曆此慘劫!”上恐傷胎,忙阻之,慰勸曰:“妊娠固苦,成果斐然,璐兒為鑒!”轉謂身旁太子:“願為兄長?”太子吮指曰:“果點乎?”上啞然。   珀希二胎,不似前,厭甜味而喜酸,梅幹酸棗不離。上曰:“應是女胎。”珀希曰:“吾亦此想。”上笑曰:“福俱矣。”   及臨盆,上效前,焚香禱求,無果。珀希痛起,慘呼半日而無物出,上急怒。眾穩婆曰:“無產門,如何得生?”頓悟,差往昔日珀希落水處,取溫泉水,集於一桶。置於其中,遂呈女體,見產門,嬰孩遂出。上抱之於懷,就其母前,笑曰:“果為公主,汝欲何名?”珀希觀之,潸然曰:“與吾妹同,名‘茉莉’。”   上因異泉得女,命勘查之,得報曰:“昔有一女,失足墜溺,載怨與泉,凡落水者,皆化女身一日,得名‘女溺泉’。”         ======================      演員發言。      桃:這次生了個女兒,有何感想?   P(沖過來奪走桃子的Mic,一拳打過來):你go hell!   高:朕真的好幸福好幸福好幸福……T T。。。   P:你的所有幸福都是建立在我的痛苦上的!!!   桃:難道你一點也不愛自己生的寶貝?   P:……   桃子和小高暗笑ing   P:你幹脆把我寫成女人算了,幹嘛還要用什麼丹藥還有漫畫裏的橋段讓我生孩子啊?!   桃:這就是惡趣味啊惡趣味~~~   高:娘娘莫惱,朕已說了,無論你是男人女人,植物動物也好,朕都會把你找出來,愛上你的!   P:你少抄襲肉麻經典!(一拳打去!)   M:哇啊哇啊哇啊~~~   P:該給Molly Jr.喂奶了!奶媽在哪裏?!(繼續對桃子)你幹嘛不把我寫成女人?!這樣我自己就可以喂奶了!   L:(嘴咬食指)Mommy,我要吃糖……   P:這個丟臉的小笨蛋!   高:還不是隨你……=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